《迷途沉沦》
第98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的手捏着胸前的一团,郑雨苏觉得自己的不算小,但似乎给男人没有那种新奇感。心里偶尔会想,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女人?不过,这样的问题不该是她来纠结的。男人在外面,就算没有情人之类的,总会到会所等那种店子去弄那些女人的。自己家里那位是不是也这样,郑雨苏也不敢就肯定,但在领导位子上的人,又有谁没有这样的经历?
  性贿赂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也是让男人最能够感受到手里权力力量的方式,他们喜欢这样的过程,而所谓的应酬,也就是让男人们有一个更好的借口、更多的选择对象、更方便也更不需要在心里有任何负担的一种对女人需要的释放。
  事实就这样,也是不可能改变的生物规律。郑雨苏对这些是有着本真地理解,才不肯让之前的那些领导得逞,但此时,在自己身上弄着的这个男人,却是自己主动地索要,也觉得他和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的男人。
  他的每一个女人,是不是都有着必然的理由?
  男人的手在自己的手背捏了下,让郑雨苏更好地感觉到手里捏着的物件那种感觉,却听男人说,“爱我你就亲亲我。”这话说得很猥亵,郑雨苏一下子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在家里,也曾多次跟男人一起看着碟片,自然看到女人亲着吮吸着男人的那物件,自家的男人也是有着这样的偏好,可郑雨苏总是很少让他满足这些。
  而如今,他却暗示出来,自己要不要帮他弄?郑雨苏心中在犹豫,对男人这样的想法不觉得有多少是对女人的不尊。可她心里还是很难跨过那道坎,在家里曾帮男人弄过,那是反复地冲洗了,都还觉得有着恶心的腥气。如今,或许对这样的腥气会少些排斥,但自己能不能将他这样粗而长的吞进去?
  “是不是男人都喜欢这样?”郑雨苏说。杨秀峰没有说,而是用动作来表示,手慢慢地抚着她的脸,肌肤细腻而光洁,看不清却还是能够感觉到那种白皙之美。顺着脸颊,手伸进她的发际,头发也很柔顺,杨秀峰却不多去感受着这些,在她发际里轻按着,也就表示了要她低头过去做这些的。
  郑雨苏虽没有抗拒,但却犹疑着,最后还是弯腰趴伏过去,先用脸在磨蹭着,让他体会到自己的犹豫也许在等他将自己拉起来,就不必再做这样的事情,可他却似乎更有等待的耐心。郑雨苏见他没有表示,当下也就狠心起来,手握住下端一截,好让自己能够更好地控制着,张开嘴将那东西吃进去。

  对于很生疏又放不下心思的郑雨苏做这样的事,杨秀峰也不会去指点她该怎么样才做得好,弄痛了时,只是手抵住她的头额,让她慢一些。弄一会,郑雨苏却觉得自己意外地克服住了这些的恶心感,不知道回家后会不会也能够有这样的心态?此时倒是能够走神一会,觉得对野男人这样子,回家也该让自家的男人好好受用几次才对。
  感觉到她放开一些,但却不至于给自己带来多少快意。有今晚这样的动作,杨秀峰就想,今后会不会在某一次汇报工作时,郑雨苏就会蹲到自己前面来,在办公桌下帮自己这样做?这种念头自然会有,之前在柳市也曾有过经历,在南方市里真要是到达那种完全掌控之后,偶尔出格一回,也不会就让自己那个的。
  随后,男人也就发起猛劲来,郑雨苏觉得浑身都给男人拆散成零零碎碎的,再也无法恢复,不知道给他弄了多久。浑身就在这样的极端刺激里,变得麻木,变得似乎就完全没有了真实。所有的思维都给这样的折腾停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看着不算强大的男人真会这样能做,似乎就不知停歇一般。
  之后,就算将衣服穿上,回到市里,都还有如在梦里一般。身体的感觉似乎恢复不少,郑雨苏觉得自己先去找地方睡,这一晚总得有一个地方安歇才行。
  第1章:旧人新任
  春节过后,南方市里的工作都很平稳。各行各业在春节后也就陆续地重新上岗,新的一年也就开始。对这一年,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规划,也都知道这样的规划或许还落后于新时期的变动,只是,心里的期待不敢有太多的奢望。
  相对于一般的干部群众,行政体系里的人,在新年上班之后,思想上的波动就大得多,但人人都有种压力,没有人敢乱说异动的。才过完年,省组织部的干部也就到市里来做考察,这些也都是市里的人看得到的。
  空缺出这么些职位来,很多人都知道和自己没有什么关联,甚至暗地里祈祷着不要将自己在之前的案子里牵扯出来就算是最好的境况了。但人心就是这样不定的,结算自己不一定安稳,却还对更美妙的事有着企盼。更高更好的位子,要说都没有想法,那还是在体制里的人?
  省组织部的干部到市里后,进行工作没有多做保密,反而让人们看到另一层以上来,在南方市里或许就是做一个程序式的工作,这样的工作要做后,接下来的工作人事调整才符合手续。让南方市的人更多地有些失落跟失望,但是里的人心里也明白,经过上次的嬗变之后,省里对南方市的根本还有多少信任度?又有多少人屁股下是干净的?或许有些人之前没有机会,而这些人这一次也没有机会,资历太浅,不会符合选拔的对象。

  市里的高层倒是有不少人都给省里来的干部找去谈话,甚至包括杨秀峰等人在内,也对不少有可能变化的干部做了**评议。评议的对象,几乎将市里现任的领导都涵盖在其中了,杨秀峰、腾云、林挺等到一些副厅或正处级都涉及到。大家也就更多地在猜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种种迹象表明,省里对市里的人事会在短时间里就确定下来,而市里的经济建设工作也在按序进行着。省里不会因为人事的调整而影响到市里的建设进程,高等级公路的路线也定下来,沿途的征地与拆迁工作也都在新年之后布置下去,或许,在雨季来临之前,就会动工破土的。而华兴天下集团在经开区里的落户,也在紧密地磋商中,或许在元宵节后,就有第一批人到来。
  市里的干部看到这些,也知道这些工作的变化要有怎么样的心态来调整自己,工作之余,私下里要说没有对市里人事调整议论,也是不可能的,对市里新格局的猜测、对即将到任的新市委书记的猜想更是人们话题的核心。新书记到了后,市里目前这一切会不会有着新的变化,都是难以预测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国内在干工作上,更多地体现了当权者的个人意志,而不是长期的规划的落实。鲜有这种为当地长期规划,并负责的胸怀和责任感,也没有这样的监督机制。使得权力的运行过程里,更多地将一些资源就浪费在个人的意志与喜好中。而上级只看报表与材料,下面的人只知道要迎合当权者的意趣,哪怕明知道这样做不对,都绝少有人去给领导泼一泼冷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