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没有问去哪里,当飞机降落在南方某地的一个机场时,当他们走出机场大门口,立刻,彭长宜的血液一下子就凝固住了,似乎停止了心跳一般……
  只见在蒙蒙的秋雨中,机场大门外,一队军容整齐的解放军官兵,神情肃穆地站立在雨中,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细雨打湿了,但是,他们依然一动不动,静静地站立在雨中,队伍中,战士们打着一个横幅,横幅是红底黑字,上面写着:欢迎老兵回家!
  打头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退役老兵,他瘦高个子,身上穿着一身整齐的旧军装,表情庄严肃穆,他身后两步远的位置上,站着一个少将军衔的军官,当他们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手捧着老胡的骨灰盒走出来的时候,少将军官大声喊道:敬礼!
  “刷”地一声,全体官兵共同举起右手,向老胡行军礼。
  那名老兵,也举起右手,向老胡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看着老胡的骨灰盒,说道:“胡力,我特地赶来接你,来接你这个老兵回家。”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那队官兵齐声喊道:“欢迎老兵回家!”
  这个打头站立的老兵不是别人,正是胡力的老首长,彭长宜认识的窦老。
  “欢迎老兵回家!”这句话,可能是对老胡最好的安慰了,这句话,传递出一个老兵、一个不曾离开过的老兵回家了……
  眼泪,立刻从彭长宜的眼睛里流出,此时,他发现,从始至终都没有掉泪的樊文良,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流出了热泪……
  在战士们的护送下,胡力的骨灰,被战士们抱上了一座高高的山顶,这座山的脚下,就是他当年服役的部队军营,在这座山的下面,是那次事故中遇难的战友们长眠的地方……彭长宜知道,当年,老胡就是在这里被摘去领章和帽徽的……
  肩头和后背已经被细雨淋湿的窦老,捧起第一把骨灰,默默地把他撒向了山间……

  樊文良捧起了第二把骨灰,他没有直接将骨灰撒开,而是默默地放在胸前,闭上了眼睛,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对老胡说了什么,半晌,半晌,不见他松开手里的骨灰,樊夫人静静地站在他的旁边,轻声叫了声:“老樊——”
  樊文良这才睁开了眼睛,嘴唇颤抖着说道:老胡啊,咱老哥俩还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呢,你先在这里等着我,等着我以后来找你……”说着,双手颤抖着松开,骨灰便从他的指缝中流出,随着山风,被吹散到了崇山峻岭之间,最后,落入了大地的怀中……
  事后,彭长宜知道,这次的骨灰安放仪式,是樊文良根据老胡生前的意思而进行的,但是,彭长宜无法知道樊文良和窦老是怎么给老胡这个老兵安排的这一切,但是他深切地感到,在他们的心目中,老兵不死,老胡不死!
  彭长宜不知道为什么翟炳德没有参加胡力的追悼会,也没有参加骨灰安放仪式。在老胡闭上眼睛后,当樊文良领着几个孩子赶到后,他和樊文良有过一次几分钟的单独见面,至于见面谈了什么,彭长宜无从知道。
  没多久,在德山市的烈士陵园里,新增加了一块墓碑,上面写到:胡力烈士永垂不朽。落款是**德山市委、德山市人们政府。
  墓碑上面的生平事迹写的很简单,只写着出生年月,出生日期是八月一日,写着参军的年限和调到德山少教所的年限,其余的一切都简略掉了……
  处理完老胡的事后,彭长宜也掉了一层皮,此后有相当的一段时间里,他的心情都很沉重,尤其是樊文良颤抖着双手,依依不舍地松开捧着的骨灰的情景,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中,总也抹不掉,以至于在后来残酷的官场生涯中,每每想起都感到温馨……
  吴冠奇不愧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他具备一切成功商人对机遇的把握和商机的捕捉能力,很快,一份详细、周到、科学、严谨的“天鹅湖”旅游观光、休闲度假景区所有批次工程项目的可行性报告,经过专业论证后,很快出炉。
  当天鹅湖景区的这份沉甸甸的报告放在彭长宜的面前时,彭长宜居然有些激动,他只匆匆地看了几页,就说道:“冠奇,谢谢你。”
  吴冠奇奇怪地说道:“谢我?谢我什么?”
  “谢谢你看上了这个废水库,谢谢你继续在三源投资。”
  “嗨,你别把我们的关系整的这么狭隘,我是商业行为,你是政府行为,请你不要这样认识问题好不好?好像我们俩是官商勾结似的,你别忘了,你们羿大记者是怎么称呼我的——奸商啊?奸商的原则就是有利可图,请你仔细看看我的报告,再激动不迟。另外,从今天开始,你要带头改道对那个废水库的称呼,她有了自己的名字,叫天鹅湖,不许再说废水库废水库的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别说,这个名字真很响亮,尽管目前没有天鹅,只有水鸡和野鸭,但是,却把你这只天鹅吸引来了,甚慰,甚慰。”
  吴冠奇说:“光有我这一只天鹅还不行,成不了多大的气候,我准备多拉几只天鹅下水。如果你对天鹅湖这个名称没有异议的话,我们就定了这个名称。”
  彭长宜连声说:“没有,没有,没有,这个名称好,实在是太好了,无法替代。谁起的?”
  “当然是我吴冠奇了。”吴冠奇骄傲地说道:“我希望我这只孤独的老天鹅,能在你们三源,完成配对任务。”
  “哈哈,就知道你有这层意思,不过撇去你的这层意思,这个名称也是极好的。”彭长宜说着,就低头翻看了一下,说道:“你还是捡重点复述一下吧,自从抽了血之后,我感觉特别懒,尤其是懒得看奸商的报告,而且这么厚。”说着,合上了报告。
  吴冠奇说道:“找借口是不?别忘了,我只比你少抽了一半。”
  “唉——可惜没把他留住……”彭长宜遗憾地叹了口气,眼睛望着天花板。
  吴冠奇知道彭长宜重情义,他之所以在三源投资,其实也是看中了彭长宜的潜力和彭长宜务实的精神,要知道,一个地方政府能有改变一个地区面貌的决心和意志,那么对商人来说,就是机遇,而且,彭长宜这个人干净、真实、可靠,他相信无论是三源还是彭长宜,都值得他来投资的。他看着彭长宜说道:
  “长宜,尽管我们的血没有留住他,但是,我们却把他留了三天,没有办法,他伤得太重。”
  彭长宜低下头,半晌,他甩了甩头说道:“冠奇,还是说你的报告吧,不说他了……”
  吴冠奇点点头,认真地说:“我这个规划比较庞大,但的确可行,你首先要满足我第一期用地,2500亩。”
  彭长宜笑了,说道:“吴冠奇,你说你也是一个不小的企业家,还口口声声号称奸商,我这一看,你也是徒有虚名啊,不知是没钱还是思想保守,使了使劲才跟我要两千五百亩?废水库的周围都是山,别说2500亩,就是……”
  吴冠奇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刚才就跟你重申过了,你要带头改掉原有的称呼,她叫天鹅湖,为了方便,你就说天鹅湖景区。”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天鹅湖,天鹅湖景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