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刘局长握手,然后说道:“梅阿姨,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吃饭?”
  “是啊,我们接到电话后就赶来了。”
  彭长宜说:“樊书记,这样吧,我在这里,您跟大家去吃饭吧?”
  樊文良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好吧,那咱们都去吃饭。”

  老胡的夫人眼睛哭得红肿,她说:“弟妹,你跟他们去吃饭,我留下陪他。”
  樊文良说:“都去,这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说着,?往出走。
  老胡夫人又往里看了一人老胡,跟彭长宜说道:“那就谢谢兄弟你了。”
  彭长宜刚叫完阿姨,老胡夫人就跟自己叫兄弟,他知道平时老胡肯定也是拿自己当兄弟看的,他也没有客气,就说道:“您放心。”

  彭长宜一直陪在老胡的身边,尽管中途康斌和陈奎来过几次电话,向他汇报三源的一些工作,但都没有必须让彭长宜回去的理由。第二天下午,樊文良必须要回单位了,因为本该上午要召开的常委会,已经推延到了晚上八点种,因为要研究德山市的人事问题,所以他和德山公丨安丨局的胡局长便回去了,樊文良有事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
  樊文良的夫人没有回去,她陪老胡的夫人留在医院,尽管她也有无数的患者在等她,但是凭借医护工作者的特殊敏感,她对老胡的伤情始终都不乐观,只不过没跟任何人说罢了。
  老胡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中,第二天下午,也就是樊文良刚走一个多小时后,他才有些苏醒,当时彭长宜和樊文良夫人正在院长办公室讨论老胡的病情,这时,院长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是医护人员向他报告老胡醒了。
  彭长宜一听,不等院长放下电话,“噌”地站起,第一个跑出院长办公室,飞快地跑下楼,当他推开ICU病房门的时候,就见里面围着一圈的大夫,老胡的夫人也在里面。
  ICU的房门敞着彭长宜也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这是他第一次走进这道房门,他本想往跟前去看看老胡,就听其中一个大夫说道:“又昏过去了。”
  老胡的夫人附在老胡的身边,不停地叫着:“当家的,你醒醒,你醒醒啊,我来了,当家的,当家的……”
  医护人员走了出去,这时,院长和樊文良夫人进来了,他们俩又随着医护人员走了出去。
  在这个重症监护室里,就剩下了老胡夫人和彭长宜两人。
  彭长宜轻轻地走到病床前,他弯腰打量着老胡,眼泪就流了出来。从昨天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他的这位老朋友,就见他脸色很白,是苍白的那种,白得很不正常,因为老胡不是个白人,微微闭着眼,嘴上扣着呼吸机的口鼻罩,能看出他的眉头刚刚松开。

  老胡夫人哽咽着说:“我看见他的手动了一下,就推门进去了,叫了他几声后,他没有睁开眼,我握住他的手之后,他的手还攥了我一下,然后就说了两声‘疼,疼啊’,就又昏过去了。”
  彭长宜很高兴,他擦着眼泪说道:“嫂子,他知道疼就说明有知觉了,好事,好事啊。”
  老胡夫人说:“是啊,是啊。”然后,她又轻轻地握着老胡的手,自言自语地说道:“老家伙,你吓死我了,快点醒过来吧,大家都陪着揪心扒肝的,你向来都不愿意别人为你的事操心,这回你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了呢?当家的,快点醒来吧……”
  老胡又陷入了深度昏迷中了,胡嫂还在他的身边不停地呼唤着他。

  樊文良夫人的夫人眼圈红了,她默默地转过身,走出了ICU病房。
  彭长宜也悄悄地出来了,他看到她站在走廊的尽头,在悄悄地抹眼泪。
  彭长宜来到她的身后,小声说道:“梅阿姨,有什么办法让他醒过来吗?”
  樊文良夫人忧虑地摇摇头,说道:“你没听刚才院长说吗?他能挺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其实,有一个问题我始终没有跟你们说,连老樊我都没有告诉,他的内脏,肝、脾、肺……都……都成……不能不说他是生命力太强了,不然早就……”她实在不忍用一些过于形象的字眼来形容他们这位生死与共的朋友的真实病情。多年的执业生涯,让她见证了无数次的生与死,但是,面对多年的战友,她却不能淡定地谈论那个极端的字眼。

  彭长宜的心情很沉重,他也不忍问下去了。
  躺在病床上的老胡,一直都很安定,除去各种仪器上的指针还显示他有生命体征外,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声息,也没有制造一些麻烦折腾医护人员,直到第三天的上午,他才再次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彭长宜正好和他的夫人在身边,彭长宜就发现,他涣散的瞳孔慢慢聚拢起来,渐渐地变得深邃和洞彻起来,夫人不停地呼唤着他,见他睁开了眼,夫人喜极而泣,把他的一只手握在胸前,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老胡看了一眼夫人,手动了一下,彭长宜也很想去握老胡的手,他希望自己能给他一点力量,怎奈,那只手被胡嫂霸占着,他只好把自己的五根手指聚拢在一起,伸进了正在输着液他的手心里,试图让老胡握自己。
  老胡又看了一眼彭长宜,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有了一丝笑意,他的手指果然用了一下力,算作对彭长宜的握手。
  彭长宜激动地说道:“老胡啊,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我就说吗?你是打不败的,就的打不败!不能被打败!”
  老胡意识逐渐清醒,他看着彭长宜,闭下眼睛后又睁开,算作对他话的肯定。
  彭长宜继续说道:“你不要怕,我现在跟融为一体了,你的血管里有我彭长宜的血,你放心,你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有我彭长宜跟你在一起。”
  彭长宜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在他的手心里,似乎又被他握了握,感觉他的大拇指似乎翘了翘。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在给我竖大拇指吗?”
  老胡看了他一眼,合下眼,似乎是对他的话一种肯定。随后,老胡的眼睛从他的身上移开,这时,樊文良夫人正好来到他的床边,樊夫人笑笑,轻声说道:“大哥,老樊昨天回去开会去了,他刚才打来电话,正在半路上,他快到北京了,到北京后,接着叮叮、豆豆和小尾巴他们一起来看你,秋香正在医院生孩子,她来不了,她给你生了一个七斤半的胖外孙呢!”
  老胡的眼里闪现出一丝柔和的光亮。事后彭长宜才知道,叮叮、豆豆和小尾巴,都是樊文良和老胡养得那些战友们的孩子,这些绰号,是在老胡从部队监狱被释放出来后,第一次见到他们时,给他们起的。
  老胡又看向自己的夫人,见她哭成了泪人,他的手慢慢从夫人的手里抽出,想抬起,又无力,夫人似乎理解了他,就把自己的脸凑到他的手边,老胡便张开手指,想去给她擦眼泪,夫人立刻就把脸贴在了他的手心里。
  这是彭长宜第一次见到老胡还有这样的温情,他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