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0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你说它能往锅炉房里去吗?”我把脖子伸的长长的,尝试着能不能让视线绕过生活区的主楼,看到后方的烟囱。
  “嫩妈老二,你别瞧了,嫩妈我们出去看看。”老九有些按捺不住,老在这里待着也不是个办法呀。

  “九哥,行吗?我们三个可不是这熊的对手呀。”我虽然爱护动物,但是还是对这种凶猛的肉食动物持有抵触态度。
  “嫩妈老二,咱三个最少能坚持一会,嫩妈我怕这熊瞎子闻到嫩妈老刘身上的味,再爬到舵机房给他干掉了。”老九心里还是很牵挂大厨的。
  我犹豫了一下后,把人孔门掀开,用力踏了一下竖梯,借着后蹬的力量把身子顶了上去。
  “嘭!”“啊呀我去!”我感觉自己撞到了一堵坚硬的墙上,头盖骨瞬间像爆裂了一般,满眼冒出了金星。
  “嫩妈老二快回来!”老九突然冲我大叫,声音里透着一丝恐惧。
  “大,大副,来不及了,快,快装死!”卡带悲凉的声音让我一下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颤抖着身子抬头看了看,我眼前的这个不就是那只我们朝思暮想的北极熊吗?也就是说我刚才一头扎到了它的胸膛里!这种感觉好奇妙,它的胸怀坚挺伟岸,我忽然有种霸道总裁强索
  欢的感觉。
  这头北极熊一开始被我们醉倒在陷阱里,所以并没有近距离见过我们几个,它眯着小眼,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我。
  “hi”我强挤出一个笑容,本来打算说你好的,可是一想到这熊有可能听不懂中国话,只能吐出最简单的一个英语单词。
  北极熊没有搭理我,它在我头顶上嗅来嗅去,我感觉自己已经丧失直觉了。

  “啪!”北极熊伸出本该是美味大补的熊掌,拍到我的脸上。
  我忽然感到一阵眩晕,胃里一阵恶心,呕上来昨日的罐头,倒地昏死过去。
  我竟然是被饿醒的。
  节能灯的光有些刺眼,我用力眯住了眼睛,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老九卡带大厨在我旁边不知道争吵些什么,空气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味道,我扭下头,想要看看他们在说些什么。
  “我擦!”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左脸以及口腔里传来一股剧痛。
  他妈的这北极熊劲也太大了,我感觉自己的后槽牙好像被干掉了好几个。
  “九,九哥?”我喉咙发干,发出的声音有些沙哑。
  “嫩妈老刘,这玩意煮着吃,这个清蒸,这玩意最补了。”老九好像整跟大厨说着该吃什么东西
  “哎呀呀,怎么这么大的酒气呢。”大厨回应道。
  大厨跟老九没有听到我的话,俩人不知道在争论着什么。
  “九,九哥!”我喉咙里像铺了一层灰尘,呛的有些难受。
  “水,水头,大副不知道这回能撑过去吗?”卡带的话突然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不再说话,装作还在昏迷。
  “嫩妈卡带,老二就是让熊给拍了一巴掌,睡一会就好了,嫩妈什么撑的过撑不过的。”老九微微有些发怒。
  我不禁十分的欣慰,老九我们之间的感情果然不是一天两天了。
  “嫩妈撑不过去就用他尸体给俩母熊诱惑过来,然后想办法给母熊干掉。”老九的话让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我操!”我声嘶力竭的喊出声来。
  “哎呀呀,我好像听着小龙说话了!”大厨竖起了耳朵,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渴!”我张着嘴,终于发出了尖叫声。
  “嫩妈老二你可醒了,嫩妈你再不醒,我们就给你喂母熊吃呢。”老九嘴上虽然胡说着,眼睛里满满的却都是惊喜。

  我苦笑了一下,卡带把我扶着坐了起来,老九递给我一杯水。
  “咕咚咕咚”喝完整杯水,喉咙里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九哥,我昏了几天了?地上那滩血是谁的?嗓子的湿润让我的音道也顺畅了许多。
  “哎呀呀,小龙,你可吓死我了!”大厨抢在老九前面对我进行了关心。
  “嫩妈老二,你昏了也就才两个小时,激动什么玩意儿。”老九鄙夷的说道。
  “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尴尬的笑出声来,以前看的那些电视剧里面,男猪脚总是一场车祸要昏迷10年20年的,然后女猪
  脚一直不离不弃,又或是有人向女猪脚隐瞒这个消息,女主以为男人失踪,郁郁寡欢嫁给别人。我曾经无数次幻想如果有一日我
  因祸昏迷三天,我的女朋友在我醒来的一瞬间热泪盈眶,握紧我的手,大叫小龙欧巴,你终于醒了,然后我装逼似的问一句,对不起我失忆了,你是谁?我的女朋友又不离不弃,重新追我,我们又过上性福快乐的日子,可是现实总归是残酷的。

  “嫩妈老二,你身体也太虚了,熊一巴掌都给你干晕了,我跟卡带把你抬过来你知道多费劲么。”老九见我脑子还正常,没
  有失忆,开始放心的埋怨我。
  “卡带,到底发生了什么?北极熊在哪里?”我对老九以及大厨的语言表达能力感到愤怒,只能转而问向卡带。
  卡带目光真挚的看着我,开始讲两小时之前的事情。
  “啪!”北极熊一巴掌拍到了我的脸上。

  “嫩妈老二!”老九惊呼了一声,就要冲出去。
  “九哥,谢谢你。”我猛的打断了卡带,咧着嘴对老九笑道,心想原来还是老九把我救了,这种感情让我真的很感动。
  “嫩妈老二,应该的应该的。”老九笑的很不自然。
  “卡带,你继续。”我把柔情的目光从老九身上收回来,转向卡带,等着卡带告诉我老九是如何为了我大战北极熊,又是如

  何将北极熊干掉,把我救回来。
  “大,大副,水头喊了一声,一用力把梯子踩断了,我俩就掉到货舱的中间台上了。”卡带的诚实让现场气氛变的超级尴尬。
  “嫩妈失误,失误失误。”老九咧着嘴,摆了摆手。
  “后来呢,熊怎么没吃我啊?”我心目中的英雄并没有乘着七彩的云彩来救我,我心里稍稍有些失落,但疑惑却也更重了一些,这熊总不能是看我长的帅,没忍心下手吧?
  “那个,那个熊应该是听到我跟水头说话了,它也想从人孔门里钻进来,可是它不小心把头插到梯子跟舷墙之间的缝隙里了
  ,然后就把脖子卡住了。”卡带描述的很平淡,可惜大厨没有

  亲历现场,不然一定会是俩人跟熊大战60回合,然后将熊击。
  “后来呢?”我接着问道。
  “后来熊就自己憋死了。”卡带无辜的眼神让我都有些动容。
  哎!我一直以为这头熊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死法,没想到这倒霉玩意最终还是憋死了!太残忍了。
  “哎呀呀,小龙,你刚给抱回来的时候心疼死我了,你的脸上满满的血,我心里头真不是滋味。?”大厨许久插不上话,有些不太舒服。
  “我脸怎么了?”我叫出声来,莫不是被北极熊给毁了容了?
  日期:2017-09-1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