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0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计划制定下来以后,开始制定小计划,我们首先要面对的,还是那三只北极熊。
  老九的意思很明确,用我们剩余的大马哈鱼把熊引诱到锅炉房里,然后将四周所有门窗紧闭,想办法把发电机的烟囱弄到锅炉房里,把柴油机的油门调到怠速,怠速时机器不完全燃烧会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然后熊就挂掉了。
  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体型笨重的北极熊很有可能无法登上后甲板,即使登上了,它能这么听我们的话,然后顺利的爬到锅炉房里?
  如果北极熊没有爬进去,那我们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大马哈鱼也就白费了。

  如果北极熊钻进了锅炉房,我们需要启动柴油机,然后等着锅炉房里充满一氧化碳,把熊给熏死。
  “九哥,万一这熊熏不死咋办?”我又发出了疑问。
  “嫩妈老二,你这不是抬杠吗?”老九被我激怒了,挣扎着想要从睡袋里站起来。
  “九哥,你别急,别急嘛,我这不是全方位考虑一下么。”我惊出了一身汗,还好老九被睡袋束缚着,不然我真有可能被他拉出来暴揍一顿。
  “嫩妈熏不死就饿死它,反正嫩妈它也出不来。”老九习惯性的摸了摸身上,想找根烟抽,猛的想起最后一支烟的过滤嘴都被吸掉了。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要回家的想法,至少家里可以买包烟抽。
  大家在尴尬的气氛中进入睡眠,本来商议好的饭后扑克牌也都没有心情去玩儿,我在夜里梦到北极熊一氧化碳中毒,大厨突然同情心爆棚,给它做起了人工呼吸,北极熊被大厨的口臭搞醒,一口把大厨的头咬掉。

  我猛的惊醒,看了一眼熟睡的大厨,确定了一下他的头还在脖子上,轮值的卡带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乌克兰娃娃,估计心里正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到底该不该把第一次给这对姐妹花
  老九不管做什么都是雷厉风行,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招呼我们开始布置舱室,大厨已经等于是个废人,我们把他抬到了锅炉间旁边的舵机房,为了防止他被一氧化碳熏死步了村支书后尘,老九又给他搞了一瓶EEBD(应急呼吸器),把大厨安置好以后,我们的工作也就完成了一大半,所有进出舱室的们都被我们牢牢锁住,只留下我们平日进出的烟囱上的舱门。
  三个人又合力把应急发电机抬到后甲板上,在柴油机的排烟管上接出一截铁管,上面套了半条水龙带,这么一来,等北极熊进到锅炉房的时候,我们可以把水龙带通过烟囱上的舱门放到舱底,毒气也就会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去。
  陷阱布置好以后,就需要播种诱饵了,我们用斧子把剩下的大马哈鱼劈开,按照上次诱熊的方式,每隔几米摆放一块鱼肉,一直摆放到蓝宝石轮的船头。
  几个人坐一起商议了一下后,自认为没有什么问题,使用了老招式,点燃了我们的海豹皮肚兜。
  “草,九哥,我们赶紧回去吧。”一想到北极熊的伟岸我的蛋就忍不住有些微微发凉。
  “水,水头,我们在哪里藏着等熊来呀?”卡带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嫩妈我们,”老九暂停了一下,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
  “我操,九哥,我们藏哪儿啊?”老九的迟疑让我意识到他没想到这个问题。
  “嫩妈我把这事儿给忘了。”老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去!赶紧给这玩意儿灭了!”我抢过卡带手里正燃着的海豹皮,扔到地上拿脚快速的踩灭。

  “嫩妈老二你咋这么怂?我操,嫩妈快跑!”老九轻蔑的嘴角还没完全上扬起来,眼睛里紧跟着露出了惊恐。
  我朝身后看了一眼,昨天喝醉的那只北极熊正在以博尔特三倍的速度朝我们奔袭而来,双腿之间的那坨玩意儿摆动的是那么的性感。
  “卧槽!九哥!往哪儿跑啊!”我像只无头的苍蝇,连泡能待的屎都找不到。
  “嫩妈老二,去货舱,去货舱!”老九翻过45度角的栏杆,像风一样的男子虚无缥缈。
  “我去,九哥,你怎么跑这么快?”我有些惊讶,按理说老九应该属于霸道总裁一级的,把熊按到墙上“壁咚”才对,现在怎么怕成这样了。
  “九哥,你怎么这么怂!”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心里真爽。
  “嫩妈老二,你懂个JB,一会要吃这熊胆了,嫩妈我只是不好意思去面对它罢了。”三人重新钻回货舱里,老九长舒了一口气,眼神开始变的镇定有神,从我多年与老九接触的经验来说,老九应该不是怕了,难不成真的是情不自禁惺惺相惜?
  我悄悄掀开人孔门,把头伸出去,偷窥北极熊的动态。
  北极熊在我们钻进货舱的同时,已经奔袭到了第一条鱼的跟前,它低头嗅了嗅跟前的鱼,低鸣一声,接着往前走,第二条鱼也只是嗅了嗅,接着又往前走。

  “我擦!九哥,北极熊不吃啊!肯定是上次被醉怕了!”我拍了一把大腿,这下可坏了,熊不吃东西怎么办?
  “嫩妈?我看看?”老九把头也伸了出去。
  “九哥,你看看,这熊闻一下就摇头,是不是还没有醒酒?”北极熊的动作让我想起了喝多了酒之后的我,闻到什么都想吐。
  “嫩妈老二,它这是想酒喝了,你没看到么,它正在挑醉鱼吃。”老九把头扭回来。
  “嫩妈老二,它上瘾了。”老九痛苦的对我说道,
  “我去,上瘾了?”我张着大嘴,挣扎着伸出头,北极熊像是一个醉汉,摇晃着身子,我们简直太丧尽天良了啊,竟然让一只熊成为了我们的酒友,比这还缺德的是我们一会就要把酒友吃掉了。
  “九哥,熊都醉成这样了,也怪可怜的?不如我们等等就把它放走吧!”我有些愧疚,这次两只母熊没有一起跟来,万一公熊真被我们干死了,俩熊岂不是成了寡妇,我们四个大男人跟两个寡妇在一个岛上生活,这如果传出去,我们岂不是被人把脊梁骨戳成筛子了?
  “嫩妈老二,你是不是因为俩母熊没来心里头别扭?”老九果然牛逼,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
  “九哥,我觉着,”
  “嫩妈老二你啥也不用说了,嫩妈你这人心善,成不了什么大事儿,嫩妈你放心,要杀我肯定是全杀了,别整的嫩妈生死两重天的,嫩妈到了地底下,还是一家人。”老九一只手拖着人孔盖,另一只手扶在腰间,他的表情悲壮,这让我想起了舍身炸碉堡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战士党的好儿子人民的好兄弟董存瑞。
  “哎!”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去反驳什么,我也觉得自己感性了许多,尤其是做到高一级别的大副之后,我的情感变的无比细腻,胆子却越来越小,首先不管出来什么事儿,我第一时间想要把责任推出去,并且希望所有的问题都能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就好像面前的这只北极熊,我们完全可以和它们坐到一起,谈谈理想,喝点红酒。
  北极熊虽然走路已经不能划出直线,但身体还是很灵活的爬上了生活区,我们几人在货舱里根本看不到船尾发生的情况,时间过去了有几分钟,生活区那边没有发出什么异常的声音,三个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