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405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仑等人都皱了皱眉,似是想到了一些事情,那天他们在山水庄园是知道我和高家的过节。
  “我和高家的姐弟,有些过节,应该是他们了。”我实话实说,这个事情本来也没打算隐瞒,即然大家坐在一个桌子,还是坦诚一些的好。
  “你和高媛的问题,有这么严重?”冯仑皱眉道。

  “高媛现在的男朋友是马涛,我和高翔也有些问题。”我迟疑了一下,没有把老婆的事说出来,确实有些丢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事那很容易理解了,海新闻报虽然隶属于北方,但还是受到海市委的协管的,高书记如果打个招呼,对方还是会给个面子的。”冯仑认真道。
  “要我说高书记应该不会管这么宽,毕竟共青团韩书记主抓的,他还不至于动用自己的面子,以大欺小,去动共青团的人。”马局长摇了摇头道 。
  “高家这个高二小姐可是能量很大的,别看不混官场,想要整个人,哪里需要高书记亲自打招呼。”刘科长哼了一声道。
  “官场有官场的原则,如果是高书记亲自动手,那我们要避让三分,不过只是一个二代子弟,还真以为我们是吃白饭的。”陈倩哼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脸露一股煞气。
  冯仑等人都是点了点头,好似早看不惯。

  “徐志你怎么看?”陈倩扭头问道。
  “对事不对人。”我沉声道。
  冯仑等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怪不得人家能从一个籍籍无名的老师进入共青团,这个时候还能忍下那口恶气,不简单。
  当时在山水庄园,他们心底也大概清楚是什么情况,大家为了照顾我的面子,只是没明说罢了。
  不过心底却也没有鄙视我的意思,反而一个个很是佩服。
  夺妻犹如杀父之仇,我还能理智的分析问题,足以见得内心的忍耐有多强。
  也难怪他们会敬佩自己。

  呵呵,这些日子遭受的屈辱和轻蔑,哪是这些含着金钥匙的官二代能够理解的,或许他们一辈子都经历不到这样的事情。
  而我徐志,却经历的不止一次,我之所以能忍到现在,是想扬眉吐气一番,也是想过去的日子,不再重蹈覆辙。
  所以,我又怎么会明目张胆的去寻仇,真闹大了,那个高书记岂会坐视不管,对自己乃至陈倩等人,都不是好事。
  对事不对人的话,有了很大的回旋余地。
  做起事情来,也不会掣肘太多。
  当然这个仇肯定是要报的,只是不是现在。

  “具体你有什么想法?”陈倩点了点头,看向我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心疼。
  “我和教委的范局长已经达成了意向,根据韩书记在市委领导班子的讲话,借助这股风,从正面推进教育体制的革新,对范局长,对海都是一件好事情,当然这也能帮我洗白,靠我一个人的力量人微言轻,不过有教委和海市委的推进和支持,我的那些小事情,不足为虑了。”我认真道。
  “韩书记的讲话,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政治力量,海市有是直辖市,试点教育制度的改革,也确实有这个资历和底气,没想到范局长也敢陪你一起玩。”陈倩点了点头。
  “呵呵,他是骑虎难下,想进步,只能陪我玩下去。”我无奈的一笑,我亲自写的那封信以及后面邮寄的千封信,可是把范局长以及教委坑惨了,最主要还是韩书记的支持,由不得范局长不硬着头皮跟着我干,不然再故步自封,恐怕落的一个懒政的名声。
  韩书记的讲话,意思可是很明显了,一个不能贯彻市委书记意志的干部,韩书记又怎么会让这样的干部,升任副市长?

  估计他也是心里明白了这层意思,才急哄哄的跑到马老的家里。
  “有了教委的配合,那事情好办了,最起码把之前的事情刷白,还是很轻而易举的。”陈倩点了点头,政府的能力毋容置疑的。
  “现在看来,这一次的高考风波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好处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只不过这一次真的太凶险,如果不是韩书记的开明和睿智,自己这次恐怕真的要完了。
  “徐组长,卖什么关子,还不赶紧说出来。”冯晓莹笑着道 。
  在这个时候,冯仑接了一个电话,给我打了一个招呼,指了指隔壁的包厢。
  “等我回来。”我给冯仑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我和他先出去了。
  “神神秘秘的。”冯晓莹 嘀咕了一声。
  “我们聊我们的。”陈倩扬了扬手,她知道我肯定有了主意,所以也没有太担心,最凶险的已经过去,剩下的是斗智斗勇,怎么着赢取更大的利润。

  我和冯仑走出了包厢。
  “人已经被辉子找到。”冯仑说着推开隔壁包厢的门走了进去。
  “冯哥,徐哥。”辉子点头一笑。
  “麻烦你了。”我拍了拍辉子的肩膀,感谢道。这么短时间找到一个人,也只能辉子这个道混的人,才有办法了。
  “徐哥客气了,我先出去在门口守着。如果他不配合的话,在喊我。”辉子知道我们时间紧急,笑了笑,带着两个黑衣壮汉走了出去。
  我走过去望着对面颤颤惊惊站起来的眼镜男。
  “徐哥,我可没得罪你,你一次可是答应放我走的,我被丨警丨察关了一个星期,还罚了一万块的。”对面的眼镜男苦着脸,作势是哀求道。
  “来,来坐下来慢慢说,还没吃饭的吧,让厨房准备几个菜。”我笑着道。
  冯仑起身对门外的辉子交代了一声,这才又走了进来坐下,也没说话,在旁边抽着烟,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眼镜男。
  这个家伙正是一次王副校长请过来,通过论坛发动水军,黑我的眼镜男,别看他瘦不伶仃的,那一次可是把我黑的很惨。
  “徐哥有话你说,你可别打我,我这身子骨真禁不起折腾了。”眼镜男好似有些怕。
  “别怕,我请你过来只是吃个饭,聊聊天,别搞得我像是绑架一样,我可从来不做犯法的事。”我满脸认真道。

  “是,是,吃饭,不是绑架。”眼镜男苦笑道,被人从家里的床直接夹着扔进了车里带过来,到现在他还只穿了一个大裤衩,这不是绑架这是什么。
  不一会,饭菜了桌,还拿了一瓶酒。
  或许是真的饿了,眼镜男看我是认真的,也动筷子吃了起来,一边喝酒,一边吃饭,人也放松了不少。
  “这几天都是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我也拿起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漫不经心道。

  “徐哥,这个事情和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眼镜男吓得手一抖,酒都洒在了手背,急忙放下酒杯,满脸诚恳的保证道。
  “我又没说是你,你紧张个什么,还是做贼心虚了。”我开了一个玩笑道。
  日期:2017-06-11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