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0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思贵无法进入这片光幕,以我的修为,显然也不会比他强多少,这下子却是遇到麻烦了。
  我在盯着光幕盘算,梁天心则是低头查看了一下乔思贵的伤势,然后问他刚才究竟是什么情况。
  乔思贵虽是天师,此时脸色也有些发白,摇摇头道,“我没发现任何奇怪,只是感觉脚上一通,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便被重伤。幸好反应快,否则的话。整个身子走进去,怕是命都要交代到这里。”
  听他这么说,梁天心眉头皱的更紧了,转头看着那幽黑洞口,心里也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此时我心里倒隐约有了点思路。方才从外面那根猫毛来判断,极有可能有人在我们前面进了这里。但此刻我们身在的这个巨大洞穴内,一切都一览无遗,什么都看不见,显然先进来之人不在这里。
  如此一来,只有两个可能。那人要么是已经出去了,要么就是进了这个黑黝黝的小洞内。
  从时间来看,下午到现在,不过才几个小时而已,不管那人进这蚩尤墓内做什么,都不应该这么快出去,所以,先进来之人多半就在这小洞之内。
  这片光幕这么古怪,为何那人却能进去?不管那人是谁,单论修为,肯定不可能比乔思贵强出多少,就算是南宫,不过也只是天师修为罢了,当初他曾亲口告诉过我,他并无阳神。
  找这么推算。那人多半是找到了进这光幕的办法。而这个办法,似乎也不难推算。
  乔思贵丢的那块石头没有任何异状,自己进去时却受伤了,由此可以判断,这片光幕能够甄别进去之物。石头是死物,进去无碍。乔思贵是活物,且修习道炁,这才受创。
  结合先前打开外面那扇大门需要充满巫炁的小鼎来看,这片光幕极有可能是甄别进入之人,如果是修习巫炁之人,或者拿着充满巫炁小鼎之人。又或者是用巫炁包裹周身之人,都有可能进入。
  心里才刚做出这个判断,耳边就传来梁天心的声音,他不容置疑的对我说道,“周易,你去试试。看能否进去。”
  不知他是跟我想到了一起,还是纯粹想拿我做个开路的肉盾。我听了倒也不做恼,点点头就准备过去试试。不过过去之前,我先顺便把青州鼎要了过来,说是青州鼎既然是开启外面那扇门的钥匙,那极有可能也是开启这扇光门的钥匙。
  梁天心一听,似乎觉得有理,也没多说什么,把青州鼎重又交给了我。
  拿着青州鼎走过去,我先把青州鼎凑近光幕,部分穿过去之后,又拉了回来,仔细一看,上面并未有任何损失。
  我心里略微安定了一些,青州鼎跟之前的石头不一样,上面是布满巫炁了,用青州鼎实验之后,起码证明了这光幕并不会阻挡巫炁。

  当然,我也没有莽撞的直接走进去,接下来又在指尖凝聚出一股手指般长短粗细的巫炁,小心的捅进光幕之内。跟方才的青州鼎一样,顺利穿过又带出,依旧没有任何问题。
  这下我大概心里有数了,手指一伸。直接插进了光幕之中。
  没有痛苦的感觉,活动了一下,藏在光幕后面看不到的手指活动也不受限制,看来我的推测没错。
  我没再犹豫,抬脚直接走了进去。

  只觉得眼前明暗一闪,我整个人就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之内。
  进去之后,眼前却是又出现了一道石门,看起来像是最外面那石门的缩小版,跟光幕大小相仿,只有一人多高,但这扇石门此时却是敞开了一条缝隙,不知是本来就这样,还是先前进入之人打开之后并未关上。
  此刻青州鼎在我身上,如果我不出去接应的话,梁天心二人断无可能进来,不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出去接应他们再说。
  一来我对这里不熟悉,梁天心二人觊觎这里多年。必然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由他们来带路才是正理。二来这里看起来平静,实则凶险暗藏,有他们俩引路,也能规避几分风险。当然,没弄清楚当年二十八煞黄泉阵的真相之前。我也不能弃掉梁天心。
  斟酌之后,我便重新穿越光幕回到了外面,梁天心二人见我出来,俱都是一喜。
  不等他们说话,我先把青州鼎递给了乔思贵,告诉他说手持小鼎就能安全过去。
  事实上此时我也不能确定究竟是小鼎的功效还是我身上巫炁的功效,不过相对梁天心来说,乔思贵的命并不值钱,先让他去探探路便是。

  脚掌上的伤势对一个天师来说自然不算什么,接过小鼎之后,乔思贵也没说什么,直接便朝光幕走了过去。跟我方才一样。伸手拿着小鼎尝试了一番之后,似乎发现的确没有危险,整个人直接进去了。
  他进去之后,显然也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大约半分钟之后,才把青州鼎隔着光幕递了出来。
  梁天心接过小鼎紧跟着进去。我则是最后一个进去。
  进去之后,梁天心二人此时目光注视在前面的石门上,没有理会我,也没有向我索要青州鼎,我自然也不会主动交给他,直接揣到了自己身上。然后开始四下打量起来周围的情形。
  方才虽然已经进来了一趟,但当时我只顾得注意眼前这扇门,并未注意四周,此时才认真观察起来。

  观察一会儿之后,我便索然无味的发现,四周情况实在乏善可陈,跟外面那个大洞几乎一样,除了四周石壁上的石头之外,根本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很快,梁天心便叫上我们,一起走到那石门旁,因为石门是开着的。自然不用担心开门的问题。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石门后面会不会像刚才光幕一样,暗含危险。当然,里面会不会有人,若是有人先进去,会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动静在里面伏击我们。也是要考虑的地方。
  这次梁天心倒是没再把我当作开路肉盾,自己第一个走进了门缝内,没着急进去,而是站在那里,探头往里面看去。
  也不知他发现了什么,足足看了半分多钟。然后才闪身进到里面,同时伸手招呼了一下,让我们跟着进去。
  乔思贵第二个进去,我跟在最后面。从门缝内侧身进去之后,第一时间我就感觉到这门后充斥着微弱的红光。等我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门口同样是个颇大的洞穴,但这个洞穴跟外面不同,四周形状大体看来,像是一个馒头型,弧形墙壁上有非常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非常规则的排列着十二幅雕刻在石壁上的浮雕石塑。
  每一幅浮雕都是十二生肖之中一种动物的形象,只是浮雕内的动物非常巨大,而且非常拟人化,脸上带着非常明显的愤怒表情,尽皆张口怒吼。更诡异的是,手里还都拿着类似武器一样的东西。
  最让我震惊的还不是这十二幅浮雕,而是十二幅浮雕下方,横亘在洞穴正中央部分的一副巨大的血红石棺。
  这里既然称之为蚩尤墓。发现棺材并非稀奇之事。蚩尤身为上古神话中人,棺材无论什么样,都不会让我太过震惊,真正让我震惊的不是棺材本身,而是这幅棺材我见过!
  日期:2017-05-18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