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6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说,咱们这是碰一块硬骨头了?”
  “不是硬骨头,是钢刀,而且是超硬度的。”
  赵一云纠正了李牧的说法,“这个旅历史最擅长的是硬碰硬的进攻作战。当年打五平,打了几次,换成别的部队早废了,这支部队硬是生生的把这个乌龟壳给嗑了下来。那叫一个惨烈。”
  林雨说道,“班长,主要还不是云云说的这个,实在是这个旅的兵太野蛮了。”
  赵一云不满地斜了林雨一眼,正要说话,石磊突然的插话说,“对,云云说的是历史,现在咱们谈虎色变的原因不在这里,而是像傻大个说的那样,12旅的兵太野蛮了。”
  赵一云无语了,干脆不说话了。云云这个外号,看样子是甩不掉了的。
  李牧问,“怎么个野蛮法?”
  林雨指了指石磊,“石头,你说。”
  石磊却指回林雨,“傻大个,你说。”

  “好吧,我说。”林雨耸耸肩,“也是前年的事情。我们东北虎在朱日和和这个旅的干了。当时我们配属给蓝军旅。你们应该有印象,当时的军报做了专题报道的,说的是12旅怎么吊打蓝军旅。蓝军旅那一次丢人丢大发了,连带着我们东北虎也没了脸面。”
  “傻大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我还啰嗦,块块说重点。”石磊不满地说道。
  “急什么,马到。”林雨喝了点酒,继续往下说,“当时我们扮演的是侦察部队,搞敌后侦察的时候,给他们一个连围住了。我们那个班被判全体阵亡。我们什么部队啊,东北虎啊,老牌的特种部队。当时发生了一些语言的冲突……”
  说到这里,林雨的脸色都红了。
  特种部队输给普通的机械化步兵部队,要不怎么说丢人,林雨显然不想太过具体地说其的过程,实在是没脸。
  林雨露出一丝苦笑,道,“我们特种部队的心气儿高你们也是知道的,语言过激了一些。但我们还是恪守底线的,起码不会当着裁判的面动手。可是他们,那个连的兵,你猜他们怎么着?”
  李牧三人都盯着林雨看。
  林雨划着说,“他们抽出开山刀,冲来追着我们砍!那是货真价实的真的往身招呼的啊!我们一下子被砍懵逼了,没命的跑。这要是死在兄弟部队手里,那才叫冤枉。”
  “我们人是跑了,但是突击车却丢在了现场。等裁判好不容易把那些野蛮人制止之后,我们回到现场,结果,好几台突击车全都被砸烂了。那些车可都是蓝军旅从其他部队借来的装备,一百多万一台,全被砸了个稀巴烂……”
  李牧等人听得目瞪口呆。
  石磊咋舌道,“这还是部队吗,这活生生土匪啊这是!”
  赵一云听出了点意思来,问林雨,“你说,他们随身带着开山刀?”
  “嗯。”林雨点头,“人手一把,不是挂着是背着,据说是他们的特色装备。那家伙,我是见过了的,锋利得很,一刀下去,胳膊粗的树木都得断。你们是不知道当时那种场景。那帮****的是真敢砍,尤其是那些新兵蛋子,压根不管你是谁,班长说砍,二话不说追来真砍。要不是跑得快,估计得被砍翻几个。”
  石磊说,“这也太吓人了,都是兄弟部队,下这样的狠手。他们旅长早被撸了吧?”
  林雨苦笑着说,“撸?撸个屁的撸。演习结束之后,军区首长还表扬了他们,说他们这个部队的兵有血性。”
  顿了顿,他说,“所以,为什么说他们野蛮,原因在这里。那些被他们砸烂的突击车,最后以作训损耗的名义报了。一帮子败家子,不是他们的装备砸起来那是一点也不心疼。你们说,是一个演习,他们是真玩命。”
  李牧若有所思,忽然说,“你们还记得当时咱们打演习的时候吗,打到最后,咱们也一样跟发疯了一样当真了。”
  微微一愣,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确实如此,打到了最后,打红了眼,为了荣誉为了胜利,什么都会被抛诸脑后,甚至出现底下部队不听命令的情况,这些都不算稀。
  赵一云感叹道,“是啊,那一年抓了红军的一个奸细,还不是往死里打,肋骨都断了三根,那尉连长是不开口。演习演习,不流血的战争,其实也会流血。”
  “非战争年代,要提高部队的战斗力,或者说保持部队的战斗力,官兵的战斗精神,缺少不了鲜血的浇灌。如此说来,我倒是蛮佩服这个12旅。他们这种精神,应当是值得学习的。”李牧说。
  赵一云指了指地图,道,“还是研究研究怎么打吧。背景限制死了,攻防战。进攻作战是12旅的强项,而且双方的装备相差这么悬殊。挡住他们二十四个小时,我看悬得很,必须要好好的策划一下。”
  石磊苦着脸说,“我怎么忽然的没了信心了呢。咱们团都是纯步兵,连坦克都没一辆,12旅可是正儿八经的机步旅,他们的59虽然是老家伙了,但那是最新改型的59,而且还有一个炮兵团,全部是自行式的。最最关键的是,作战地域已经定死,咱们连迂回的空间都没有,拢共这么点纵深。怎么打。”

  李牧说,“咱们换个角度想。咱们的最终目的是借此次对抗演习,重振701团的信心,恢复官兵的士气,打出凝聚力来,改变死气沉沉的面貌。表面的输赢可以放到一边,关键是怎么打,才能打出部队的血性来。你们说,有什么办法?”
  三人都看着李牧,实际他们很快明白了李牧的意思,并且知道李牧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多年来养成的默契,尽管相隔多年,依然存在。
  赵一云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简单粗暴地来,正面的硬碰硬。”
  微微点了点头,李牧说,“他12旅不是最擅于啃硬骨头吗,他不是硬骨头吗,那咱们用他们最擅长的方式来对抗。”
  “你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激起官兵们的血性。”
  “没错。”

  “云云,傻大个,趁着班长不在,你们告诉我,在火车站的时候,你们跟那俩妹纸说啥了,怎么我看那俩妹纸眉开眼笑的走了。”
  军分区领导来电话,李牧到团部那边接电话去了,石磊问赵一云和林雨。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俩一从车站派出所出来,被那俩维吾尔族的姑娘给围住,看样子是不能轻易脱身的。
  社会的一些年轻人,男的女的,对军人抱有极大的崇拜,甚至某些小年轻会因此走极端——冒充现役军人。也甚至有些小姑娘陷入了单恋之,轻而易举地了假冒现役军人的当,付出了身体和金钱的代价。
  赵一云笑了笑,告诉石磊,“我给她们留了手机号码。”

  林雨补一句,“然后她们高高兴兴地走了。”
  石磊瞪大眼睛,“你们这是违反纪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