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637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总,你别害怕,我不会纠缠你的。我从来不纠缠任何男人,哪怕是首富的公子送到我面前,我也不会去纠缠。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自己想什么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你也别太自作聪明把我当礼物送人,我非常感谢你。
  放心吧,我会帮你的。只要你需要,我会全力以赴。你也不用内疚什么,我乐意。”说完,罗雨晴猛地转身,重新离开了万浩鹏。

  万浩鹏想喊,可是话卡在了喉咙处,他喊不出来。他低估了罗雨晴,也高估了自己。看来,他注定要欠罗雨晴人情了。只是被一个小姑娘抢白了一通后,万浩鹏好尴尬啊。
  算了,算了,只要让罗雨晴又能帮自己,又不对自己产生幻想,再尴尬也值得吧。万浩鹏如此安慰自己时,还是拔通了郝五梅的电话,电话一通,他说:“姐,在干什么呢?”
  “还记得我这个姐啊,怎么离开宇江总是不声不响呢?怕我吃了你不成?”郝五梅笑着问。
  “哪里啊,姐,我确实是有事。北京这边的酒楼要开业了,当然了也是志化县的历史化基地揭牌仪式,你觉得这个活动如何?”万浩鹏试探地问郝五梅,因为有罗雨晴的一番话,万浩鹏也清楚,他能很想了解到杨万通的所有能耐,他的圈套会顺利实行的,至少他有把握。
  “当然好啊,这个点子不错,不错。为了这个嗜头,志化的那些老革命们都能请到场,对了,这个活动我和我男人一起来参加好不好?我作为家属可以来北京参加吧?”郝五梅突然如此要求着。
  万浩鹏整个人全怔住了。
  第735章?位
  郝五梅没想到万浩鹏会冒出这么一句话,讲真的,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被万浩鹏突然问起时,她怔住了,半天不知道如何回应万浩鹏。
  万浩鹏见郝五梅没说话,笑了笑说:“姐,开个玩笑,没当真。”
  万浩鹏正想这么结束掉他和郝五梅的谈话时,郝五梅突然说:“如果有一天我和你真站到了对立面,希望我们不要成为仇人。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你觉得我和执良会跟着正道书记走,而你迟早要和正道书记翻脸是不是这样?”
  郝五梅如此问万浩鹏,万浩鹏有些犹豫了,他很清楚杨万通如果搭了董执良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杨万通那个厚厚的名片卡,与那些个司机和保镖们称兄道弟,再加这部长,那司长的,不把董执良聊晕,不叫杨万通了。他站到成正道的对立面没关系,他把董执良丢进陷阱,郝五梅一定会恨他的。

  “是的,各护其主,我也能理解。不说了,姐,这个问题太沉重了,我把你这修改的计划再弄一下,给你,董书记和吴县长各发一份好吗?”万浩鹏想结束掉这种谈话,他觉得自己太女人气了,该狠的时候一定要狠,你不狠,别人会狠。
  “好的,你忙吧。”郝五梅也没继续深究下去,主动挂掉了电话,这让万浩鹏轻松多了,赶紧开始修改方案,修改完后给郝五梅,吴涛各发了一份后,便靠在沙发想心思。
  在万浩鹏策划酒楼开业之际,印花玲找到了念小桃,她们此时坐在名人城堡的包间里,念小桃看着印花玲,印花玲也看着念小桃,彼此打量着彼此,让印花玲怪的是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理直气壮,没半点怯意。
  “你找我有事吗?”念小桃主动问印花玲。
  “当然有事。要喝点什么,我请客。”印花玲大大方方地说了一句。
  “哼,喝茶的钱我还是有的。”念小桃冷冷地说了一句。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女人。”印花玲笑了笑,按响了铃声,不一会儿服务生走了进来,印花玲说:“给我来杯咖啡,给这位女士来杯果汁。”
  印花玲的话一落,念小桃看着服务生说:“两杯咖啡吧。”
  服务生应声退了出去,印花玲淡淡一笑,看着念小桃说:“怀孕的人最好少喝点咖啡。”
  印花玲的话一落后,念小桃一惊,这是什么节奏?成正道让印花玲来谈判的吗?不由得瞪着印花玲说:“成正道让你来的吗?”
  “对啊,他要是不说你怀孕了,我怎么会知道呢?”印花玲又是淡淡一笑,仿佛在她面前坐着的不是情敌,而是一个与她没关系的女人一样,这让念小桃很是不服气,凭什么印花玲该理直气壮地面对她呢?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孩子是我和正道的,要谈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念小桃看着印花玲语气很不友好地说着。
  “他现在很忙,而且季景严出事后,你觉得他会再见你吗?”印花玲平静地看着念小桃问。
  念小桃不得不服气啊,这个正宫的气势还真足,也是的,正宫从来都是道德的主宰者,她极端看不起万浩鹏时,不也是这样对萧红亚的吗?那个时候,她多张扬啊,因为她才是万浩鹏的妻子,哪怕她瞧不起万浩鹏,那也得是她不要万浩鹏了,才可以让萧红亚捡去,而不是他和她在车子里玩着暧昧。
  “见与不见孩子都在,所以,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可谈的。”念小桃站起来想走,这时服务生敲门进来了,印花玲说:“咖啡送进来了,喝点再走吧。”
  念小桃又坐了下来,服务生放下咖啡退出去后,印花玲才说:“你觉得你可以位吗?”
  “你要有事说事,没事,我很忙。”念小桃不想听印花玲说这些没油没盐的话,而且她一副高高在的样子让念小桃极为不舒服,当然了,她此时想离开印花玲,想给成正道打电话,他完全可以和她谈,派个老婆来谈,是对她的极大侮辱。
  “别急嘛,我和你之间的问题总得解决是不是?你这么急,怎么解决问题呢?那可是一条生命啊,没几个来回,别说是你,是我,我也不忍对不对?”印花玲的话越说越让念小桃恼火,仿佛一切的道理都捏在了印花玲手,而念小桃毫无道理一样,她的这个样子给念小桃是这样的,她曾经对萧红亚趾高气扬,伶牙俐齿,可现如今,在印花玲面前却如同重力砸在一团棉花一般。
  “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好不好?”念小桃语气极不友善地问印花玲。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想要什么?位?成为正宫?你看到几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让晓三位的?你觉得你可能位吗?算你位了,接下来还有李小桃,王小桃出现,你年轻,你漂亮,一茬接一茬,男人嘛,几个不是好新鲜,好小姑娘呢?
  我对正道从来睁一眼,闭一眼。因为我清楚我斗不过一波接一波的小姑娘们,但是有一条,我很清楚,正道无论怎么玩,都不会离开我这个正宫。无论他如何玩,都不可以有别人的孩子!”印花玲说些话时,仍旧保持着笑脸,给人的感觉,她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强者。
  念小桃第一次遇到了对手,她自认为自己口才了得,而且作为记者见多识广,可是面对印花玲时,她在气势输了一筹,她听着印花玲的这些话时,除了怒火冲天,完全做不到面带笑容。
  日期:2017-10-29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