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4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彭长宜的坚持下,医护人员抽了他800CC的鲜血,吴冠奇抽了400CC,彭长宜躺在床上,院长派人给他和吴冠奇送来了鲜奶和鸡蛋。彭长宜几口就吃完了,心里稍稍有了一些底气。
  吴冠奇说:“长宜,你多躺会,我出去看看情况。”说着,他就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了,他躺在床上,脑袋却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他还是掏出了电话,打给了部长,跟部长说了老胡的事,部长听后,问道:“你给樊书记打电话了吗?”
  彭长宜说道:“没有,我不知该不该跟他说。”
  部长说道:“我给他打电话吧,你不要操心这事了。不过你小子也是的,不要命了,抽了800的血,真是混蛋!”
  彭长宜的确有些心虚,难怪护士让他多躺会,他知道此时是万万不能起来的,他知道,如果凭自己的体质来说,抽800的血是没有问题的,之所以感到心虚,还是中午没吃饭的原因,他说道:“我没事,目前没有不良反应。部长,您说,该不该跟锦安的说声?”
  部长想了想,口气里就有了犹豫,说道:“老胡的情况很糟吗?”
  彭长宜的鼻子有些酸,说道:“很糟。”
  部长想了想,说道:“你斟酌吧,视情况而定,我先给樊书记打电话。”
  彭长宜躺在床上就想,部长让他斟酌,这是什么意思,在他的成长过程中,部长从来跟他说话都没有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的时候。视情况而定?什么情况?难道……
  彭长宜的心揪紧了。他想了想,老胡不出意外还好,如果老胡真有意外发生的话,翟炳德知道了不会轻饶了自己。这些他倒是不担心,他担心的事老胡,老胡到底希望自己怎样做呢?
  想到这里,他平生为老胡做出了一个决定,就在他的电话拨出去的时候,他在心里还不停地说道:老胡,对不起了,你总是躲着他不见也不是个事啊,我看得出,尽管你不想见他,但是从上次他的表情中我看出,他是真的挂念着你,你别怨我……
  电话刚响了一声,翟炳德的秘书接了电话,彭长宜说道:“我是三源彭长宜,请问,翟书记在吗?”
  秘书说道:“翟书记在是在,但他正在会见客人。”
  “那你能悄悄把他叫出来吗,我有十万火急的事向他汇报。”彭长宜焦急地说道。
  秘书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你先挂了,我去试试。”
  彭长宜手里捏着电话,心扑通扑通地跳着,也不知道是刚抽了血的原因,还是心里紧张的,他赶紧用手捂住了胸口。
  吴冠奇这时推门进来,他的手里拿着牛奶、面包、火腿肠之类的东西,说道:“我知道刚才那点东西你肯定搪不过心慌儿,老顾和羿楠到了,这是我让他们从半路上买的。”
  彭长宜一听老顾到了,心里就有了底,他刚要伸手去接吴冠奇递过来的火腿肠,这时,电话就响了,是翟炳德。
  翟炳德说道:“长宜,出了什么事了?”
  不知为什么,这次听到翟炳德的声音,彭长宜有了跟往日不一样的感受,他鼻子有些酸,揉了揉,尽量平缓自己的心跳,说道:“翟书记,发生了一件事,我必须告诉您了,我不得不告诉您,我需要您的帮助……”

  “彭长宜,什么事这么吞吞吐吐的,快点说!”
  “翟书记,老胡,老胡……老胡他出了车祸…….”
  “胡力?”
  “是的,是他。”
  “现在清平市医院,正在手术。”
  “怎么不送北京,或者来锦安?”
  “是交警送来的,我到的时候已经进了手术室。”
  “彭长宜,你小子给我听着,胡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跟你没完!”说着,就“啪”地挂了电话。
  彭长宜怔怔地举着电话,半天才把垂下了手。
  吴冠奇愣了,半天才说道:“长宜,这个老胡和翟书记……”
  彭长宜无力地说道:“在部队时,翟书记是老胡提拔起来的,冠奇,这是老胡的秘密,我也是后来知道的,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我泄密了就枪毙我,所以你也不要跟其他人讲这件事。”
  吴冠奇说道:“长宜,相信我,我这人尽管嘴不好,但那都不是正格的,正格的话我一句都不会说的,一会翟书记来我先回避一下,我见到他不好。”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又响了,他不等电话响第二声,就接通了。里面传来了樊文良的声音:
  “长宜,老胡怎么样?”
  “樊书记,据说,不太乐观……”彭长宜想起老胡和樊文良的友情,鼻子一算,声音里就有了哽咽。
  “长宜,我在省城办事,你告诉他,我马上赶过去,要他保重。”说完,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听得出,樊书记说话明显比平时的语速快了,这个一贯说话不紧不慢的人,也突然着急了。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的功夫,孟客穿着白大褂出现在房间,他看了吴冠奇一眼,径直朝彭长宜走过来,说道:“长宜,对不起,我来晚了。”
  彭长宜一看,说道:“孟哥,你怎么来了?”说着,就想起来跟他握手。
  孟客赶忙把他按在了床上,说:“躺下躺下,我刚把院长批评了一顿,我说你怎么能抽他的血呀,抽你的血也不能抽他的血啊,就不能想想其他办法吗?后来才知道,今天上午同时好几台手术,其中就两起车祸手术。”
  彭长宜看了吴冠奇一眼,刚想跟他们作介绍,就见吴冠奇悄悄地摆了一下手,已经走出了房门口。

  孟客见吴冠奇也穿着医院的衣服,以为他是医护人员,就说道:“长宜,你感觉怎么样?”
  彭长宜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够不着心。”
  孟客看了看桌上放着的面包和牛奶等,说道:“你吃了吗?”
  “吃了。孟哥,院长说手术进行的怎么样了?”
  孟客说道:“正在进行中,多亏你的血,直到现在,血还没有调来。”
  彭长宜舒了一口气,他和吴冠奇的血,总算起了作用,接下来,就看老狐狸的意志力了。
  孟客又说道:“长宜,受伤的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孟客以前跟江帆要过彭长宜,所以彭长宜对孟客一直是有几分敬重的,不过由于老胡身份的神秘性,他不大喜欢别人问这个问题,除非他自己愿意说。从他给翟炳德打了电话后到现在的时间上推断,孟客有可能是接到了翟书记的指示,才来到的医院,那么刚才自己在路上给他打电话他说没在市里的话也就是虚假的话了,不过彭长宜不怨他,试想,哪个县市的一二把手不是忙得团团转,正经事干不了什么,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这些迎来送往上了,亢州是这样,清平同样是这样,因为他们都守着这条省城通往京城的高速路上,相比较三源就好多了,除去盛夏季节这种应酬多些,平时领导是很难路过三源的,除非刻意去,穷乡僻壤的,毕竟这种刻意的时候就少多了,这样也好,干部们花在应酬的时间上少,用在工作上的时间相对就多。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一个老朋友。”
  孟客见彭长宜不愿多说这个朋友的情况,也不便多问,说道:“放心,我跟院长说了,如果咱们这里不行的话,就转到北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