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不多问了,到出口收费的地方,吴冠奇问了工作人员市医院的确切地址后,这才想起自己没有带太多的钱出来,因为他回去后,没有回房间,而是自己开着车就出来了。吴冠奇问彭长宜:“你带钱了吗?”
  彭长宜一听,摇着头说:“没有,钱都在车里呢。”
  “一会我想想办法吧?”
  “这里的市长是孟客,原来在亢州呆过,我马上先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关照一下医院。”

  吴冠奇说:“要打就快些。”
  彭长宜点点头,就调出了孟客的电话,播出,响了一会后,孟客才接通了电话。
  “喂,是长宜吧?”
  彭长宜赶紧说道:“孟市长,是我,长宜。”

  “长宜,你好。”
  彭长宜顾不上跟他寒暄,直接说道:“孟市长,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在高速路出了车祸,送到你们这里的医院了,我想您给院方关照一声,用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
  孟客愣了一下,说道:“长宜,我没在市里,这样,我安排一下,你放心。”
  “谢谢孟市长。”
  彭长宜一听孟客没有在市里,也就没有提钱的事。他想了想,还是给老顾打了一个电话,让老顾带着钱到清平市的医院找他来。
  吴冠奇说:“钱的事倒不是急事,这种情况都是先抢救伤者的,有一件事你倒是好好想想,要不要通知这位朋友的家人……”
  彭长宜听吴冠奇这么一说,心里骤然就沉重起来,家人?老胡的家人他能联系上的只有樊书记,他想了想,愤愤地说道:“我不知道他的家属怎么联系,这个老狐狸从来都不肯告诉我。”
  “长宜,那也要想法通知他的家人和朋友,我这么一听,应该是伤得不轻。”
  彭长宜想了想,他只能给樊书记打电话了,于是,他掏出了电话,号码没有拨出,泪水就模糊了视线。他合上了电话,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行,这个电话不能轻易打,那样,他会接受不了的……”
  吴冠奇不知他要打给何人,就说道:“也行,到了医院看看情况再说吧。”
  彭长宜红着眼睛说道:“冠奇,我的心乱极了……”
  吴冠奇早就看出了彭长宜和这个所谓看大门的人关系不一般了,这从他的祈祷和两次掉泪中就能看出来。但是,作为“奸商”的吴冠奇怎么也想不明白,彭长宜怎么跟一个单位看大门的人感情这么深?
  等他们来到医院后,彭长宜跳下汽车,就奔着写有“急诊”两个字的大门口跑去。他来到急诊室,见了穿白大褂的人就问“有个出车祸的人送来了吗?”
  那个人说:“这里几乎天天都有出车祸的人送来,你要找哪一位?”
  “胡力。”
  那个人摇摇头就走了。
  彭长宜瞪了她一眼,直接到了医办室,里面空无一人。
  这时,吴冠奇跑了过来,他说:“长宜,正常情况下,送来的伤员应该直接送手术室的,咱们去手术室吧。”
  彭长宜想了想有道理,他拍了拍脑门说道:“对对对。走,去手术室。”
  他们问清了手术室的方向后,就一路小跑,等他们来到手术室所在的后面楼层时,就见一位交警站在门口,他的旁边,靠墙坐着一个衣服上站满血迹,满脸泪痕,失魂落魄的十四五岁的男孩。
  彭长宜一看这个交警的臂章,就知道他是高速路的丨警丨察,就说道:“同志,你是周警官吗?”
  那个交警打量了一下彭长宜,说道:“是的,你是彭长宜?”
  “是是,胡力怎么样了?”
  周警官说:“刚刚送进手术室。”
  彭长宜一听,刚刚送进手术室,就说明老胡还活着,他又问道:“伤得厉害吗?”
  周警官想了想说道:“你是他什么人?”
  “朋友,非常好的朋友。”
  周警官说道:“伤得很重,十分危险……”

  “哇——”周警官的话没有说完,地上坐着的那个男孩捂着脸就哭了。
  彭长宜看了一眼这个孩子,继续问周警官:“有多危险?”说这话时,彭长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周警官说道:“这个,我也说不好,出事后一直昏迷。”
  吴冠奇问道:“当时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其他肇事车辆?”

  周警官说:“没有其他肇事车辆,据乘车的人讲……”周警官指着地上的男孩说道:“他是在和司机拉扯中,致使高速行驶中的车辆与前面一辆货车追尾,但是司机可能意识到了危险,就甩过右则,撞到他的这边,副驾驶座上的人只是受了轻伤,司机却严重受伤……”
  周警官说道这里,那个孩子泣不成声,他把头靠在墙上,不停地用手捶打着地面,哭着嚷道:“是我害了胡爸爸,是我害了胡爸爸呀……”
  彭长宜看了周警官一眼,周警官说道:“我们从司机的身份证和工作证中得知,伤者是德山少年管教所的管教干部,据这个孩子讲,他是一名少年犯,受到的刺激和惊吓不小,进一步的情况我们还没有掌握,一会当地民警会来处理这事,我们已经和德山少教所取得了联系,估计他们的人也在往这边赶。”
  彭长宜回头看着这个孩子,稚嫩的脸上脏兮兮的,不停地在哭,除去左肩膀有轻微刮伤之外,不见其他地方有伤。彭长宜想起来了,前几天老胡给他打电话问起葛二黑的事,说起了一个孩子的父亲被二黑杀死,这个孩子一直想回来报仇的事,他就蹲下身,问道:“你是姓孙吗?”
  那个孩子用脏兮兮的手,擦了一把眼泪,他惊恐地看着他,点点头。
  彭长宜看着这个孩子,说道:“你爸爸是孙老板,在三源开矿的?前些日子在械斗中死了?”
  那个孩子又点点头,双手捧着脸,头靠在墙上,又哭开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彭长宜注视着这个孩子,他至此完全可以认定,老胡是为了这个孩子负的伤,但他却恨不起来他,因为眼前的他分明还是个孩子,是个应该在父母关爱下享受美好童年的孩子,看着孩子无所顾忌地眼泪和那惊恐的表情,彭长宜掏出手绢,替他擦着脸上的泪水和鼻涕,温和地说道:“孩子,别哭,你胡爸爸有没有跟你说过三源的彭叔叔?”

  那个孩子看着彭长宜,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彭长宜的话,就下意识地点点头。
  彭长宜继续说道:“我就是,从三源来的,认识你爸爸孙老板,别怕,告诉彭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孩子抽泣着,断断续续地回答着彭长宜的问话,致使彭长宜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过程。
  原来,这个孩子正如老胡所说的孙老板的儿子,爸爸在外地开矿,几乎不怎么回家,妈妈在老家县城开了一家超市,孩子就跟着爷爷奶奶过,就因为期末考试没有考好,爸爸回家后,带着礼物,挨个拜访了附近网吧的老板们,对老板们说,谁也不许让他的儿子进网吧,否则对老板们不客气!果真,附近的网吧都不敢让他进来了,这个孩子一气之下,烧了一个网吧,造成两人死亡,多人受伤。由于他不满成年,被送往德山少教所改造。在得知爸爸被葛二黑枪杀后,这个孩子一直怀恨在心,整天想着要给父亲报仇雪恨,昨天傍晚,他是藏在送菜车的帆布下,逃出少教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