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说:“这么多的案子,哪一个不是错综复杂,相互关联,尤其是二黑的案子,涉及范围广,牵扯的人数众多,不说别的,就是说司法机关调查取证这个工作量该有多大?”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是啊,你说得没错,说真话,我关心的倒不是进去的人的处理结果,我关心的是三源目前整个干部队伍的现状,每次一开会大家都特别有感触,人不齐,心不稳。有问题的人心里总是犯嘀咕,嘀咕哪天纪委找到自己的头上来,没问题的人难免有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心理或者行动,所以,每次开会,这一点我是必须要强调的,要不康斌总是说我,说我说的话,完全是一个班长说的话,我说,我才不管什么班长不班长的呢,主要是我认为这是一个人必须遵循的原则,咱都不说是一个党员该遵循的原则。”

  吴冠奇看着他,说道:“是不是你自己的心也不稳?是不是感觉现在一个人干两个人的事,到时接任书记的人不是你,你吃亏呀?”
  “也不能说没有这个意思,我的确有许多想法,但是唯恐新书记来后给我否了,所以好多工作干不是,不干还不是。将心比心,我都有这种心理,那些主持工作的副局长们更有这种心理了。”
  “其实,从某个角度上说,我认为这种心理有积极的一面。”
  “怎么讲?”彭长宜看着他说道。
  “你看,我给你打个比方,孙犁先生说过:‘文人尤不宜聚而养之。养则闲,即无事干,无事干必自生事,作无谓之争,有名则争名,无名则争利’,这话说的是文人,当然主要说的是那帮国家供养的作协里的专职作家们。我认为对各个领域都适用,比如三源目前的干部队伍,你就是要干事,要让大家干事,所有的道理,都是在工作实际中自呈真伪。干就比不干强。”
  彭长宜感觉吴冠奇说的和部长说的有异曲同工之处。
  彭长宜感到他跟吴冠奇很是说得来,在轻松愉快的互相调侃中,就有许多思想的火花乍现,本想就这个问题再进一步探讨,可就是?这时,彭长宜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打开电话后,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你好,我是省高速公路交警大队清平段的交警,我们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车祸,其中一名叫胡力的人受伤,我们从他的通讯录里找到了你,如果你方便请到现场来一趟……”

  彭长宜大吃一惊,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一片空白,随之,他的脸色就僵硬成了白色,急切地问道:“请问,伤得严重吗?在清平的什么地方?”
  与此同时,他迈开大步就向车的方向急步走去,吴冠奇一见,赶紧小跑了几步,跑到了彭长宜的前头,打开自己的车,迅速上了车,同时为彭长宜打开了车门,彭长宜上了车后,这辆看上去笨重的车在吴冠奇的手下,灵巧地调转车头,急速向前窜去……
  山坡上,羿楠、老顾、副县长陈奎,还有水利局的老工程师们,已经将羊肉串和鸡翅什么的烤好,羿楠刚想叫他们过来吃,就见这两个人急匆匆地上了车,然后一溜烟地急驰而去。
  陈奎今天也是被彭长宜打电话叫来的,他正在弯腰从一个纸箱中往出拎啤酒,就听羿楠大声喊道:“你们干嘛去——”
  等陈奎直起腰,吴冠奇那辆黑色的车早已驶出那片荒地,奔向了公路,快速向县城的东南方向驶去,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外了。

  羿楠急了,说道:“肉串都烤好了,他们干嘛去了?”
  老顾低头翻着烧烤架上的肉串,说道:“这两个,都是属于那种心血来潮式的,说不定又想起什么事来了。”
  羿楠说:“不像,看他们跑得跟个兔子似的,像是遇到了急事。”
  这时,老顾把烤好的肉串放在一个托盘里,说道:“你们先吃吧。”
  陈奎把几听易拉罐啤酒放在一个旅行用的餐桌上,说道:“等等,我给县长打个电话。”说着,掏出电话就拨了过去,彭长宜的电话一直是忙音。
  羿楠一见,就跑到那个木桩子前,从风衣里掏出手机,就把电话打给了吴冠奇,吴冠奇很快就接通了,羿楠说道:“你们干嘛去了,羊肉串什么的都烤好了。”
  吴冠奇小声说道:“我和长宜出来有急事。”

  “什么事这么急?”
  羿楠已经听出旁边的彭长宜还在讲着电话,就压低嗓子说:“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羿楠压低了声音后,语气显得很亲切和温柔,吴冠奇心里一热,也小声说道:“宝贝,你们吃好后就自己回去,别管我们了,有时间我再打给你,挂了。”说完,就挂了电话,专注地开车。
  羿楠听了吴冠奇那一声“宝贝”后,竟翻开了白眼,心说,这个人,真是不经搭理,给他打个电话就自我感觉良好了,哼!
  到了高速路上,吴冠奇开着那辆剽悍的美国原装房车,恨不得把油门踩到底,一路鸣笛,全然不顾超速不超速,等快到清平境内的时候,那个彭长宜接到那个交警的电话,说伤员被送到了清平市医院,让他们直接去医院。
  吴冠奇一听,赶紧打开了右转向灯,同时急踩刹车,因为,清平出口就在眼前,他看了看后视镜,抽冷子强行并线,迅速驶出高速路,后面一片鸣笛声……
  彭长宜紧皱着眉头,想老胡离开亢州后,只和自己见过一面,那个清瘦干净的小老头,就像一只孤独的老牧羊犬,离开羊群和猎人后,独自默默地徘徊在崇山峻岭之间,好不容易找到了归宿,谋得一份自己喜爱的事业,好日子没过几天,竟又遭此劫难。
  不相信任何神灵的彭长宜想到这里,把紧握在手里的电话放在腿间,双手合一,紧贴在自己的胸前,低下头,闭上眼,他在为老胡祈祷,祈祷各路神灵保佑他,保佑这个可怜善良的人……
  吴冠奇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车祸中受伤的人是谁,他之所以快速反应去开车,只是听到了彭长宜和交警对话中的只言片语,又见彭长宜反应敏感,断定,这个人不是彭长宜的亲属就是他的好朋友,不然,彭长宜不会这么焦急。此时,他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彭长宜在为这个人祈祷。
  吴冠奇见彭长宜稍稍平静后问道:“长宜,是你什么人?”
  彭长宜抬起头,脸就扭到了窗外,他难过地说道:“是一位老朋友……”
  “哦,什么时候的老朋友?”
  “我刚到亢州北城区当副书记时候认识的,他是看大门的,一个很不错的老家伙,我值班的时候,经常陪他喝酒,没少欺负他,也没少跟他动心眼,套他的话,……”说到这,彭长宜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吴冠奇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彭长宜身为北城区的副书记,居然跟一个看大门的老头感情深厚,他更加对彭长宜肃然起敬。

  “交警怎么说?”
  “肯定很重……那个车前边报废了……”彭长宜抬手擦了一下眼泪。
  “哦,你就是说是他本人开着车?”
  这个问题彭长宜没有多想,看来应该是这样,也就是说老胡学会了开车。彭长宜相信,凭老胡对逝去的时光的珍惜,他学会什么都不会让人惊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