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我都信?我不来电话,你短时间内也搞不定。”
  吴冠奇盯着彭长宜问道:“为什么?你这么了解她?”
  彭长宜听出了吴冠奇话里的酸味儿,就说道:“我怎么听着你说这话牙都快倒了。”
  吴冠奇想起羿楠接彭长宜电话时的表情,说道:“长宜,我再问你一次,你一定要说实话,不然会害人。”
  “你还是别问了,我自己说吧,我再一次申明,我和羿楠没有任何关系,你以后要是再问这个问题,我就跟你急。你攻不下这个山头,就想七想八的,太不应该了。”
  吴冠奇无法为自己申辩,他也不能跟彭长宜说羿楠接他电话时的表情,那样好像在给彭长宜提醒,这种傻事他是不会干的,他咧嘴笑了,说道:“唉,别怪我,人们常说,女人恋爱智商等于零,男人也不例外。”
  彭长宜感觉他这个同学真的是对羿楠上心了,眼下,估计就是和他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的,于是他就说道:“难怪钱钟书老先生说,老头子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烧起来没得救。看阁下眼前这情景,恐怕早就是火上房喽——”

  吴冠奇乐了,说道:“少说风凉话,饱汉不知饿汉饥,敢情你老婆、孩子、官位什么都有了,我呢?”
  彭长宜拍了拍吴冠奇的腰,说道:“你的所有都在这儿呢?”
  吴冠奇说:“我用这里的所有,换你的所有,你干不干?”
  “废话?”彭长宜说:“作为一个千万富翁,一位企业界的成功人士,肯定不会像我们有许多的清规戒律,你身边肯定少不了女人。羿楠的确与众不同,但那你也不应该表现的跟个中学生一样,整天痴痴迷迷的,太差劲不说,还总是怀疑这怀疑那的,真是没劲透了!”
  吴冠奇笑了,说道:“咱俩重新联系上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过我的情况,我有过一次婚姻,但是很短暂,那是我刚下海经商的时候,后来,我的生意赔了,她就离开我了,跟我的合作伙伴跑了。打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恋爱过,真的,我的确不缺女人,但是我缺爱人,以前接触的女人,都是物质型的女人,能让我怦然心动想结婚的没有,但是这次看到羿楠后,我有了结婚的冲动,甚至,有了对性的敬仰和崇拜。”

  彭长宜今天知道和吴冠奇是注定谈不了废水库重新利用的事了,他就说:“你最近总是整一些莫名其妙的词汇,什么神秘的愤怒,现在又来一个对性的敬仰和崇拜,我看我现在开始要崇拜你了。”
  “呵呵,我自己也说不明白,布莱克鹏对性的解释是,一种充满激情的对性行为的向往以及随之所产生的快乐感受,如果追求羿楠能够加深并且能够得到这个种快乐,我为什么不去做呢?”
  彭长宜对他的论断嗤之以鼻,说道:“哼,我看这种快乐你从无数人身上获得过无数次了。”
  “哈哈,彭长宜,我算看中了,有你我就是好不着。”
  “好了,别想着你的羿楠小姐了,我可是没心情跟着你发晕,我还有五十多万父老乡亲没脱贫呢。今天把你叫来,有事商量。”
  吴冠奇看了彭长宜一眼,然后晃动了一下身子,活动了一下双臂,这才恢复了常态,说道:“彭县长,我差不多已经猜出了你的心思了。说吧,你准备给我什么优惠政策,我首先告诉你,如果你不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有利可图,不给我一系列的优惠政策,这个项目我不会做的。”
  彭长宜很奇怪,刚才的吴冠奇还是一副情痴的样子,顷刻间就变回了商人的本色,他笑呵呵地说道:“跟聪明人对话就是不费劲。这样吧,尽管你猜出了我的心思,但是我还是把我的想法跟你说说吧。”
  “算了,别陈述了,我都看了报纸了,不就是董兴市长带你们几个山区的县长,出去考察了两天,回来后也要搞农业观光旅游的农庄经济的模式吗?”
  彭长宜专注地看着吴冠奇,一时没有说话。
  吴冠奇戴上了墨镜,看着眼前的景色,不动声色地说道:“不要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好了,我一下车就知道你叫我干嘛了,也知道你不让剧组拆那个凉棚的用意了,其实,我不是神仙,我也是看了报纸的报道、看了眼前的景色后才悟透你的用意的,你这个家伙,从来都是事先给我摆好套,等着我钻进去,放心,我这次保证配合你,不用你鞭策,主动钻,这态度可以吧?”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智商不低呀?”
  “呵呵,也看是谁。”

  彭长宜说道:“这样吧,你好好琢磨一下,拿出个粗一点的方案,你要什么政策我给什么政策,只要把这块开发利用出来就行。”
  “那好,你把这个地方以及周边地区给我规划出一个开发区,这个区域内有我自主经营,我保证在三年后给你交一份完整的生态旅游度假村。”
  “不行,要往农庄经济上靠,要山顶上造林,山腰种果,山间养禽,山洼养鱼,要建成这种立体循环生态模式,要综合开发。”
  彭长宜说的农庄经济,是农村经济中出现的新生事物,也是农业经营体制的重大创新。它让资金、管理和技术等现代生产要素以资本的形式进入农村,从而为“资本下乡”开辟了绿色通道,它的兴起无疑是对传统低效农业向现代高效农业转变的一个有效途径。这也是上周彭长宜跟市长董兴去外省考察回来后总结出来的先进经验。
  哪知吴冠奇听了后笑了,他说:“思想别那么狭隘,市长带你们考察农庄经济,你回来也搞这样的模式,前脚他调到外地去了,后脚又上来一个市长,又有新的叫法了,你改不改?”
  彭长宜扭头看着吴冠奇,见吴冠奇也正在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就问道:“怎么,你听到了什么内部消息了?”
  吴冠奇说:“我什么内部消息都没听到,这是思维定式使然。”

  彭长宜故意往他跟前凑了凑,说道:“跟我还不说真话?”
  吴冠奇说:“不是说不说真话的事,而是人事问题向来都是你们内部最为敏感的问题,今天我听到的是这个版本,说不定过一段就变了。”
  彭长宜说:“是不是他有信儿要走?”
  吴冠奇说:“嗯,我也只仅仅是听到了这样的说法而已。”

  “有可能谁接?空降吗?”
  “应该没有空降这种可能,我听说彭长宜接。”
  “去你的。”彭长宜愠怒地笑了。
  吴冠奇说:“那你问我是谁接市长?如果是我说了算,我肯定让你接任。”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冠奇,我知道,你们这些企业家们都是神通广大,有的时候消息比我们还灵通,你有没有听说过三源这些案子的情况?”
  “听说与没听说和你有什么相干,你只管干好你的事就行啊,对了,你是不是关心那个男科女医生啊?”
  “呵呵,我没那么无聊。一个多月了,没有一个案子有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