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一听,知道彭长宜如果找羿楠肯定是公事,就极不情愿地说了一句:“那好吧。但是,彭长宜,我恨死你了!”说着,就把电话递给了羿楠。
  吴冠奇拿着电话的手已经伸了出去,准备让羿楠接电话,就在这时,就听彭长宜在里面说道:“哈哈哈,你恨我没用,不说你没本事,本来就攻不下的山头,还想硬攻……”
  吴冠奇一听,心说,妈呀,露馅了!他想把手缩回来,但是羿楠已经从他的手里接过了电话,吴冠奇再往回要,羿楠就不给他了,羿楠把电话贴在耳朵上,就听彭长宜还在里面说道:“你说你不是自己找罪受吗?你以为我们三源的女人都是那么被容易攻下来的呀,不卖把力气你是痴心妄想,哈哈……”
  吴冠奇一听,心说,糟了,糟了,如果羿楠要是知道他提前跟彭长宜密谋过,肯定自己更没戏了,彭长宜啊彭长宜,你这个混蛋,早不来电话晚不来电话,偏偏这个时候打电话,还偏偏要找羿楠听电话。
  果然,羿楠听了彭长宜的话后,狠狠地瞪了吴冠奇一眼,冷冷地说道:“彭县长,我就是羿楠,您有什么事?”
  “啊?羿……羿楠?是你啊?”听得出,彭长宜自己也尴尬极了。
  羿楠又看了吴冠奇一眼,吴冠奇赶紧掉开目光,看着窗外,不敢正视羿楠的眼睛。
  羿楠说道:“是我,您找我有事吗?”

  彭长宜的尴尬很快就过去了,他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和吴总赶快过来,我跟高工,也就是你姑父在一起,咱们中午饭就在水库边上吃烧烤了,陈县长一会就带吃的过来,老顾烤羊肉串的手艺可好了。”
  “烧烤,太好了!”羿楠一听,欣喜地说道,刚才的不快也被烧烤的消息淹没了,她说道:“用我做什么?或者带点什么?”
  “不用,你们俩想着把嘴带来就行了。”
  羿楠一听,噗嗤就乐了,说道:“好的。我马上就去。”说完,也没问吴冠奇还跟不跟彭长宜说话,就把电话扣上了。
  吴冠奇一听羿楠答应了彭长宜什么,没有提他,就盯着羿楠看了半天,羿楠没理他,低着头往包里收拾本和录音笔。
  吴冠奇说道:“他叫咱们去吃烧烤?”
  “嗯。”羿楠应了一声。
  “现在?”

  “你去吗?”
  “那好,我也去。”
  吴冠奇发现,羿楠挂了彭长宜的电话后,脸上有了几分笑意,这是一种由衷的笑,是一种不同于任何笑的笑,他不由地有了一种隐隐的担心和嫉妒。
  吴冠奇先羿楠一步来到吧台结账,他这才知道,羿楠的那一份她已经提前结了。他摇摇头,无奈地笑了,果真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
  出了咖啡屋,吴冠奇见羿楠走向自己的自行车,就说道:“羿楠,我没有开车,你等等,我去开车?”
  羿楠说道:“不用了吴总,我自己骑车。”
  吴冠奇实在不想失去这次跟羿楠的接触机会,他说道:“要不,我跟你一起骑车吧。”
  羿楠笑了,说道:“那怎么骑呀?”
  吴冠奇说道:“这样,我骑车,你坐后面。”

  羿楠感到他的建议很滑稽,就摇摇头,推起车走了。
  吴冠奇急了,说道:“对了,咱们还什么见面?”
  “见面?”羿楠回过头,皱着眉说道。
  吴冠奇赶紧说:“我的意思是你还没有采访完我。”
  羿楠说:“等你从省城回来再说吧。”
  吴冠奇这时才知道什么叫哑巴吃黄连的滋味了。
  等他开着自己的豪车,赶到城西那个废弃的水库时,羿楠早就到了,估计羿楠也是不想让吴冠奇追上自己,拼命地蹬车吧。
  吴冠奇知道这个地方,但是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打量过这个水库和这里的周围环境,这里三面环山,重峦叠嶂,景色非常好,吴冠奇突然一阵激动,他似乎明白了彭长宜为什么要叫他过来了。
  “嗨——吴先生,我们在这里——”

  老远,吴冠奇就听到彭长宜在喊他,他就摘下了墨镜,这时就看见在西面的半山腰上,有一个很大的凉棚,凉棚下,已经有阵阵的青烟冒出,羿楠正在挽着袖子,和几个人在忙碌,彭长宜正站在凉棚外双手拢在嘴边呼喊他。
  吴冠奇没有立刻过去,他而是敞开了夹克衫,双手叉腰,站在湖边,不停地做着深呼吸,深深地呼吸着这山野间的清新的空气,湿润的空气里,还带着那么一点丝丝的甜意。
  彭长宜见他没有过来,就走下了山坡,冲着他大声喊道:“我说,吴总啊,想开点,如果你真想怎么样的话,那也要把身后的事处理好,把存折留下。”
  吴冠奇没有理会彭长宜的不正经,他还陶醉在刚才那一瞬间的灵感中不能自己。
  彭长宜走了过来,冲着他的肩头就捶了一下,说道:“兄弟,对不起,我搅了你的好事了。”
  吴冠奇摆了一下手,说道:“别打扰我,让我想想。”

  彭长宜一见吴冠奇似乎陷入了沉思中,就说道:“呵呵,是不是动心了?”
  吴冠奇扭过头,看着彭长宜,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当然了,不然干嘛把你叫到这里来。”
  吴冠奇转过身,对着彭长宜,说道:“你说的水库工程就是它吗?”
  彭长宜说:“是它倒是它,但是现在显然不行了,我刚刚咨询了羿楠的姑父,也是水利局的老工程师,当年,这个水库之所以半途而废,是因为地质结构的原因,所以省里就把水库修到了别的地方去了。我叫你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怎么把这水面利用起来。”
  吴冠奇说:“现在这里面在干什么?”

  “有的养鸭,前几年听说有人在里面网箱养鱼,但是也没有形成气候。”
  “这个水库归哪儿管理?”
  “暂时归水利局。”
  “和周边百姓有关系吗?”
  彭长宜感到吴冠奇似乎心里有了想法,就说:“水库和周边百姓没有关系,四周的山和百姓也没有关系,当年修水库,这里就被征用归县里了。”
  “那个凉棚是谁的?”吴冠奇指着西边半山腰的凉棚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那个凉棚是黄土岭战役剧组搭建的,戏拍完后他们要拆了,我没让拆,就留了下来。”
  吴冠奇的眼睛就盯着那个凉棚看,彭长宜说道:“有什么想法吗?”
  吴冠奇说:“没有。”
  “哈哈,不可能,你跟别人撒谎可以会信,跟我你隐瞒不了。”
  吴冠奇笑而不答,眼睛依然盯着那个放向看。
  彭长宜回过头,就看见羿楠正在脱去那件风衣,挂在凉棚的柱子上,她的双手抬起,拢了一下披肩的长发,长发就像瀑布一下子从她的手中泻出。彭长宜转回身,看向了吴冠奇,说道:“嗨,嗨,嗨,干嘛呢,眼睛都直了,好像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吴冠奇笑了,但是目光依然盯着那个方向。
  彭长宜决定刺激一下他,说道:“进展如何?”
  果然,吴冠奇收回目光,说道:“如果你不来电话,就搞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