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7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说道:“你还是听听,如果不是和李翠莲案子有关的事情他们不会给你打电话……”

  徐晓帆点点头,接通了手机,只听宋平说道:“徐队,向你报告一件事,李翠莲的儿子在豪客来宾馆被人打了……据他说有几个男人潜入他的客房想杀他……”
  徐晓帆一听,忍不住暗自吃惊,瞥了一眼卢源,问道:“伤的严重吗?”
  宋平说道:“在床上躺着呢……好像挺严重,最重要的是,他说这件事和陆家镇的陆建华有关,我刚才已经让人传讯他了……”
  徐晓帆犹豫道:“你先按照一般刑事案件的程序处理,给陆鸣做一份完整的笔录,马上传到我的办公室……你让他听电话……”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陆鸣口齿不清的哼哼声,徐晓帆问道:“陆鸣,你在搞什么鬼,你家不是在陆家镇吗?怎么跑去豪客来宾馆开房间?”
  只听陆鸣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只是想来这里祭奠一下我母亲的亡灵……”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提醒你,你可是已经和我们签过协议并且也拿了钱的,如果你还纠缠着你母亲的案子不放的话,就是违反协议,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陆鸣气愤道:“怎么?难道你也怀疑我是自己打自己?”
  徐晓帆说道:“不能排除你试图炒作这件事的可能性,我已经让派出所调查,如果发现你暗中捣鬼的话,连今天白天派出所闹事的事情也算在你头上……”
  陆鸣冤枉道:“随你怎么想,反正有人想杀我,你的意思是我今天让人白打了?”
  徐晓帆说道:“我不是说已经让派出所调查了吗?”
  陆鸣哼了一声道:“还用得着调查吗?就是陆建华在幕后指使……”说着,压低声音继续道:“我告诉你,你的信我已经替你发出去了……”

  徐晓帆一愣,随即明白了陆鸣的意思,吃惊道:“你的意思是那些人找你为了银行账号?”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那还能为什么,你不是说有人保护我吗?怎么连鬼影子都没有看见一个……”
  徐晓帆咬着嘴唇沉思了一下,说道:“你伤的重不重,要不要去医院……”
  陆鸣哼了一声道:“医院倒不用去,我的脸被打破相了,你要负责,另外,我刚买的一部好几千的手机也被他们抢走了,你要负责赔偿……我这几天要在家里养伤,你必须派人保护我……”
  徐晓帆皱皱眉头,说道:“我让派出所的人送你回家,明天我派周警官过去详细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另外,这些事不要告诉派出所的人……”
  挂断电话之后,徐晓帆有点兴奋地冲卢源说道:“卢局长,好像鱼咬钩了……”
  卢源惊讶道:“这么快?”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不过,这小子怀疑是陆建华……”
  卢源皱皱眉头,点上一支烟,沉思了一下,缓缓摇摇头,说道:“这陆建华难道这么胆大包天,竟然在自己的宾馆里刑讯逼供?”
  徐晓帆说道:“陆建华是陆家镇的一霸,自然胆大包天,联系到李翠莲的突然死亡,他的疑点越来越多,派出所的人今晚已经传讯了他,先看看他怎么为自己开脱吧,不过,他肯定不会留下犯罪证据……”

  卢源慎重地说道:“这么一来,这件事似乎又和周玉露联系起来了……”
  徐晓帆说道:“我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我更愿意相信她和陆鸣之间有私情……再说,她是她,她母亲是她母亲,起码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她向陆建华通风报信……”
  卢源说道:“私情?根本说不通?陆鸣不过是一个小混混,周玉露是个有家室的人,年龄也相差好几岁,甚至陆鸣还是她的调查对象,两个人之间怎么可能发生私情?”
  徐晓帆说道:“不过,玉露曾经向我暗示过,陆鸣这小子看着她总是色迷迷的,也许是陆鸣首先……”

  “首先勾引她?”卢源打断徐晓帆说道:“如果一个丨警丨察这么容易就被自己的调查对象勾引,不管她有没有犯罪行为,起码不适合再当丨警丨察了……
  虽然我们不能随便怀疑自己的同志,但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周玉露存在泄密的重大嫌疑……”
  徐晓帆谨慎地说道:“可你毕竟没有证据啊……”
  卢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型录音机,说道:“你再听听陆鸣那天晚上给她打电话的监控录音……”
  说着,按下了播放键,不一会儿就传来陆鸣和周玉露的对话。
  周玉露和陆鸣的这段通话徐晓帆已经听过很多遍了,总觉得周玉露表现的没有一点经验,但并不代表她有什么企图,现在见卢源让她重新听这段录音,显然是发现了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听完录音之后,徐晓帆说道:“卢局,玉露毕竟是个内勤,从来没有应付过这种情况,所以在和陆鸣的交谈中显得有点慌张……甚至不知所措……”
  卢源摆摆手说道:“我们且不说陆鸣为什么单单选中周玉露自首,这段录音中起码有三个疑点……第一,周玉露突然接到陆鸣想自首的电话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卢源说着,在录音机上调整了一下,只听里面传出周玉露的声音。“那你……这件事告诉过别人吗?”
  卢源按了暂停键,说道:“她首先关心的是陆鸣手里的那些数字组合有没有泄露出去……”
  徐晓帆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很正常啊,如果是我的话也会这么问?”
  卢源点点头说道:“没错,这是一个丨警丨察的正常反应,但你能说周玉露没有一点经验吗?她的本能反应马上就抓住了事物的本质……
  这种反应要么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丨警丨察,要么就是对这件事情非常敏感,并且时时刻刻记挂在心上,而据我了解,周玉露并不是这么一个人……”

  徐晓帆笑道:“卢局,你又用上了心理分析,可惜做了不证据……”
  卢源继续说道:“如果这一点没有引起你的怀疑的话,那么,第二点就更耐人寻味了,周玉露在和陆鸣这段时间不长的通话中,总有一种急迫的心情,她急切地想让陆鸣直接在电话里就告诉她那些银行账号,起码催问了三次……”
  徐晓帆让自己站在周玉露的立场上反驳道:“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些账号太重要了,在没有吃准陆鸣的目的之前,先验验货也是应该的吧……”
  卢源说道:“就如你所说,这些账号在周玉露眼里非常重要……其实,我也相信这一点,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或者向局领导汇报呢……
  当我那天提出这种质疑的时候,她竟然说因为猜测肖长乐已经向局里汇报了,这个理由未免太牵强了,根本不能令人信服,再联系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难道还不能引起我们对她的怀疑吗……”
  徐晓帆不出声了,她不得不承认这些疑点虽然还不足以构成周玉露的犯罪证据,但已经足以对她实施隔离审查了。
  “最后一个疑点……”卢源说着又按了一下录音机的开关,只听周玉露的声音说道:“那你必须向我保证,在见到我们局长之前,你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这些消息……我说的是任何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