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7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没好气地指着自己的脸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这脸是自己打成这样的?”

  三小姐哼了一声道:“难说,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我看你是成心想把我们宾馆的名声搞臭……我告诉你,你妈的死跟我们宾馆没有一点关系,跟我爸也没有一点关系,别想诬赖人……”
  陆鸣虽然猜测三小姐是陆老闷的女儿,可还是有点不确定,听她这么一说,肯定是没错了,听她话里的意思,好像已经有人把母亲的死和陆老闷联系起来了。
  并且连他女儿都知道,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说了,怪不得今天吃午饭的时候听那个人说公丨安丨局已经传讯过陆老闷了,只是不清楚怎么又放出来,肯定是没有证据。
  妈的,陆老闷杀人怎么会告诉自己的女儿呢,这妞当然不会知道陆老闷暗中干的那些龌龊事,恐怕还以为自己父亲是个天下第一大好人呢。

  由于三小姐直接报的是杀人案,所以陆家镇派出所所长带着四位民警火速赶到了豪客来宾馆,三分局刑警队的人也已经在路上了。
  听到警笛声已经到了宾馆门口,陆鸣也顾不上向三小姐询问母亲详细的死因了,急忙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做出一副被打个半死的模样。
  宋平让两名民警守在宾馆门口,自己带着另外两个急匆匆来到楼上的客房,只见保安和三小姐站在门口,于是冲三小姐问道:“媛媛,尸体在哪儿?”
  三小姐一愣,说道:“哪来的尸体?”

  宋平惊讶道:“你们宾馆不是打110说这里出了命案吗?”
  三小姐好像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一着急报案的时候没说清楚,引起了丨警丨察的误会,于是伸手指指房间里面说道:“你问他……他自己跑到楼下要我们报案,说是杀人了……”
  宋平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看见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张脸高高肿起,嘴角上还贴着一块胶布,顿时一头雾水,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陆鸣勉强抬起头看了宋平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警……警官……有人要杀……杀我……”
  宋平惊疑不定,将客房扫视了一眼,问道:“什么人要杀你?人呢?”
  “跑……跑了……”陆鸣说道。

  “跑了?是什么人要杀你知道吗?”宋平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他们……我刚回宾馆,他们就已经埋伏在我的房间了……他们绑住我的手脚……蒙上的我的眼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我猜他们是陆家镇的人?”
  宋平走到跟前转动着陆鸣脑袋仔细查看了一下他脸,问道:“他们?”
  陆鸣哼哼道:“最少两个人……也有可能是三个人……今天宾馆正好停电,我一进门就被他们按在了床上,什么都没有看清楚……”
  “那你怎么知道是陆家镇的人?”宋平问道。
  陆鸣说道:“因为……他们知道……我家住在毛竹园……要是外面来的人,怎么会知道毛竹园这个小地方呢……”
  “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吗?”宋平问道。

  陆鸣没出声,而是朝宋平招招手
  宋平只好走过去把耳朵凑到陆鸣的耳边,只听他小声道:“我的身份不能泄露……你赶紧去抓陆建华……这件事肯定和他有关……”
  宋平吃惊地盯着陆鸣注视了一阵,说道:“你什么身份?你说陆建华和这件事有关,你有什么证据……”
  宋平的话声音大了一点,话音刚落,只见三小姐直接闯进了房间,指着陆鸣娇叱道:“好啊,果然是来陷害我爸的……”
  说着,冲宋平说道:“宋所长,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就是那个死在这里的女人的儿子……他这是来报仇的,故意在外面散布谣言,就是想整垮我们宾馆的生意……
  刚才打他的人肯定是他的同伙,这明显就是苦肉计……哼,还不是想从我爸这里敲诈点钱?”
  陆鸣又冲宋平招招说道:“你认识徐晓帆吗?”
  宋平听了三小姐的话,顿时就警惕起来,冲站在门口的丨警丨察说道:“让无关人员都出去,谁也不许进来……”

  等到房门关上以后,宋平盯着陆鸣问道:“你是李翠莲的儿子?”
  陆鸣慢慢坐起身来,点点头说道:“不错。”
  宋平本能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惊异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鸣点点说道:“我妈就是在这里被害死的,所以,我想来这里住一晚,给她烧点纸钱,超度她的亡灵。”
  宋平盯着陆鸣注视了一阵,问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你?”
  陆鸣说道:“还用说吗?这些人肯定和我母亲的死有关……我问你。陆建华是不是有个外号叫老闷?”

  宋平点点头没出声。
  陆鸣继续说道:“我亲耳听见他们中的一个人在卫生间打电话的时候叫过这个名字……那个人说我拿了陆老闷哥哥的钱,逼着我交出来……我说根本没有这回事,他们就开始把我往死里打……”
  宋平疑惑道:“你不是说他们要杀你吗?怎么又放过你了?”
  陆鸣一副焦急的样子,说道:“这难道还不清楚吗?他们以为我手里掌握着陆建华哥哥的钱……
  如果我今天交出钱的话,他们肯定不会留下我……好在我压根就不知道什么钱的事情,所以,尽管他们折磨的我要死,可打死我也说不出来啊。
  所以,有个男人好像去卫生间打电话请示,我听见他叫对方老闷,打完电话以后,刚好突然来电了,他们就跑掉了……”
  “陆建华哥哥的钱?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宋平一脸不解地问道。
  陆鸣一听,顿时一阵失望,搞了半天,这个派出所的丨警丨察压根还不知道自己的鼎鼎大名,也许他听说过财神的赃款,可并不知道自己和财神的关系,这么看来,自己倒是有点一厢情愿了。
  “这事很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应该马上去抓陆老闷……今天这事肯定是他在幕后指使……我甚至怀疑,我妈的死也跟他有关……”陆鸣说道。
  宋平犹豫了一下说道:“陆建华可不是一般的人,你说抓就抓?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陆鸣生气地指指自己的脸,说道:“难道你也怀疑我把自己打成这个样子?我现在向你们报案了,你也该有所行动吧……难道你们见到有钱人就不敢抓?”
  说完,从床上爬起来说道:“既然你们不管就算了,我现在就直接去市局找徐晓帆报案……她要是也不敢做主的话,这个线人我也不当了……”
  宋平一听,急忙问道:“你是徐队的线人?”
  陆鸣装作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一拍脑门说道:“哎呀,我可没说啊……都是你自己说的……”说完,哎吆一声倒在床上,嘴里直哼哼。

  宋平犹豫了好一阵,然后走到门口冲那个丨警丨察说道:“你马上带人去陆建华家里,把他带到派出所问话……”
  说完,站在那里想了一下,最后还是给徐晓帆拨了一个电话。
  此刻,徐晓帆正在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卢源的办公室汇报工作,见是陆家镇派出所宋平的电话,对卢源疑惑地说道:“陆家镇派出所的电话,这么晚了难道还有人闹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