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6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女人眼睛都没有离开DVD机,懒洋洋地说道:“电话上面有,自己看……”
  陆鸣走过去一看,果然发现电话机上贴着一块小胶布,上面写着电话号码,顿时心中一动,问道:“大妈,四天前的深夜十二点左右,有个女人在这里打过一个电话,你还有印象吗?”

  老女人这才瞥了陆鸣一眼,说道:“你以为我老婆子是计算机吗?别说四前天,就是四分钟前发生的事情,我也记不住……”
  陆鸣讨了个没趣,不过,他已经没必要问了,四天前的深夜,肯定是朱雅仙受陆老闷的指使,用这部公用电话给自己通风报信,说不定那天晚上她就在宾馆。
  随后,陆老闷又指使某个手下悄悄从窗户翻进了母亲的房间,然后在她的腿上用毒针扎了一下。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可公丨安丨局那帮蠢货至今都没有一点进展,明显就是在装样子,压根就没有想破这个案子。
  陆鸣愤愤不平地回到宾馆,发现还没有来电,大堂黑乎乎一片,只有前台有微弱的光线,一个女服务员坐在那里正打着电话。
  大门旁边摆着一张小床,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坐在上面,应该就是值夜班的保安,看见陆鸣进来,还用手电筒在他的脸上晃了几下,好像是在验明客人的身份似的。
  妈的,真不知道这种没有应急照明设备的宾馆是怎么通过相关部门验收的,居然还有国际性会议在这里召开,说出去谁信呢。

  不用说,那块召开什么狗屁国际性会议的牌子其实就是个掩人耳目的骗人道具,也许,母亲死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以后,这家宾馆已经没人敢来住了,何况,根据先前那个女服务员的说法,母亲的亡灵还时不时出来吓人呢。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陆鸣的脑子。妈的,今晚这栋黑洞洞的宾馆里该不会只有自己一个客人吧。
  这么一想,忍不住一阵恐惧,好在这个时候正好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一边抱怨一边上楼去了。
  陆鸣这才一路小跑上了二楼,靠着手机的光亮找到了自己的房间,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屋子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他把买来祭奠母亲亡灵的蜡烛纸钱丢在门边,用手机的微光照了一下,这一照就照出了一个人影。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身后的卫生间里面冲出一个人,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猛地把他推到了床边,脸朝下把他死死压在了床上。
  不好,有埋伏……
  虽然陆鸣潜意识中不止一次预感到早晚会发生这种事,可还是大惊失色,吓得差点叫出声来,一颗心几乎缩成了一团,因为,他不敢肯定这些人会不会跳过财神的赃款直接要了他的命。
  陆鸣几乎没有挣扎,他知道自己挣扎也没用,人家既然在这里守株待兔,自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激烈的反抗说不定反而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何况,虽然他看不见,可已经猜到房间里并不是只有袭击自己的那个人,算上他手机微光中的那个黑影起码有两个人,并且,他还听见身后还有脚步声。
  妈的,他们早就盯上自己了,肯定是朱雅仙向陆老闷通风报信,周玉露的老娘可装的真像,竟然还跟自己套近乎,实际上自己在前台刚登记,她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徐晓帆这婆娘不是口口声声说是有人保护自己吗?人呢?怎么不见踪影?哼,相信这婆娘的话真是倒八辈子邪霉了。
  陆鸣听任身后的人用绳子捆住了双手,又有人用一块布蒙上了他的眼睛,他甚至都没有去多想这些人究竟来自哪里,他们想干什么,因为答案都是现成的,这些人肯定是陆老闷派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财神的赃款。
  所以,当他的身子被人扔在了床上以后,嘴里一边急促地喘息着,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出的竟是徐晓帆让他记住的那几个银行账户。

  陆鸣感觉到有人在翻他衣服裤子的口袋,马上就想起今天上午葬礼上收来的三千多块礼金以及早晨在柜员机上刚取出来的一千块钱,顿时就后悔的要死。
  怎么就没想到把这些钱存进银行呢,这下可陪了血本了,也不知道徐晓帆是否会认账,这好歹也是给她当线人造成的损失啊。
  “陆鸣,知道我们找你干什么吗?”一阵忙乱之后,一个男人终于开口问道。
  妈的,这不是丨警丨察的问话方式吗?怎么黑社会的人也学会了。
  “不知道……你们……你想干什么?”陆鸣装作战战兢兢地说道,实际上他也确实吓得不轻。

  男人哼了一声,只听吧嗒一声,好像是点上了一支烟,只听男人说道:“你就别装糊涂了,你要是不想吃苦头的话,就老老实实把陆建民的赃款交出来……
  那些钱不是你的,就别异想天开了,如果你是个痛快人,我们不但不会找你麻烦,而且还给你十万块钱做为奖励……”
  陆鸣倒没想到来人居然直奔主题,开口就是钱,于是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男人说道:“这你就别管了,我们和陆建民认识,这些钱原本就是我们的,怎么样?你是现在说呢,还是要尝点苦头再说?”
  妈的,看来是想严刑逼供啊。
  徐晓帆这婆娘应该早就猜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怪不得一再叮嘱自己不能轻易交出那些银行账号呢,分明是让自己吃点苦头以后再乖乖就范,否则人家还没动手就交出去的话,有可能会引起怀疑。
  不过,受点皮肉之苦也就罢了,反正在看守所的时候已经练的皮糙肉厚了,只要别动刀子就行。

  可问题是,自己在交出银行账号之后,他们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灭了自己,这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事情,如果为几个伪账号丢了性命可就太不划算了。
  好在他们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显然是担心自己记住他们的脸,从这一点来看,好像并没有要自己小命的意思。
  “大哥,丨警丨察现在都不跟踪我了,怎么你们还相信社会上的那些传说啊,什么陆建明的赃款,我确实不知道啊……
  我只是给财神……啊,就是陆建民……献过血,他在号子里帮我订过干部饭,真的没有再跟我说过什么……”
  陆鸣话音未落脸上就被狠狠打了一拳,打得他倒在了床上,感觉热乎乎的鼻血流了出来,还没等他爬起身来,肚子上又挨了一拳。

  这一拳杀伤力比较大,痛得他惨叫一声,身子卷缩成了一团,可马上就有人揪着他的头发提了起来。
  只听耳边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道:“尼玛,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丨警丨察为什么不跟踪你了,因为他们已经拿到了你的账号。
  实话告诉你,这些账号我们也有,但是没有破解的密码,现在这个密码就着落在你身上了……”
  陆鸣一听,越发肯定这几个人肯定是陆老闷的马仔,他们的账号当然是周玉露那婆娘提供的,没想到陆老闷竟然吃定自己知道账号的密码,看来,今天如果不说出密码,即便不被打死,起码也要掉层皮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