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6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头叹口气道:“我在解放前是陆家镇的一名私塾教师,后来又是陆家镇第一所小学的老师,再后来就靠边站了,说起来,我只比陆家大老爷小了十岁……当年陆家几个小子还穿开裆裤呢……”
  陆鸣疑惑道:“那老伯今年高寿啊。”
  老头没回答,只是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八字,又伸出一个巴掌和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在陆鸣面前比划了一下。

  陆鸣吃惊道:“您今年八十七岁了?”
  老头点点头,说道:“是啊,快到头了……”说完,自己拿起酒壶又斟了一杯。
  陆鸣半天合不拢嘴,忍不住对老头肃然起敬,问道:“那你的家人呢?怎么连喝点小酒都没钱?”
  老头一听,长长叹了一口气,端起杯子啜饮了一口。
  陆鸣见老头不愿意说,也没有再问下去,只听老头说道:“过去,陆建民这小子没出事的时候,回来总还接济我一点,等他出事之后,剩下的几个猴崽子早就把我忘掉了……”
  陆鸣心中一动,说道:“你和他们很熟吗?”

  老头好像有点醉意了,摇晃着脑袋说道:“他们家那点事,我是如数家珍……我告诉你,大老爷陆秉承生三子,分别是陆建岳、陆建伟、陆建华。二老爷陆秉钧生一子一女,分别是陆建民,陆建南……其中陆建南早逝,没有留下子女……
  家族中几个儿子里面,陆建岳排行老大,陆建民老二,陆建伟老三,陆建华老四,而陆建岳生一子一女,分别是陆涛陆琪,陆建民生一子陆明,陆建伟生一女陆丽,陆建华生一子一女陆邦陆媛。
  奇怪的是,到了陆家第三代却人口凋零,截至目前,除陆涛生一子,陆明生一女之外,其他子孙竟无所出,哎,看来,陆大将军的香火有失传的危险啊……”
  陆鸣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听人说书,心中诧异万分,忍不住问道:“老伯,你怎么对陆家这点事这么清楚?”
  老头叹道:“要不了多久,我就要到地下见两位大老爷了,总要给他们说点什么吧,毕竟,他家的家谱是我传下来的,总不能在我的手里就断了吧。”
  陆鸣觉得这老头执着的有点可笑,连饭都吃不上了还操人家的这份闲心,也不知道陆家两位大老爷对他有什么大恩大德。
  不幸的是,即便他有知恩图报之心,却也无法面面俱到,起码陆建民还有一个私生女没有算进去呢。
  另外,周玉露那天晚上说的吞吞吐吐的,身世也颇为可疑,谁知道她是不是陆老闷的私生女,就算她不是,她的儿子谁知道是不是陆家哪位公子哥的私生子呢,反正,她给人的感觉似乎和陆家有着不解之缘。
  这样想着,陆鸣顿时对陆建民家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叫来餐馆老板又要了半斤烧酒,一边恭恭敬敬地替老头斟满,一边说道:

  “我虽然也算是陆家镇的人,可中学毕业之后就离开了,对这些事情了解还真不多,你说说,陆家的这些儿子们眼下都是做什么的?”
  老头一方面酒兴正浓,另一方面似乎也很高兴有人听他说话,于是就拉开了话匣子。
  “先说老大陆建岳,属老虎的,今年应该六十五岁了,早年当兵,退伍以后带着兄弟陆建伟陆建华在陆家镇做点小生意……
  干过的行当就多了,开过餐厅,卖过建材,赚到钱以后又开宾馆,搞汽车维修,汽车运输,算是陆家镇最早发起来的人……

  后来赚的钱越来越多,小小的陆家镇自然容不下他了,于是他就把陆家镇这点祖业交给了老四陆建华打理,自己带着老三陆建伟去了市里面发展,听说生意做得很大。
  镇子里的人都说,W市里面一半的高楼大厦都是他盖的,一半的小汽车都是他卖的,赚的钱用卡车也拉不完……”
  陆鸣笑道:“老伯,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陆家在市里面有什么知名的企业啊,现在市里面最有名的房地产企业是大洋集团公司,和陆家也没有关系啊……”
  老头摆摆手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那是因为陆老大四年前变卖了全部资产去了美国,只留下少数资产让他的残废儿子经营。”
  陆鸣惊讶道:“他的儿子是残废?是天生的吗?”

  老头点点头,叹口气说道:“怎么是天生的呢?陆涛这小子十几岁的时候经常在陆家镇玩耍,不缺胳膊不少腿……
  哎,还不是钱惹的祸?二十岁上下失去了一条腿,听说还和老二陆建民的儿子陆明有点关系,兄弟两个为了此时就差反目成仇了……”
  陆鸣问道:“你的意思是……陆涛的残疾和陆明有关?”
  老头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镇子上的人私下都这么说,具体是怎么回事,只有他们四兄弟自己清楚……不过,陆家的这些后代子孙都有个通病,个个命犯桃花,在女人的肚皮上吃了不少亏……
  前一阵听说陆建岳已经从国外回来了,不过,一直没有在陆家镇露面,实际上,自从他和老三搬到城里面之后,很少再回来……”
  陆鸣心想,老头这一点倒是没有说错,起码陆建民有私生女,陆建华和周玉露的老娘胡搞,至于陆建岳、陆建伟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当然,这也不能说是陆家兄弟的通病,而是有钱人的通病。
  “那陆建明你了解吗?听说前两年出事了……”陆鸣见老头两只眼睛好像慢慢耷拉下来,有点萎靡的样子,于是就故意逗着他说话。
  老头两只手胡乱摇晃了几下,有点口齿不清地说道:“这事,这事……太复杂,透着邪乎……不说也罢……也罢……”说完,一个脑袋慢慢垂到了胸前,就像是睡着了。
  “老伯,老伯……”陆鸣叫了两声,老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自疑惑,老板走过来笑道:“你别管,他就这样,等一会儿自己会醒过来……”
  陆鸣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老板摇摇头说道:“大家都叫他陆伯,没人知道他的大名叫什么?”
  陆鸣觉得自己也已经喝的“微醺”了,于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结了账,然后就慢慢溜达着往回走。
  走到一半,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噪杂声,回头一看,只见自己刚刚吃饭的那家餐馆门前乱成了一团,门口围着一群人,只听有人大声道:“哎呀,陆伯过世了……陆伯过世了……”
  陆鸣吃了一惊,忍不住一阵惶恐,双腿阵阵发软,赶紧扶着一根电线杆子,心想,该不会是喝死的吧,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岂不是成了罪魁祸首?

  好在后面并没有人追上来,忍不住又自我宽慰,一个八十七岁的孤寡老人,就像是风中飘摇的灯火,随时都会熄灭。
  也许,对他来说,早死早解脱,地下的两个大老爷还等着他去汇报陆家子孙的消息呢。陆伯,一路好走,权当晚辈用几杯薄酒送了你一程。
  陆鸣带着几分酒意,怀着几许伤感在细雨中游荡了半个多小时,当他快要到达宾馆的时候,被路边一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吸引住了,吸引他的倒不是这家便利店,而是门口的一部公用电话。
  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女人躺在门口的一把太师椅里,身边蹲着一只小狗,旁边的一张方登上有个小小的DVD播放机,正播放着戏曲。
  “大妈,这部电话的号码是多少?”陆鸣指指公用电话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