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8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郑雨苏知道自己表现很糟,男人已经柑橘到她的种种,只是,心里的那种种确实一时间很难掩饰掉。对女人说来,掩饰和谎言是一种本能似的自我保护,只要有时间,这种掩饰就能够做到天衣无缝。“我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种感觉,感觉到自己真是发疯了……我是不是疯了……”杨秀峰明白她的意思,或许,多年来和男人之间虽说有过很多的经历,但却没有真正地尝到做女人的这种疯狂。

  在家里虽说因为自然的职业、也因为自己的相貌,家里的男人会在回家后多要亲密一番的。也会从一些碟片里学一些花样来玩,而自己每一次都会将自己所有的热情调动起来,配合着男人。也不知道是根据碟片所见,还是自己偶然间间到自己耸动起来,就会让男人感觉到美妙,就会提前解决问题,想必,这样做也就能让男人得到更多一些的美妙吧。
  但今天,想必之前每一次,哪怕是最感觉到滋味的一次,那都是寡淡无味的结合了。就觉得自己身子里给那种刺激掏空,浑然不存,又觉得自己每一丝每一缕,都给完全漂洗过。当真是历经了生生死死,那种种的感觉是无法言清但又实实在在地让自己有这样的体会。
  此时,人渐渐清醒,也就感觉到之前那种种,就越觉得梦境似的。疯了,真的是疯了,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之前自己也曾多次感觉到美妙,但美妙哪有今天这样彻底,这样将所有都焚毁有重新塑造出来?
  心里只是震惊,没有后悔之念。

  等男人说到这些,心里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那种滋味尝到一次,就让人觉得应该封存起来,要不然,就会让人时时想起,让人为这些而沉醉、迷恋、最后真的就会疯狂吗?自己是很理智的,但要说理智,又怎么会有今晚这样的举动?自己对心里的认定,总是没有力量来违逆和否决?那下一次、再下一次,是不是还会这样做成选择?
  对自己虽说不能够完全认知,郑雨苏还是有些自知的,对自己的性格里有着一些固执甚至是偏执,对自己心里认定的,总会找出理由来说服自己去做,哪怕有时候明知是万劫不覆,还是会撞去的。
  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自处,该和男人要如何处理好关系。自己飞蛾扑火地,就算焚毁了也就自己一个,但不能把这男人也毁了,这就不是自己所要的。经过这次后,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理解是不是又多了一层?又岂是用多了理解能够表达的?
  知道男人在关怀着自己,郑雨苏不知道该怎么样跟男人说,但想着,今晚就算是这一生中唯一的大错,那就让此时错得更彻底更无所顾忌些吧。错过今天,自己用一生的毅力,将两人之间的一切都断掉,坚决地断掉!

  有了这样的决心,郑雨苏用行动来。“喜欢不喜欢我疯的时候?”郑雨苏说,也不知道自己当真迷醉之际,回事什么样子的。在家里,每一次有着不错感觉呻吟出来、自己努力之际,男人总是会更多地夸奖自己,却不知道面前的男人会对自己这些有何感想。“很出丑是吧。”
  杨秀峰想问问她在家里时是不是也这样,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表现得这样生疏,身体也不会这样不协调。但却不问,怕她不喜欢说这些,觉得郑雨苏心中总有那种对某些事情想得比较神圣,说出来后会让她有着很深的亵渎之感。
  “我喜欢,你做的很好。”“真的?不准骗我。”“见过我说假话?”“见过你骗女人……”“谁让你这样好,让人念念难忘。”杨秀峰说,这句话算不得假,郑雨苏确实有她独特之处。美艳成熟,对世情似乎看得很深远,又有着自己坚持不坠的追索。
  要不是郑雨苏那种不肯放下的固执,杨秀峰也不肯就到这里来的,但真走到这一步后,也不会就将她完全地丢掉不理。对女人,杨秀峰倒是从没有那种完全地玩弄的心思。就算是正常的需要,也不会就将对方当成发泄的用物,更喜欢让女人在欢快中,一起享受身体的那些变化。又或许这样,才会让身边的女人都不会生出什么怨怼之心吧。
  他也不知道,但面对郑雨苏时,还是觉得不论有没有后续的故事,总之,她能够走出这一步,还是要让她不后悔。
  “才不信……你要女人还不是暗示一下,就有人主动的?”郑雨苏说,对领导们在女人问题上做过什么事,她是有深深理解的,但这样说后觉得这不就是在说自己的情况?她对自己要说有暗示,却又不对,那次在办公室里两人一下子默契起来,也是自己先主动的吧。之前每一次见面、谈工作,他还真是没有什么暗示过。
  “好了,不说这些吧。”这些话说不清,还能够让双方都在心里留下不快。“今晚不回去吧?”杨秀峰不敢说“家”,怕引发了郑雨苏的想法。
  “不回呢。”此时回家,男人肯定会要自己的,那不是什么都泄露了?再说,第一次经历这种感受,也不想就完全破坏掉。郑雨苏也不会给他解释什么,只是,想到家里那人,心里还是有着很深的愧疚。转念之间,也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可能再发生,这一次算是自己一生里为自己做错一次了。
  既然就这一夜,自然不肯就这样放手,说这会话,身子也恢复了不少,感觉到男人还在自己里面却没有了多少威武。当即用手在杨秀峰身上摸索起来,也抬头去亲他的脸,不知道要不要与他接吻。

  杨秀峰知道,就这样给泡在里面要想再有很好的表现就有些难度。不过,隔好几天不沾女人,而前几天又做得很彻底,还是很容易激发出来的。当下在郑雨苏耳边说,“我要先出来下。”“啊。”郑雨苏说,也知道男人是放在了里面,不过,在家里每一次男人都这样放在里面,从不肯戴什么的觉得不真实。此时也知道要怎么来处理,只是身边没有准备纸巾,流出来后会让车里都是那味,说不定还会留好几天,明天早上,周叶会不会坐进车里来?

  郑雨苏的手搂着他的臀不肯放,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很小心地调整着姿势,将车里放在前台的纸巾弄过来,扯出一些塞给郑雨苏,让她好处理。慢慢地将自己抽弄出来。
  郑雨苏穿的不多,外套在进车里时就丢在后排了,意见紧身衬衣,里面还有一件低领的保暖内衣。此时,早给杨秀峰将这些都剥下丢在一边,冬裙倒是没有给弄掉,只是给翻卷起来束在腰际,此时要是给人看见肯定是不堪入目的。郑雨苏要是不心疼她的冬裙,这样**着让她有些惊慌,而在他的手里,给玩弄得又分外地迷醉。
  男人不急于再次要自己,但花样却多,给郑雨苏更多的一些新奇。她的手更多地留在他的推荐,捏握着那害人的物件,粗而长,真不知道要是亮着看见会有多心惊胆颤。男人那里没多久就挺起来,或许还没有先前那硬度,但足够好用了,也会让她觉得这样来用会更安全些。
  日期:2018-05-0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