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7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你这样做领导的呢,不先问人怎么样了,却在问车……”郑雨苏带着娇嗔的语气,上车后似乎觉得车里的温度高,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
  “人已经见到,车却不知。”杨秀峰说。
  “真坏了呢,幸好你还没有睡,要不我真要在野地里过一晚了。”郑雨苏说,还是听不出真假来。
  “那我们先回市里,车就放在这里,明天再处理吧。”杨秀峰说。
  “自然是听领导的,不是有句话说,领导叫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真是学过不少呢。”“主要还是想跟您学,人家的体会才深刻。”郑雨苏这话都很明示,杨秀峰却没有动作,也不往那些方面说。

  车道窄,要掉头不容易,郑雨苏就说往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岔口,到哪里掉头就方便得多。杨秀峰也就开了车灯往前走,前面几百米处真有个岔路口,几把手也就掉头了。郑雨苏却在杨秀峰即将把车往回开时,伸手过来,把在杨秀峰的手上,说,“往后退退,好不好?”
  岔路口处有不少的松树,遮蔽得很好,这条岔路应当是往某一个小村去的。夜里自然不可能有人和车经过,而往后退了后,从主车道也就看不到他们的车。郑雨苏的手似乎很坚决,杨秀峰将车灯关了,却停在那里。郑雨苏就挤往他身边些,手也离开了车方向盘,落在他的腿上,不说话,却在那里抚摸着。
  杨秀峰还是不动,郑雨苏说,“你不喜欢?还是怕我缠住你影响到你的工作?其实,我只是想……”
  杨秀峰知道这时候也不必要解释什么,自己这时开车来,也就决定了吧。让郑雨苏多说什么,反而让她多想。当即将车往后退,十几米处更是有一个可推进松树丛中的通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这样留下的。车停下后,车里就完全昏黑,看不到一点光。就算两人坐得近,也无法看到对方。
  郑雨苏见他坐着不动,当即摸到他的手,将手拉到身边,让那手放在大腿上摩挲。郑雨苏穿着冬裙,冬裙不短,但坐着却也就无法将腿完全掩盖,腿上还穿着裤袜,有些厚实。手放在腿上显然是感觉不到多少的。只是,杨秀峰的手落到她腿上后,郑雨苏还是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很清晰地感觉出来,杨秀峰也就判断出来,身边这女人还真不少那种为自己的目的而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当下也就在她腿上摸抚起来郑雨苏一直手和他的手在一起,另一只手也深过去,在他的腿上摸捏着,算是回应吧。弄一会儿,郑雨苏主动说,“是不是到后排去?”在车里做这些事,杨秀峰有着很熟悉的很专业的技巧,之前和陈静、李秀梅等都曾有过多次的,知道要怎么样才更好活动。见郑雨苏说要到后排去,或许是听人说过这些事吧。

  这些说法多是一些假想,真正有经历的人一般都不肯说其中的细节的。杨秀峰说,“不后悔呢。”“不后悔……”郑雨苏还是迟疑了一下才说。随即将杨秀峰的手紧紧地抓住不放,似乎这样才好表决心似的。
  “傻不傻。”“不傻,你才是最傻的男人……”
  将座椅放倒,也就和后排连在一处。两人并排而卧,郑雨苏反而觉得有些心慌,不敢再主动了。杨秀峰的手重新落到她的腿上,虽说不在颤栗,却僵硬起来。杨秀峰也就感觉到她的惊怕,当下在她耳边轻笑着,说,“怕了呢。”
  “谁怕了?”郑雨苏自然不会承认,说着故意夸张似的用手去搂着他的腰。杨秀峰将她的手捉住,放到自己腿间,让她感触到那物。郑雨苏稍犹疑着,也就在那里慢慢地摸着。

  等杨秀峰将她的短裙翻上来,将裤袜蜕下,郑雨苏也就放松起来,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所想的事要变成现实了,心里渐渐也渴求起来。对男女之事,平时在家里也是很热情的,如今,是自己心之所向,热烈些迷醉些都与心律合拍起来。
  在杨秀峰的引导下,郑雨苏将男人那物放出来,才感觉到那东西有些夸张。而此时,身心的渴求已经变成了种种本能,只是在杨秀峰刺了进去之后,才惊觉到自己是不是做错。转念却在想,这一切,就算错那也是自己的错,错不在他。说,“你戳吧,戳坏了才好。”
  说着,郑雨苏也在放肆地耸动着自己的臀,似乎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的心真正地醉。
  真正弄进去了,杨秀峰也就没有多少顾忌,但却感觉到郑雨苏在这方面当真是良家女的那种质朴。动作虽说热烈,但那种生涩,远不像李秀梅等女人和自己玩闹惯了的那种熟练。动作生硬而热烈,直耸耸地只知道将臀耸起,却没有那种要与男人配合。或许,在她的意识中,自己这样做就是对男人的配合了,就是将自己的所有都毫不保留地给男人了的。

  杨秀峰没有说,而是慢慢地感觉这他的频率与规律,想要和她默契起来,但郑雨苏似乎没有这种意识。疯了一会,也就累了,等杨秀峰动起来,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子不对,又要来疯。
  杨秀峰已经不等她再疯,而是按照自己的频率加强了进攻,使得她再也无法起那种念头。用不了多久,就感觉到郑雨苏的手,抓在他手臂上越来越用力,也感觉到她似乎惊怕地在躲避男人的进击。杨秀峰没有让她会避开,而是将她的腰搂住,让她的两腿分开在自己两侧无法借力,每一次都让她感觉到男人的那种刺激。在无法退却中,郑雨苏当真就疯了起来,叫声和哭声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有种歇斯底里的从没有遇上这种情况似的恐惧。

  等平静下来,杨秀峰才感觉到自己也在郑雨苏的那种夸张的表现里,也发射在她里面,郑雨苏似乎就没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搂着杨秀峰在那里喃喃自语,难以恢复过来。杨秀峰说,“怕不怕?”
  “我死了、死了、死了呢。”
  “怕不怕?”杨秀峰说,或许,郑雨苏自己其实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之前的一些想法有时很想当然的,或只是用自己的一些假想来代表现实。而此时,真正地作出这样的事情后,才感受到和自己的想法截然不同。杨秀峰还没有抽出来,拉着她的手到两人结合处,让她去感受彼此之间的亲密。郑雨苏的手挣扎着,不肯去接触,不知道是不是她会觉得让她摸着两人的结合,会有种很丑的感受?
  和郑雨苏之间的往来不多,对她也说不上有太深的了解,而她平时也极少说到她。就算表现出来的,也多是些工作上的努力和对经济建设工作上的认识与思考。对这种事情,也就是从那天在办公室里汇报工作时,感觉到她的用意,而之前她的坚持也是杨秀峰下决心的主要动因。
  对和错,这时也都不重要了。
  “不喜欢?”“不是……我只是、只是……”郑雨苏平时的言语很流利也很有逻辑的,甚至有些尖锐,但此时却像一个羞涩的小女子一般,而不像她先前的那种决绝和坦然。似乎还是难以面对这样的事情。
  “后悔了?”杨秀峰说,在心里也觉得这次的决定有些冒失,对郑雨苏说来似乎很不公平,也会对她的生活有很多的影响,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