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3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羿楠莞尔一笑,心想,这个男人,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坏,她说道:“为何这么说?”
  吴冠奇说:“我冒险说了这么多,没有遭到羿记者的蔑视,实属万幸,往下不敢说了,不敢说了。”边说,边摇头。
  羿楠笑了,说道:“好吧,我们随便聊聊,你也没必要那么紧张。”
  吴冠奇一听,眼睛里故意现出惊喜,他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并且夸大了这种表情,看着羿楠说道:“您的这句话,犹如甘霖,滴落在冠奇的心田。”

  羿楠微微皱了一下眉,心想,这个人,怎么给点阳光就灿烂呀?她不想跟他练贫,就说道:“你刚才说得很客观,我挑不出毛病,我很希望你能像自己所说的那样高尚。”
  “你不该对我的一切都持怀疑的态度,我不是高尚,我是偶尔的想高尚一回,也希望这高尚能给我带来回报。”刚才的窘迫过去了,吴冠奇又恢复了原态,他有些洋洋得意,觉得有必要在美女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同时不忘为自己的行为做某种理论层面上的阐述,所以,他又开始了侃侃而谈:“我毫不掩饰对您的好感,您是一个有良知的记者,是一个心系贫困山区的记者,是您的笔,让我了解到了在我修的这条路的尽头,还有这么一所贫困山区的小学校,还有这么可敬的一个扎根山区的教师群体,这要感谢你,感谢你的报道。其实,凭良心说,我们这种人,的确霸占着比一般人更多的财富和社会资源,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其实是掠夺者,那么作为回报,捐一点钱是不算什么的,我还有一个打算,不论我是否还在三源,我都准备成立一个教育基金,用于奖励那些优秀教师,资助贫困山区孩子上学,你完全可以把我这个意思报道出去,这个报道,我对天发誓,我绝不是沽名钓誉,是对我的一种督促,如果我不想搞了,你,或者是三源的任何人都可以拿着报纸来指责我,来找我算账,省得到时我不认账,你说怎么样?”

  羿楠耐心地听着,她开始觉得眼前这个奸商似乎不那么讨厌了,他说话的神态很实诚,话也说得很诚恳,而且饶有趣味。
  吴冠奇见羿楠不说话,以为是自己的骇人听闻把对方吓住了,他一阵紧张,担心刚刚建立起来的和谐气氛再次被打破。
  好在羿楠没有再次反感他,而是专注地听他说着。
  吴冠奇继续说道:“羿记者,我看过你写的几篇很有分量的通讯,报道的都是基层普通的人和事,这一点很让人值得尊敬。你知道吗,在我认识的那些记者中,有相当一部分大报大台的记者,他们只有两种报道,一种是歌功颂德,一种就是深入基层,他们的深入基层不是报道基层的普通百姓,而是深入到下边的企业捞钱,你能把笔触到基层百姓,很是让人佩服和尊敬。”
  羿楠笑了,说道:“你这么夸大其词地恭维我,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其实,羿楠的意思指的是报道这件事,但是吴冠奇却会错了意,他大胆地说道:“我可以换一种说法来解释这个问题,那就是,我,决定追求你。”

  羿楠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吴冠奇。
  吴冠奇没有躲闪她的目光,而是正面迎战,他目光灼灼,语气庄重,表情严肃,他也没想到就这样和羿楠进入了短兵相接的时刻,他索性也就豁出去了,抛弃了所有的伪装和曲线救国的策略,直接跟她进入白刃战。
  这一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他们面面相觑。
  吴冠奇不打算先说话,更不打算掉开目光,他依然大胆、坚定地迎战着羿楠的目光,观察着她每一个细小的表情,知道她被自己的话震住了,他很享受她的这种震惊,就像一只受惊的猎物,惶惶过后,就是一场绝地反击或者是河东狮吼的来临。
  没想到,羿楠并没有配合他的自以为是,没有绝地反击,也没有河东狮吼,而是淡淡地说道:“哦?为什么?”

  她的冷静,反倒让吴冠奇没了底,他一下子乱了方寸,满以为她会破口大骂或者再次对他表现出厌恶和鄙视,但这一切都没有,她根本就不想反击他,这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判断能力,摸不清敌方的真实状况,面对羿楠的冷静和反问,他有了那么一刻不该有的慌乱,说道:
  “这个不难解释,因为我目前名草无主,你待字闺中。”尽管吴冠奇的话无可挑剔,但是他似乎感到自己在气势上已经输给了羿楠,因为羿楠是那么的平静,没有因为他这个奸商的决定而气愤,他永远都不会指望羿楠对他的决定而惊喜,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好吧,我决定接受你的追求。”羿楠淡淡地说道,神态有些扑朔迷离。
  吴冠奇有些惊讶,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这么煞费苦心、苦心谋划的战略战术,到头来却是这么的易如反掌,他不禁有些失望,怀疑地看着羿楠,没有说话。

  羿楠又说:“怎么了?不相信?”
  吴冠奇老实地点点头,说道:“不相信。”
  羿楠冷冷地说道:“我说得是真的,我接受你追求我的决定,不等于我接受了你的追求,按说,堂堂的吴总,这么看得起羿楠,羿楠该是三生有幸,感激涕零才是,但是羿楠天生就是山里的一棵草,草有草命,花有花命,所以,羿楠感谢吴总看得起,但是草命的人如果脱离了土地,就会枯萎死亡,我之所以同意你的决定,不为别的,我也是想检验一下我这贫贱之命的人,是否也向往花的生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将看不起自己。”

  吴冠奇悲哀了,他没有想到羿楠拿自己当做了反面教材加以检验和考证,但是,既然已经向对方亮了底,暴露了心迹,他决定勇往直前,迎难而上,就说道:“无论我是作为反面教材也好,还是作为跳梁小丑也好,总之,您能答应我的决定,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万分感谢。”吴冠奇说到这里,很绅士地把身子向前稍稍前倾了一下。
  羿楠看着他,突然说道“我忽然对你有了好奇,我这个好奇的题目就是:奸商是怎样炼成的?”
  吴冠奇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的直觉正确的话,这之前您一定还有另外一个题目,那就的厚脸皮是怎样炼成的?或者是无赖是怎样炼成的?”
  羿楠不置可否,说道:“你很聪明。”
  反正天窗打开了,索性就说亮话,吴冠奇继续说道:“奸商也好,无赖也好,脸皮厚也好,此时,我只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怎样才能成功?才能到达美好的彼岸?”
  羿楠说道:“您真的认为您能成功?”羿楠也受了他的影响,用上了“您。”
  吴冠奇说道:“所以我才向您请教,我愿意努力,哪怕头破血流。”
  羿楠看着他,平静地说道:“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吴冠奇说道:“我近期再准备拿出一百万元,作为援教基金会的第一笔资金,以后,每年都会保持这个数以上的数额,其二,我准备扎根三源,追求我认为应该追求的东西,到达美好的彼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