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一看,知道自己这次又演砸了,他情急之中,抓住了羿楠的手,痛苦地说道:“羿楠,别这样,我没有病,只是刚才看到你听我说了这话乐了,我就还想逗你开心,所以说了好多乱七八糟的话,对不起,我收回,你愿意怎么采访就怎么采访。”
  羿楠看着他,发现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他的目光里有了一抹痛苦和无奈,也有了一抹难得一见的实在表情,此时,他正因为自己拙劣的演技而痛苦不堪。
  但是,一个惯于表演的人,凭羿楠那种刚性的判断是非的标准,她是很难判断哪一种表情是真的,哪一种表情是假的,她轻轻拂开吴冠奇的手,说道:“吴总,请接受我的建议,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吴冠奇没想到羿楠这样冷酷无情,毫不为自己所动,他失望极了,也难过极了,他看了一眼窗外,说道:“羿楠,告诉我,怎么才能让你改变对我这个奸商的认识?”说着,他很不合时宜地做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动作——耸耸肩,在耸肩的同时,还摊了一下自己的双手。
  “吴总误会我的意思了,这样吧,如果你希望采访继续的话,我有个要求,你要是答应,我们就继续,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回去交差,让领导另派高明。”
  “好,我答应。”吴冠奇可怜巴巴地说道。
  “那好,我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认真接受我的采访,不要掺杂其它的与采访无关的意思。”

  吴冠奇点点头,说道:“好,我答应。”
  “那么现在就开始。请问你为什么这样做?你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吴冠奇苦笑了一下,他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我能否也向羿记者提一个要求?”
  羿楠冷着脸,严肃地说道:“请讲。”
  “我是你的采访者,不是你的犯人,请不要用这种审问的方式好吗,求你。”吴冠奇低声说道,同时,身子往前倾着,定定地看着她。
  羿楠有些尴尬,她的确对这个家伙尊重不够,难怪他反抗,这要是别人,估计早就跑到领导那里告自己的状去了。这个吴冠奇可不是凡人,据说他来三源投资,背后是锦安市委翟炳德的关系,而且和彭长宜还是同学,商人,能量无边,他能这样伸着头让自己宰,已经实属不易了,自己也没必要担负起教导他的义务,凑合把任务完成就算了,这辈子不希望再跟他打交道,想到这里,她说道:“好,我接受。”

  这就是羿楠的性格,真实,直率,吴冠奇松了一口气,把身子靠在后背上,说道:“你问吧?”
  羿楠居然一时不知该怎样问起,除了审问式的采访,她对这个家伙,居然想不起用什么话作为开场白了。她迷茫地看了吴冠奇一眼,第一次被动地说道:“问什么?”
  吴冠奇笑了,看到羿楠的表情,他更加喜爱眼前这个看似狂野,实则不乏可爱之处的羿楠,温和地说道:“你想知道我什么就问什么,包括私生活。”
  羿楠重新提高了警惕,暗骂自己刚才的走神,要知道,面前的这个家伙是个危险分子,是个奸商,是个和夜玫有染的坏男人,这种人,没有道德底线,追求利益最大化是他的终极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遵纪守法,没有礼义廉耻,所以,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刚才聚拢起来的那一点点歉意,顷刻间就荡然无存了,于是,又恢复了冷冰冰的神情,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今天先到这里,改天再约,你看怎么样?”

  “你,怕我了?”吴冠奇反而冷静多了。
  羿楠说道:“怕你什么?”
  吴冠奇狡黠地一笑,说道:“我可能是奸商,但不是恶魔,也不是危险分子,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也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企业家,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这样吧,我同意你的改天采访,但是,请给我两分钟自我申辩的时间。首先,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相信你凭着记者的敏感和已经掌握的资料上看,早就一清二楚了,弄不好我吴冠奇的一切你也可能知道个大概齐了,我不需要申辩这方面的问题,我需要申辩的是,我不是一个奸商,我一直都在合法经营,尽管我一时改变不了你对我的偏见,但我相信随着我们交往的加深和你对我的逐渐认知,你会消除这种偏见的,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交给时间。这是我申辩的目的,我申辩的理由是,就算我是一个奸商,奸商就不能偶尔产生一下高尚的情怀吗?就不能关心一下我们的公益事业吗?就不能为我所投资的地区做点有益的事吗?即便那天我不说让你给我鼓吹的话,我相信,你们媒体知道我的善举后也会来报道我的,因为县城,就那么一块大的地方,毕竟,出资一百万捐资助教这种事,在三源,不是每天都发生的事情,就是你们媒体对此无动于衷,我相信县委宣传部门也会给你们压任务,让他们对此进行宣传报道的,这一点我坚信。我做过许多慈善义举的事情,不错,也从媒体对这些事件的报道中得到了许多回报,有的还是隐性的利益回报,即便我的目的不是那么纯粹,也的确想从这些慈善义举中得到这些回报,甚至还精心策划过,但这有什么不对吗?如果我说我做这些事的时候,除了希望得到相应的回报外,还得到了心灵的平静和净化,这些你能相信吗?你能相信这是一个奸商说的话吗?凭你对我的成见,打死你都不会相信的,但是我告诉你,我的确是这样。你可能认为我是伪善,是沽名钓誉,是捞取政治资本,但是,无论我的出发点是什么,一个奸商肯向善,这有什么不对吗?一个奸商希望在政治上有些影响,这有什么不好吗?总比把赚来的钱都穿在肋巴骨里,缝在腰上强多了吧?我不明白,你对我这么深的成见源于何方?”吴冠奇说到最后,都被自己感动了,口气里就有了破釜沉舟、气贯山河的悲壮。

  羿楠没想到吴冠奇居然把自己的功利思想暴露无遗,而且还说得这样慷慨激昂,如果是在辩论上,羿楠肯定不是吴冠奇的对手,因为,他不但拿着不是当理说,还说的这样理直气壮!羿楠看着吴冠奇,认真地看着他。
  吴冠奇这次惊喜地发现,羿楠这次绝对是正眼看自己了,没有嘲讽和轻蔑,他有些激动,躲开羿楠的目光,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羿楠突然笑了。
  吴冠奇发现,羿楠笑的时候抿起了嘴角,嘴唇的线条弯曲起来,有了几分女人的柔美和妩媚,他不禁在心里感叹道:原来你这个冷美人也会笑啊,既然会笑,为什么每次都把自己武装的那样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呢?要知道,女人如果不会微笑,那是件多么恐怖的事啊!但他是万万不敢把这话说出来的,他不敢破坏这难得的可贵的一点改变。
  低头,不言语,继续喝咖啡。
  羿楠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考虑这位奸商说的话的真实用意,也似乎是在研究这个人,总之,她沉默了一会,微笑着说道:“我不得不说,你的申辩起到了某种作用。”
  吴冠奇惊喜地看着她。
  “你继续,继续陈述你的高尚,继续慷慨悲歌。”羿楠向他做了一个手势说道。
  吴冠奇摇摇头,说道:“不说了,刚建立起来的长城,不能自我毁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