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后,又吴冠奇发起的回馈三源、捐资助教的活动在这些外阜企业家中展开,几乎每家外阜企业都或多或少地拿出资金,捐助那些常年扎根山区,为山区教育事业做出贡献的老师们,彭长宜出席了捐助仪式,并且对企业家的这种尊师重教的行为表示感谢。
  吴冠奇捐助的资金最多,超过了其他企业的总和,当他把一百万元现金而不是支票,一沓一沓塞进一个特意准备的大捐款箱中的时候,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羿楠,他不无得意地发现,羿楠那一刻真的惊呆了,也许,她没有想到他会说到做到吧,也许,自己曾经在她心目中那些不良的形象由此会得到一些改善吧?
  果然,两天后的一个上午,羿楠在吴冠奇新的下榻地,京州省财政厅驻三源宾馆附近的一个新开张不久的咖啡屋里约见了吴冠奇。
  当吴冠奇接到羿楠的电话,他欣喜若狂,激动的几乎失控,但是,他仍然故作平静认真地说道:“羿记者,请问找我有事吗?”

  羿楠说道:“按照县委宣传部的指示精神,我们当地的媒体将对所有参与这次捐资助教活动的企业进行宣传报道,贵公司是活动的发起者,也是组织者,理所当然是第一个被宣传的对象,报社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所以,才有了我今天的电话。”
  吴冠奇知道,羿楠之所以解释了这么多,无非就是给她自己这次的采访找到充分了理论依据,因为之前她是那么的讨厌他,甚至不屑于跟他说话。这次主动打电话给他,当然要极力撇清不是自己的主观意思。
  吴冠奇才不管那么多呢,他几乎就要说好,我们马上见面之类的话了,不过略微犹豫了一下,沉了沉语气说道:“是这样羿记者,能得到您的亲自采访我很荣幸,可是,我明天要出差,去省城参加一个慈善事业活动,要两天后才能回来,今天要准备一下发言内容,回来我们再联系……”
  不知为什么,此话一出,吴冠奇就后悔的不行,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因为自己这招欲擒故纵的把戏对羿楠根本就不管用。
  果然,羿楠说道:“好吧,再见。”说着,很干脆地挂了电话。
  吴冠奇呆呆地举着电话愣了半天,很快,他就做出平生一个最正确的决定,放下手里的“鞭子”,并且决定乖乖地把鞭子呈交给羿楠。他回拨了羿楠的电话,等羿楠接通后,吴冠奇真诚地说道:
  “羿记者,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您就挂了。”
  羿楠说道:“请讲。”

  “我愿意配合你完成这次采访任务,临时决定今天,不,马上接受你的采访,您看在什么地方合适?”
  羿楠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现在在财政厅的诚信宾馆,因为在三源,我没有办公地点,原来一直都是在三源宾馆办公,你知道的原因,我后来搬到了这里。这样,在我住的宾馆附近,有一个新开张的咖啡屋,我们在那里见面吧。”
  羿楠正在担心吴冠奇会提出在宾馆的房间跟她见面,听吴冠奇提出咖啡屋这个地方后,就满口答应了,因为,咖啡屋本来就是个公共场所,在公共场所进行采访,这对于羿楠来说不是第一次,她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吴冠奇几乎要跳了起来,他说了一句:“OK!”后,就率先挂了电话,尽管感觉这样对女士有些不礼貌,但是他也说不清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
  吴冠奇住的这个房间是个套间,外面是会客区,里面是卧室,他放下电话后,立刻奔进里面的卧室,打开衣橱,对着自己不同风格的衣服犯了难,他摘下了一套名牌西装,穿上,对着自己镜子里的形象他充满自信,但是感觉自己这样板板整整地去见羿楠,太过刻意,于是又脱下西装,换上了一身休闲装,无疑,这身浅色系的休闲装,十分洋气和时髦,而且还散发一种男士香水的气息,看上去像个港客,或者归国华侨,但是在三源这个地方,自己这样穿着,很容易让人对自己的好人身份产生怀疑,想了想,又脱下了,犹豫了再三,他还是换上了自己去工地穿的工作服,一件印有顺翔标志天蓝色的夹克,下身是一件很普通的深色的西裤,尽管有些不伦不类,但最起码没有丝毫的刻意,而且塑造了自己“劳动者”的身份。

  但是脚上的那双名牌皮鞋,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不过没有办法,他来不及换了,他不能让女士等自己这是其一,其二是他不能任由自己在羿楠那冷冷的目光的注视下走近她,那样,他会没有自信,会失去斗志,会削弱勇气的,他要先她一步到达,他要先入为主,然后找个合适的位置坐下,这样,可以从容地看着那个又冷又扎人的玫瑰花走向自己……
  他快速地穿好关上衣橱,快速地拿起提包,但是自己目前这种穿着,显然不适合拎那么一个显眼的皮包,于是,他放下皮包,从里面夹出一沓现金,卷巴卷巴塞进了口袋,拿起汽车钥匙,快速走出了房间,走出了宾馆大门。
  等他来到停车场时,远远地看了一眼自己那辆豪车,他又犹豫了,羿楠对他的这些是一点都不感冒的,炫富,兴许会对别的女人是杀手锏,但是对羿楠丝毫没用,就像彭长宜说的那样,反而会起反作用,因为,羿楠对这些从来都是冷眼相待。
  他放弃了开车赴约的念头,决定辛苦自己的双腿,于是,他大步地走出大门口,急匆匆地赶往他说的那个咖啡屋。
  这个咖啡屋距离宾馆大概有五六百米的距离,吴冠奇奇怪,平时开车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怎么今天却是这样的漫长,他几乎是连跑带颠,壮硕的身材迈起大步显得有些滑稽和可怜,但是他无怨无悔。
  等到他故意迈着气定神闲的脚步走进这个咖啡屋的时候,他四处张望一下,羿楠还没有到,他放松了下来,找到一处相对比较隐蔽,并且视线很好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平静了一下呼吸,这才为自己要了一杯咖啡,并且跟服务生说一会有位叫羿楠的女士来,麻烦他领过来。
  服务生微微倾着身子,礼貌地答应着,转身走了。不一会,就为他端上来一杯香浓的咖啡。
  吴冠奇双手敲打着桌子,他很是得意,为自己的先到得意,试想,如果一会自己气喘吁吁地进来,势必有损自己的形象不说,还做不到这么的气定神闲。他坐在这个位置上,正好可以看到进来的人,非常占据主动地位。

  他看了看表,后悔没有和羿楠定时间就跑了过来,万一羿楠放自己的鸽子这么办?很快,他就打消了顾虑,依他对羿楠的观察,她不是那张口是心非之人,也不是那种矫揉造作之人,羿楠的性格率性、耿直,这样性格的人不会做出那样事的,她可以断然拒绝你,但是答应了的事就不会爽约,况且,还是她主动找的最近,再说了,即便羿楠放自己的鸽子也无所谓,这样还增加了和羿楠之间的故事成分。

  想到这里,吴冠奇便踏实下了心,两只眼睛一刻不离地盯着门口。
  好在羿楠没有让他忐忑很长时间,她也算很按时出现。当她出现在咖啡屋的门口时,服务生立马上前,跟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就见羿楠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就径直向吴冠奇坐的位置走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