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的心一跳,就像偷了别人的东西被当场发现那样的尴尬和窘迫,但是,多年的摸爬滚打锻炼出的随机应变的本事,此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尽管他已经从羿楠的眼睛里读出了明显的厌恶,但是他还是知难而上,迎着她的目光走到她的跟前,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开始展示自己强人性格和强人攻势,那就是贸然进攻,虽然他对这场战斗没有一点胜算的把握,但是他不会放过这次难得的交锋机会,由于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他还没有十分想好如何向羿楠推销自己,使她消除对自己的成见,就这样仓促上阵,他准备用自己一贯的成功招数迎战羿楠,那就是解开腰里的万贯钱袋,开始砸钱。

  砸钱,赢得美人芳心,这是他屡试不爽的绝招,但是吴冠奇知道,面对一个不为他的钱财所动的羿楠来说,这个钱,要砸得让她佩服,让她崇拜,进而让他对自己产生好感,扭转她对他的恶劣印象。
  于是,我们这位勇士,他在走向羿楠这几步的时间里,已经做好了战斗前的一切准备工作,他从容镇定地坐在了羿楠对面的沙发上,面带微笑,但不乏认真地说道:“羿记者,吴某有事相求,不知你是否愿意帮忙?”
  羿楠不错眼珠地看着他,她希望以自己的目光逼退吴冠奇,让他知难而退,毕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夜玫那样对你都有所图,也不是所有的女人见了你都走不动道。但是,很快,她发现了,这一套吴冠奇根本就不吃,不知是他的脸皮太厚还是他自以为过于自信,抑或在他的眼里,所有的女人就该对他垂青?反正,他还是走向了自己,而且还居高临下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色眯眯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就有了一种厌恶和恼火,她看着吴冠奇说完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说着,就拎起摄影包就要站起离开。
  哪知吴冠奇连忙说道:“羿记者,稍留一分钟,听我把话说完。”说道,脸上堆起一个自认为恰到好处的、真诚的微笑。
  羿楠说:“我什么都帮不上你,再见。”说着,又要起身。
  吴冠奇尽管内心十分慌乱,但是脸上依然是不温不火的平静表情,他说道:“三源优化投资环境的座谈会刚开完,我也信心倍增,决定加大在三源的投资力度,融入到三源的经济建设中,羿记者不会连这点忙都不肯帮吧?”说完,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失望。
  羿楠抬起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化着,或者是她不喜欢这样被人居高临下地注视,或者是因为对葛氏、对夜玫、对吴冠奇的恶其余胥,所以她对眼前这个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尽管自己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但是她十分讨厌他看她的眼神,以为自己有两个破钱,女人就会对他垂青似的,所以,她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是的,我不肯。”说着,站起就要走。
  虽然这样断然地被无情拒绝,而且是被拒绝到了千里之外,但是吴冠奇还是不灰心,他已经做足了一切失败的心理准备,他依然保持很得体的微笑,说道:“我想说的是,我的事情和你报道的云中小学有关。”
  羿楠停止了向前迈动的脚步,发梢一甩,回头看着他,说道:“你什么意思?”
  吴冠奇在心里暗暗高兴,因为,自己的伎俩得逞,羿楠显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他一听,向羿楠伸手做了一个请她坐下的手势,但是羿楠不为所动,依然冷冷地注视着他。
  吴冠奇也只好站着,说道:“我准备对你报道的云中小学进行资助,你的报道,感动了我,尤其是那个扎根山村的志愿者,还有那位几十年在那里任教的老校长和那里所有的教师们,他们的事迹打动了我,作为一个小有成就的企业家来说,我决定拿出一笔钱,对他们进行奖励,在那里呆上五年以上的教师是一个奖励标准,十年和十五年、二十年以上的都有不同的奖励标准,你看怎么样?”
  羿楠嘴角现出一丝冷笑,她盯着吴冠奇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吴冠奇慷慨激昂地说道:“这是一个企业家该有的责任和义务,我们的财富本来就是来自于党的政策,来自于人民和社会,所以,就应该对社会有所回报。”

  没想到羿楠却冷冷地说道:“不错,但是你这样做找错了人,你可以去找民政局、或者妇联、教育局,我帮不了你。”
  “但是你可以给我们做宣传,可以给我们鼓与吹。”
  厚颜无耻!羿楠就差把这四个字说出口了,吴冠奇能有捐资助教的想法,本来让她对他刚刚有了一丝丝好感,却因为这话让她对他那点可怜的好感立刻就荡然无存了。她的目光里再次露出了轻蔑,说道:“宣传的事你去找报社领导。再见。”说完,撇下吴冠奇,自顾自地地开门走了,因为吴冠奇,她都没有在会上吃午饭。
  彭长宜听完了吴冠奇的痛说后哈哈大笑,说道:“所以我刚才说让你脱胎换骨,就是这个道理。”

  吴冠奇说:“只怕我愿意为她脱胎换骨,她也不愿意改变对我的看法啊。”
  彭长宜知道吴冠奇的确是认真了,不然,他不会巴巴地跑来向自己寻求解决问题的良药,他跟其他女人的事,他却从来都不渲染,就连跟夜玫的事,也是彭长宜一针见血地触及到,他才肯承认那是交易,看来,浪荡的吴冠奇这次是认真了,他看着吴冠奇说道:“你知道你现在在我眼里是什么吗?”
  “奸商。”吴冠奇答道。
  “不是,是失败的勇士,丢盔卸甲不说,还垂头丧气。哈哈,看来,你是情场老手遇到了新问题。”
  吴冠奇站起身来,说道:“还是贼心不死。”
  彭长宜说:“为了扭转羿楠小姐对你的恶劣印象,你可不能在她面前食言啊?”
  “我食什么言,她根本都不给我承诺的机会?”
  “看看看,丑恶的嘴脸暴露无遗了吧?你说要对云中小学捐助,你如果食言的话,那只会增加她对你的反感,甚至你永无翻身之日,如果你继续实践诺言,会对转变她对你的看法有帮助的。”
  吴冠奇看着彭长宜,说道:“我天,你可是比我奸多了,比我黑多了,逮着便宜就不松口。我这样跟你说吧,羿楠小姐不给我做宣传,我没有捐助的冲动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说你是奸商,果然名副其实,你是不是再跟我做交易。”
  “你可以这么理解。”吴冠奇做出很无赖的神态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我十分荣幸地告诉你,交易成功,你尽管做去吧。”
  吴冠奇眼里露出惊喜,说道:“真的?”
  彭长宜毫不掩饰自己对吴冠奇的嘲弄,从嘴角挤出一丝讥笑,看着吴冠奇说道:“我只承诺她会对你的捐资助教进行报道,别的我做不到,能够救赎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好!”吴冠奇说道:“这次,我换个打法,学学尼采。”
  彭长宜不解地看着吴冠奇,说道:“尼采对你追求女人有帮助?”
  “有,尼采有一句著名的话,那就是拿着鞭子去见你的女人。”说着,他挺了一下腰身。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记得大哲学家罗素曾经说过,尼采的鞭子,在大多时候,都是给女人带的,到了女人那里,他的鞭子,就乖乖地交到了女人的手里了,所以,被抽的不是女人,而是他自己。”
  吴冠奇一听,立刻垂下头,可怜巴巴地说道:“彭长宜,怎么你跟羿楠一样啊,就不兴给我留点面子?”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给你留不留面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在羿楠面前重塑形象才对啊!同志,革命尚未成功,你仍需努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