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3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库的事八字还没有一撇,我刚跟一些有关人士了解了情况,我上次之所以那样跟你说,只不过是给你画了个大烧饼,你先望饼止饿吧。你跟剧组说了大话,反过来跟我装可怜,没门!”
  彭长宜跟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还提前堵了他的嘴,即便是到最后,吴冠奇也是不能和县里提什么条件的,吴冠奇不得不佩服彭长宜的精明,连声说道:“你的心怎么比我还黑,还奸。”
  彭长宜听了当时是哈哈大笑。

  那么,今天,吴冠奇来找自己有什么事?还是为了公路的事吗?他忽然想起很早以前,他和江帆还有丁一去中良的农家小厨去吃饭,丁一就说过世界上有三害,蝗虫、艾滋病、摄制组,窦老也说过这个意思,看来,摄制组对一个地方的破坏程度,还真不是谣传。
  记得窦老来的那天,非常不巧,小窦带着她的美术小组去省城参观少年宫去了。不知是小窦有交代还是凑巧,正好褚小强带队为开机仪式现场维持秩序。彭长宜有意拉上了褚小强,和窦老拍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羿楠给拍的,他现在还记得,褚小强很拘谨,在镜头前表现的很不自然,不知是因为当初他主动追求过羿楠,还是因为和小窦的爷爷在一起的原因,褚小强拍完照片后就借口离开了。
  彭长宜现在还记得,褚小强照完相刚走,这个吴冠奇就冒出来了,他想让羿楠也给他和彭长宜拍照,羿楠连看他都一眼都没有,扭头就走了,吴冠奇尴尬地站在那儿,当时逗得彭长宜几乎要忍俊不住笑出声来。
  想到这里,彭长宜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那张他们和窦老的合影,想起当时吴冠奇的尴尬样,笑了……

  “哎,愁苦的人和幸福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有的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偷笑,有的人却命苦的跟黄连一样啊——”
  彭长宜抬头一看,吴冠奇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他满面愁容,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往日脸上那永远的自鸣得意的笑容荡然无存。
  他关上抽屉,打量了他一眼,说道:
  “呦呵,受了什么刺激了,今天怎么表现的这么低调、幽怨了?”说着,从抽屉拿出一盒中华烟,起身,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随手把烟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这时,彭长宜的新任秘书石磊进来了,给吴冠奇沏了一杯水,又把彭长宜的杯子里蓄满水后,便给他们带上了门出去了。
  吴冠奇拿起那盒烟,仔细审视着,然后打开,看了看,又放下了。
  彭长宜不解,说道:“是假的吗?”
  吴冠奇摇摇头,说道:“送给县长的烟哪能有假的,除非他是活腻歪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不抽烟你又不是不知道。说说,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让你这么愁眉不展?”
  吴冠奇靠在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说道:“太难了——”
  彭长宜不由地笑了,说道:“能让我们吴大奸商感到难的事,那肯定就是太难了。”

  吴冠奇没有睁开眼,微皱着眉头,仍然脑袋靠在后面的沙发上。
  “别这么愁眉不展的,说说,是什么让你这么颓丧,打不起精神?”
  “是你们那个羿大记者。”吴冠奇从喉咙里蹦出这句话。
  彭长宜笑了,说道:“看来,这的确是个大难题,我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在吴大奸商面前无难题,羿楠这个山头难攻,这个我开始就告诉你了,你不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活该。”
  “是啊,尽管我有挫败感,但是你别忘了,还有那么一句话,叫越挫越勇。”

  彭长宜愣愣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吴冠奇没听见彭长宜说话,就睁开眼睛,眯着眼看着彭长宜的反应。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非常佩服你追女人的勇气和厚脸皮,我为你鼓掌加油。”说着,真的拍了两下巴掌。
  吴冠奇哈哈地笑了,他直起身,从桌上那盒烟里抽出一支,点上,又靠在沙发上,望着上方自己喷出的烟雾,说道:“彭长宜,请你注意用词,我吴冠奇这次不是追女人,是追求爱情。女人,我不缺。”
  “呦呵,还玩开神圣了?好好,你追求的是爱情,那么我请问,你凭什么要去追求人家?”
  “我爱她,她在我眼中是独一无二的,她是那样高傲,高傲的让我仰慕,她就像一位公主,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又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我不得不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她,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抛弃,只要她愿意跟我。”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的确病得不轻。”
  “我就纳闷了,我吴冠奇,还从来都没有在女人面前栽过跟头,居然到现在她都懒得拿正眼看我。论人,我也不丑,英俊魁梧,论事业,在锦安同行业中也是位居前列的,怎么我就引不起她的兴趣呢,说真的,我吴冠奇不是吹,只有我不瞭女人的,还没有女人不瞭我的?”
  吴冠奇说得是实话,他这一生中,从来都没有遭到过女人的拒绝,他的财富,再加上他英俊魁梧的外貌,这些因素,在女人面前,就是无坚不摧的武器,几乎所向披靡,他看上了哪个女人,无论用什么手段,没有碰壁的时候,几乎都会如愿以偿。但是在羿楠面前,他的这些有利武器,没有发挥作用不说,反而成了嘲讽他的武器,他一败涂地,想到这里,他很有挫败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说:“正因为她不瞭你,你才觉得她稀缺,她与众不同。”

  “是啊,所以说我有时候想起来就有一种很神秘的愤怒。”
  “神秘的愤怒?”彭长宜有些不解。
  吴冠奇解释道:“对呀,也就是说,我对这种愤怒有一种很神秘、很幸福的感觉,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为什么说我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都贼心不死,她带给我的感觉越是奇特,我就越发的对她痴迷。”说到这里,吴冠奇又把头仰靠在沙发后背上,他的眼睛里,有了平时没有的一种很单纯的痴迷的神情。
  向来痴,从此醉,彭长宜忽然想到了《天龙八部》里的一句话,他笑着倾过身子,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膝盖,说道:“诶,醒醒,醒醒,别做梦了,我说你几岁了,怎么像个幼稚的小男生?我跟你说,如果你想让羿楠看上你,你就要先脱胎换骨,然后再去追求人家。”

  “脱胎换骨?”吴冠奇直起身,看着彭长宜。
  “对,脱胎换骨。”彭长宜故作坚定地说道。
  “可是,我已经生就了骨头长就了肉,怎么才能做到脱胎换骨?”
  彭长宜笑了,说道:“喂,我说你是十七八岁的小男生还是三十七八岁的成熟男人?难道,爱情,真的能让一个奸商变得这么弱智吗?”

  吴冠奇看着他,苦笑了一下,说道:“爱情,能让人变得弱智,这的确是事实,不管你是几十个七八,就是到了八.九十岁也不是没有可能,想我堂堂的吴冠奇,不也是变得这个样子了吗?你不要觉得我好笑,我跟你说,人这一辈子,什么事都有可能经历到,别看你现在这样,说不定哪天也会像我似的,甚至,比我还迷茫。”
  “我可是比不了你,我永远都没有这种资格了。”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心里居然弥漫开一种苦涩和无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