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6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想老一下说道:“徐队说给我在城里租一套房子,我还没有想好,到时候再说吧。”
  周玉露惊讶道:“她替你租房子?那你岂不是整天都要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陆鸣吓唬道:“你以为现在就不是在她眼皮子底下,说不定我两昨天晚上干的事情都被人看见了……你还是赶紧走吧,省的被人看见生疑心……”
  周玉露晕着脸说道:“昨晚我们干啥了?你别胡说……”
  顿了一下小声道:“你该不会是想去找陆老闷吧,你可得小心点,我突然觉得他这个人很危险……”
  陆鸣说道:“我找他干什么?我们昨晚不是说好了吗?他如果给你打电话,就按照我说的办……”
  周玉露开着车刚走,远处就传来了一阵警笛声,陆鸣注意到陆老闷马上就钻进了那辆尼桑轿车中,带着几个手下匆匆离开了。
  陆鸣看看派出所门口聚集的人群,外围少部分人听见警笛声以后慢慢散开,可大部分人并没有动,似乎还听见有人在大声叫嚷。
  他不敢在现场逗留,随着散去的人群慢慢往镇中心晃悠过去。

  据史料记载,陆家镇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镇,据说三国东吴名将陆逊当年因为参与立太子之争而惹上祸端,他的族人在他死后为避祸举族南迁,后来定居陆家镇,因此,镇上的陆姓人家都把陆逊做为自己的始祖。
  陆家镇三面环山,风景秀丽,发源于灵山的枝江从镇中心穿过,将陆家镇一分为二,东边为老镇,西边为新镇,加上周边大大小小二十四个自然村,共有人口三十余万人。
  这几年,镇领导为了开发旅游资源,干脆把历史传说融入其中,不仅在老镇修建了陆家祠堂而且将一批古民居重新修缮,做为陆逊族人南迁的历史遗迹。
  同时在灵山修建了供奉陆逊的大型庙宇,请来一帮和尚,整天焚香诵经,聚集香火,倒也吸引了不少游人骚客。
  陆鸣的小学中学都是在陆家镇度过的,所以对镇上的一切都很熟悉,只是这些年不太回来,即便回来也来去匆匆。
  没想到几年的时间,镇子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不是街上还有几栋老宅子,说不定还会迷路呢。
  听说现在有钱人都在新镇盖房子,没钱的人才不得已仍然住在老镇,可陆鸣觉得他还是喜欢老镇。
  且不说那些白墙黑瓦的老民居,那些鹅卵石铺就的小巷,即便是弥漫着整条小街的熟悉味道都让他有种亲切感,那才是一种故乡的味道。

  不像新镇,到处都在搞基建盖房子,到处都是尘土飞扬,来来往往的大型车辆鸣着刺耳的喇叭隆隆驶过,哪里还有一点千年古镇的影子,简直就像个疯人院。
  陆鸣就像是一个外地来的游客,在老镇几条老街晃悠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就到中午了,他瞥眼看见路边有一个银行柜员机,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就快步走了进去。
  当柜员机显出卡上三十万块余额的时候,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尽管上午就接到了资金到账的短信,可总是疑神疑鬼,不信这么一大笔钱已经到手了。
  当他试着从柜员机里取出一千块钱的时候,这才有一种现实感,一颗心砰砰乱跳,那感觉就像这些钱是偷来似的。
  离开柜员机以后,陆鸣再不敢在街上闲逛,好像生怕有人看出他是个有钱人似的,马上溜进了一下老字号汤面馆,点了一晚老汤面当午餐。
  心里却琢磨着等一会儿还要不要去印证自己心中的一个谜团,这个谜团解不开,就无法判断陆老闷是不是和母亲的死有牵连。

  不过,在确认那叁拾万块钱已经到手之后,他忍不住开始犹豫,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和周玉露制定的计划存在不小的风险。
  毕竟,现在公丨安丨局也在追查害死母亲的凶手,如果自己暗中报仇的话,万一惹出什么事端,那时候公丨安丨局可不会对自己再客气了,轻则收回赔偿,重则让把自己收监,那时候母亲岂不是白白送了性命?
  何况,按照周玉露的说法,这个陆老闷可不是自己这种小角色惹得起的人物,目前看来,虽然财神已经死了,可他家族的势力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
  听说他另外两个叔伯兄弟都在城里做生意,并且实力雄厚,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暗中紧盯着财神的遗产,搞不好三兄弟联起手来争夺也不是不可能。
  而做为财神的直系亲属,他们没有进入丨警丨察的视线只有三个解释,一是他们和财神生前利益上的来往非常隐秘,没有落下把柄。
  二是他们利用和财神划清界限的等方式蒙蔽了丨警丨察的眼睛,三是政府或者公丨安丨局内部有人暗中替他们开脱。
  不管属于那哪情况,只要自己把陆老闷授意周玉露暗中通风报信的行为向徐晓帆汇报,首先陆老闷马上就会进入警方的视线,可那样一来,岂不是把周玉露给毁了?
  “哎,听说打起来了,丨警丨察抓了好几个人……”
  忽然邻座两个吃面男人的低语传进了陆鸣的耳朵。
  “到底怎么回事?”
  “听说毛竹园一个婆娘死在了丨警丨察手里,家里人不愿意,找派出所给个说法……”

  “这年头怎么经常听到这种事?不会又是丨警丨察抢尸吧?”
  “那倒没有,听说人今天上午已经葬了,这家人先前还以为是病死的,直到吃丧饭的时候有个陆家镇的人说出了真相……”
  “这种事闹也没用,再说人都埋了还能怎么样?多半是想要点好处罢了……”
  这时,另一个吃面的老头凑到跟前说道:“奇怪了,这事都听说还几天了,怎么现在才闹起来……”
  一个男人问道:“你知道这事?”
  老头说道:“我家邻居的小子在派出所当联防,听说那个毛竹园的婆娘在镇上一家工厂上班,那天被派出所两个丨警丨察带到豪客来宾馆问话……
  结果怎么样?那个婆娘再也没有出来,好像是被人害死了……派出所领导已经交代了,这件事不许往外说,你们说,这里面难道会没有鬼?”
  “妈的,这不是草菅人命吗?问个话就把人问死了,没听说过,说不定是被丨警丨察打死的,要不然为什么要隐瞒啊……”
  老头说道:“这可不能乱说,丨警丨察正在暗中追查杀人凶手呢……听说连陆老闷都被叫去问话了……”
  “陆老闷?难道这事跟他有关?”一个男人小声问道。
  老头急忙摇摇头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豪客来宾馆可是老闷家的产业……以前好像是陆老大开的……”

  “这就不会错了,现在豪客来的老板娘是小凤仙,谁不知道她是老闷的女人?”
  这时只见外面进来两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一进门就大声吆喝道:“老板,来两碗面……”说完,大刺刺地坐在了陆鸣的斜对面。
  那三个原本一直在议论的人见了这两个年轻人进来,凑到一起的脑袋马上就分开了,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陆鸣越听越心惊,没想到母亲被害的那家宾馆竟然是陆老闷开的,不知道派出所的丨警丨察为什么偏偏要把母亲关在那里,是偶然还是别有用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