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5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人除了没有共赴巫山之外,俨然就是一对少夫老妻,躺在黑暗中狂荡一阵,密谋一阵,一直到天快亮了,才纠缠在一起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陆鸣毕竟心里有事,早晨天不亮就醒来了,看看怀里的女人睡得正香,原本苍白的脸色早就变得红扑扑了,说不出的撩人,以至于让他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的生活,毕竟,这一切都来的太离奇了。
  忽然想起今天是老娘“大行”的日子,顾不上再欣赏美景,伸手推推周玉露,没想到婆娘哼哼唧唧的翻个身又睡过去了。
  忍不住还有点心疼,于是只好自己先爬起来,来到厨房开始烧水洗漱,还顺便弄了点早餐,这才回到卧室强行把周玉露拖起来。
  “天都还没亮呢……起来这么早干嘛?”周玉露睡意朦胧地抱怨道。
  陆鸣说道:“山里面天亮的晚,等一会儿水根他们就要过来了,赶紧起来洗把脸,吃点早餐……对了,别忘了把手机里的短信删掉,你这婆娘哪像是干丨警丨察的料啊……”
  周玉露和陆鸣“睡”了一晚,香腮泛红、眉目含情,白了陆鸣一眼,嗔道:“谁像你这么不要脸,动不动翻看人家的短信……哎呀,去把人家的裤子和鞋子拿过来啊……”说完就掀起了被单。
  陆鸣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仓狂逃窜。
  两个人吃过早饭之后,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就陆陆续续地来了,这个时候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所以来的基本都是老人和女人以及留守儿童。
  因为什么都没有准备,所以,来人都坐在屋子门口喝茶,好在水根从村子的小商店里买来了瓜子糖、香烟和爆竹,陆鸣则掏出从蒋竹君那里带来的中华烟散发给抽烟的老人们。
  一些妇女肆无忌惮地盯着周玉露叽叽喳喳,显然,他们认定这个女人肯定是陆鸣的媳妇,并且知道昨天晚上一直住在这里。
  “你真缺德,竟然给人家抽假烟……”周玉露俨然是女主人一般给大家泡茶,一边把陆鸣拉到一边小声说道。
  陆鸣一愣,随即明白周玉露为什么会这么说了,他也不解释,神秘地笑道:“舍不得抽啊……”
  正说着,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只见水根带着几个男人开始在房前房后燃放爆竹火炮,并且一路放到了后山李翠莲的长寿屋跟前,然后开始启动墓门。

  周玉露刚走到屋子里烧开水,陆鸣无意中就听见坐在房头的三四个婆娘在哪里说着悄悄话,很显然是在议论自己和周玉露。
  “哎呀……你不认识啊,陆家镇有名的破货朱雅仙的女儿……听说还是丨警丨察呢……”
  “你是说老闷的姘头?”
  “哎呀,小声点,谁知道究竟是老闷的姘头还是老大的姘头,都搞不清楚了……不过,人家闺女还是不错的……”
  “不对呀……听说她早就嫁人了呀……”
  “嫁人就不能离婚了?”
  “你是说……小鸣找了个二手货?”
  “哎呀,翠莲可能都不知道啊,要不然肯定不愿意……”
  “你别说,人倒是挺悄的……要不小鸣图什么?”
  “二手倒无所谓,就怕跟她娘一个样啊……”
  虽然乡亲们只是误解,可昨晚毕竟和周玉露“同床共枕”了,此刻还有点缠绵,陆鸣忍不住一阵恼火,不过,好像大家都是在说周玉露的母亲,所以只好装作听不见。

  心想,看来,周玉露的老娘的名声还挺大的,连自己村里的人都耳熟能详,想必一定风韵犹存吧,看看现在的周玉露就知道了,这些婆娘议论人家无非是嫉妒罢了。
  想想自己母亲守寡二十年,却从来没有传出一点“绯闻”,说起来还真没面子,难道自己老娘在男人的眼里就这么不堪?老娘啊,你死的好冤啊!
  多亏亲戚和乡亲们帮忙,三个小时之后,陆鸣母亲李翠莲就入土为安了,陆鸣偷偷躲在一边清点了一下大家送来的份子钱。
  没想到只有三千多块,仔细算算竟然还赔账了,一时就唉声叹气的,只怪公丨安丨局的人太不地道,搞的匆匆忙忙的,人家自然不当回事。
  好在母亲的丧葬费按照协议应该可以“报销”,这么算起来这三千块也算是赚了,只不过母亲“大行”只赚了这点钱,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按照乡俗,陆鸣要披麻戴孝在母亲坟前哭一场,可当他刚刚跪在地上哭天抢地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短信铃声,并且还是来自于那部老头手机。
  于是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掏出来看了一眼,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上面显示的是自己给公丨安丨局报的那张银行卡到账的信息,上面清清楚楚显示到账叁拾万元。
  妈的,公丨安丨局的人还真讲信用,这么快就到账了,几乎和火化母亲尸体的效率一样高,天呐,三十万?

  这可是从小到大看见的真真实实的大钱啊,财神那笔钱虽然听起来吓人,可要想弄到自己卡上,还不知道要冒多大的风险呢。
  可一想到这笔钱基本上可以说是用母亲的命换来的,陆鸣一时悲从衷来,马上趴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哀嚎道:“娘啊,你怎么就走了呢……眼看着就要过好日子了……”
  哭到这里,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周玉露,又继续哭道:“我的娘啊……你看,我把媳妇都带回来了,本来让她好好伺候你过几天好日子……你怎么就走了呢……”
  周玉露脸上一红,伸手就把陆鸣一把拽了起来,说道:“好了……你妈已经听到了……可别哭过头了伤身呢……”
  送葬的人见陆鸣不哭了,就开始下山去村子里吃丧饭,陆鸣和周玉露走在后面,两个帮忙的丨警丨察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你刚才为什么拉着我不让哭?不就是让你装一下我媳妇,让我妈看着高兴一点嘛……”陆鸣抱怨道。
  周玉露嗔道:“你少胡说八道,这里的人嘴长,说不定就给传出去了……你想哭,今天晚上哭死在这里人家也不会管呢……”
  陆鸣嘟囔道:“你这婆娘有神经病啊,就是要哭给别人看的,没人看还哭个什么劲啊……”
  周玉露掐了陆鸣一把,骂道:“你小子真不是东西,还说孝顺呢……原来都是装的……”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妈都被你害死了,我还怎么孝顺,你这不是放屁吗?”
  周玉露警觉地看看周围,嗔道:“你还说……昨天晚上你可保证过,以后永远不提这件事……”
  陆鸣闷着头走了几步,忽然笑道:“你说怎么这么快,公丨安丨局的赔偿款竟然到账了……”
  周玉露也惊讶道:“已经到账了?不会吧?审批程序走完最快也要好几天呢……”
  陆鸣哼了一声道:“这不明摆着吗?心里有鬼,生怕我反悔,所以快刀斩乱麻……妈的,要的太少了……”
  周玉露哼了一声道:“你就知足吧,这种赔偿一般也就十来万,一下赔了你三十万还嫌少……说实话,要不是正在风口上,范局长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陆鸣不服气道:“不同意?我就闹他个天翻地覆,让你们局长都当不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