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5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周玉露瘫软在自己腿上吓得花容失色,忍不住心里一软,缓和了声音说道:“只要你说出杀害我妈的凶手,我就放过你,要不然,非让你身败名裂不可……难道你想尝尝号子里的滋味吗?”
  周玉露哭泣道:“就算你放过我……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他……他会杀了我儿子……”
  陆鸣一听就知道周玉露肯定是受到了某个人的威胁,于是劝慰道:“如果他死了,怎么能杀的了你的儿子呢?”
  周玉露一愣,可随即就摇着脑袋哭泣道:“你……你杀不了他……他是个魔鬼……”
  陆鸣心里着急,伸手就在周玉露饱满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喝道:“杀得了杀不了那是我的事,你要是不说,这笔账只好算在你身上,要不是看在对你还有点好印象,我可没工夫跟你废话……再说,我斗不过他,不是还有徐队吗?”
  周玉露爬起身来抽泣道:“可……可人家也没有证据啊……他很狡猾,肯定不会自己动手……到时候万一制不住他,我儿子怎么办?”
  陆鸣有点哭笑不得,问道:“没证据?没证据你怎么知道是他干的?”
  周玉露泪眼朦胧地说道:“我猜的……”
  陆鸣恨不得在那个圆溜溜的屁股上再来一下,恼火道:“那也不能乱猜啊。”
  周玉露见陆鸣有意无意瞟自己,这才知道害羞,拉过被单裹在身上,幽幽道:“那天你给我打电话说要自首以后,我就马上告诉了他,他还特意问了你妈关在什么地方,说来也巧,你妈关的那家宾馆正是陆老闷开的……
  当时我就担心他会不会乱来,不过,也只是怀疑他会不会借此挟持你妈……没想到第二天你妈的真的死了,我吓得没敢再……再跟他联系,早晨他打电话来的时候,我说不干了,他就威胁我……”
  陆鸣拿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说道:“是不是他由我来判断,你说,这个陆老闷究竟是谁?既然姓陆,应该是陆家镇的人吧,他怎么会对……”
  说到这里,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周玉露的胳膊失声问道:“他是不是财神的亲戚?”
  周玉露愣了一会儿,随即无奈地点点头,说道:“就是……就是陆家老四……陆建华……”
  陆家老四?

  陆鸣马上想起了财神遗嘱中的交代,按照财神的说法,陆老四在他的几个叔伯兄弟中算是忠厚老实的。
  其他几个兄弟都在财神出事以后和他划清了界限,唯独陆老四跑到东江市给他送过伙食费,并且还说自己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帮忙呢。
  想到这个敦厚老实的陆老四竟然早就在暗中觊觎赃款了,并且出手狠辣,为了阻止自己和公丨安丨局合作,不惜向母亲下毒手,看来,财神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这个……陆建华是干什么的?你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甘愿为他卖命?”
  陆鸣还是吃不准陆建华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毕竟,觊觎财神赃款的可不是他一个人,母亲被抓的消息也不仅仅周玉露一个人知道,不过,从时间上来看,陆建华的嫌疑最大。
  周玉露已经停止了哭泣,眼睛红红的,只是脸色有点苍白,也不知道是被陆鸣还是被李翠莲的亡灵吓成这样。
  听了陆鸣的话,似不情愿地说道:“陆建华在镇子上有一家汽车修理厂,平时也没什么事,老是看见他在和平公园喝茶,为人沉默寡言,走路总是低着头,外号叫老闷……

  不过,这个人看似蔫蔫的,可鬼点子特别多,并且心狠手辣,镇上的人都怕他,前些年陆建民当行长那会儿,连镇长见了他都要客气几句,在镇上也算是一霸……”
  陆家镇一霸?不用说,都是财神当行长那会儿用钱培养出来的,镇上的领导为了搞点贷款,哪有不巴结的道理,只是陆建华是怎么知道自己掌握着财神赃款的秘密,难道财神用那部电话跟他通过气?
  天呐,这个陆建华该不会就是那个监督自己的人吧?
  “你还是没说你是怎么和陆建华扯上关系的?”陆鸣问道。
  周玉露瞥了陆鸣一眼,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血色,神态扭扭捏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鸣惊讶道:“怎么?难道你和他有一腿?”
  周玉露嗔道:“你放屁……”
  说完,幽怨地瞪了陆鸣一眼,低声道:“我妈……和他有点关系……”
  陆鸣一听就明白了,感情周玉露的母亲和陆建华有一腿,并且,看那样子肯定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要不然周玉露就不会姓周了。
  “你妈是他的情妇?”陆鸣问道。
  周玉露晕着脸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陆鸣好奇道:“那你爸呢?你爸知道这事吗?”
  周玉露幽幽道:“我爸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没了……他帮别人跑长途翻车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债主天天上门逼债,最后还是陆建华帮着摆平了这件事……后来,我妈就跟了他……

  不过,不管怎么说,陆建华也算是我们家的恩人,他不仅出钱让我们兄妹完成了学业,而且还让我妈住上了小洋楼……”
  “所以,当他让你通风报信的时候,你就忘了自己是丨警丨察了……”陆鸣说道。
  周玉露哼了一声道:“我这个丨警丨察的工作也是他替我安排的,我哥当兵也是他安排的,你说……他让我帮个小忙……人家能不答应吗?再说,那些钱本来就是他哥的……”
  陆鸣急忙问道:“那他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手里掌握着财神赃款的秘密?”

  周玉露嗔道:“人家哪儿知道这么多?反正,他私下叫你小财神……”
  陆鸣心中一动,心想,**不离十,就算陆建华不一定知道自己掌握着赃款的秘密,可起码从财神那里探听到了什么消息。
  财神说不定在临死前和他这个信任的兄弟联系过,说不定他就是那个帮着自己判缓刑的人,虽然自己的案子是在东江市判决的,可既然陆家的势力这么大,在那边自然也能找到关系。
  “那这事你妈知道吗?”陆鸣问道。
  周玉露摇摇头说道:“我妈就一个家庭妇女……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她现在和陆老闷也不太来往了,只是彼此面子上过得去……”
  陆鸣心想,多半是人老珠黄了,陆老闷自然也就没有兴趣了,这对母女简直是极品,别看周玉露是个丨警丨察,可从第一次见到她,就感觉这个女人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媚劲,缺少徐晓帆那种职业丨警丨察的冷峻。
  这种本性的形成多半是因为她母亲的关系,一个给人家当小三的女人,还能指望她有什么正义感,好在周玉露心灵还算善良,起码还知道愧疚,要不然也不会被母亲的亡灵吓的屁滚尿流了。
  想到这里,陆鸣哼了一声道:“怎么?难道你还以为自己洗的干净?粪坑里都下去过了,这辈子也别想洗干净……”

  周玉露一听,顿时恼羞成怒,一头撞进陆鸣的怀里,抽泣道:“都是你害的……你……真是命中克人家的煞星……”
  陆鸣血气方刚,怎么受得了这种折腾,只好推开周玉露,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徐晓帆这女人要是怀疑上了你,肯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