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5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惊讶道:“我不是说了吗?那天晚上有一个陌生女人给我打电话,是她告诉我母亲被抓的消息……难道你们没有监听到这个电话?那个女人的声音一听就不是你啊……”
  周玉露满脸愁容地说道:“不是我的声音又怎么样?难道我一定要亲自打电话吗?他们自然怀疑我让别人打的这个电话……”
  陆鸣盯着周玉露注视了好一会儿,小声问道:“那究竟是不是……你因为担心我,所以偷偷让人给我打了这个电话?”
  周玉露在陆鸣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嗔道:“你做梦,你是人家什么人,我为什么就这么关心你?”说着话,一双眼睛却不敢看陆鸣。
  陆鸣看出周玉露有点言不由衷,就算这个电话不是她打的,可总觉得跟她有关,起码是个知情者,再联系到刚才那条短信,眼神中慢慢流露出一丝凶光。
  因为,根据蒋竹君的分析,这个打电话的人也没有安什么好心,无非是想激化自己和丨警丨察的矛盾,阻止自己告诉他们有关财神银行账号的事情,并且,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害死了母亲,让自己彻底断了跟丨警丨察合作的念头。
  眼下觊觎财神赃款的人错综复杂,只是不清楚周玉露在替谁卖力。如果直接问她,肯定不会承认,如果把那条短信的事情说出来,说不定马上就会跟自己翻脸,眼下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既然抓我母亲的计划只有你们三个人知道,消息不可能是肖长乐和徐队泄露的,那他们怀疑你也不是没有根据啊……除非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陆鸣淡淡地说道。
  周玉露哼哼道:“我为什么要证明自己,谁怀疑我就拿出证据……我为什么要给你通风报信,你是我什么人啊,我图什么?”

  陆鸣故作挑逗道:“也许你是同情我……也许你喜欢上了我……”
  周玉露呸了一口,嗔道:“你的脸皮真厚,这么无耻的话都好意思说得出来,我儿子都六岁了,早就过了喜欢小白脸的岁数了……”
  陆鸣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仰着脑袋想了一阵,忽然凑近周玉露小声道:“还有一个原因也有可能让你向我透露消息。”
  周玉露慢慢坐起来,露出雪白的臂膀,警惕地盯着陆铭问道:“什么原因?”
  陆鸣缓缓说道:“你想通过这种方式阻止我和公丨安丨局合作,毕竟,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手里有那些账号的人,也是第一个知道我要去公丨安丨局自首的人。”
  周玉露身子微微颤抖,强做镇定道:“奇怪了……我是调查小组的成员,巴不得快点找到陆建民的赃款呢,怎么会阻止你来公丨安丨局自首呢?你这是什么逻辑?”
  陆鸣摇摇头说道:“如果徐队知道你复制了那些银行账号,那就合乎逻辑了……我猜测,你背后还有一个人……
  他在暗中觊觎财神的赃款,而你给他通风报信,试图得到这些银行账号,那个人当然不希望这些账号落在丨警丨察手里。
  所以,他本人或者你指使某人给我打电话,透露丨警丨察抓了我母亲的消息,这样一来,起码可以暂时阻止我和丨警丨察合作。
  但是,这个人又肯定担心我有可能用这些账号和丨警丨察交换我母亲的自由,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对我母亲下了毒手。
  虽然你没有直接参与,可你知道是谁干的,要不然,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内疚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晚我要是想要你的身子,你可能也会答应,因为你害怕我妈的亡灵,想洗刷自己的罪恶……”
  周玉露一边听着陆鸣的话,一边支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一只手抓着被单遮挡着胸口,可那被单似有千金重似的,竟慢慢滑落下来,并浑然不觉。
  而眼神中却流露出恐惧的神情,颤声道:“你……你胡说什么……你这是……这是听谁说的……”
  看着周玉露竟忘记了遮羞,听任自己雪白的上半身裸在那里,陆鸣似乎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心想,还好她是个内勤,如果换做徐晓帆或者蒋竹君的话,这会儿肯定已经扑上来要自己的命了。
  陆鸣此刻面对女人玉体横陈却毫无私心杂念,反而逼近一点,冷冷说道:“周警官,如果我把我的猜测告诉徐晓帆的话,你说她会相信吗?
  当然,由于我的身份,她也可能半信半疑,不过,我还有证据可以证明你暗中帮某个人在算计财神的赃款……
  你看,你是趁着今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把话说清楚呢,还是明天去办公室当着徐队的面三个人来说,何况,我妈死得不明不白,她已经回来了,正等着听你的解释呢……”
  周玉露也许是真的从小怕鬼,也许是内心真的对李翠莲的死有愧疚,也许是做为内勤缺乏一个丨警丨察应有的勇气和顽强,在陆鸣的步步紧逼下终于崩溃了。
  “你……你……这个魔鬼……”周玉露颤巍巍地呻吟道
  随即就哭倒在地铺上,一边本能地拉扯着被单想遮盖住身子,可越扯越乱,遮住西瓜露出瓢,最后干脆一翻身趴在了那里哭的死去活来,
  陆鸣基本上断定母亲的死应该和周玉露有关,一颗心顿时就变成了铁石心肠,任由周玉露趴在那里哭泣,要不是露在外面的屁股,他可能都不会看她一眼。
  除了周玉露的呜咽,屋子里顿时静悄悄的,屋顶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天空又下起了毛毛细雨。

  陆鸣伸手就关掉了灯,屋子里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不到两分钟,沙沙声就变成了噼里啪啦的声音,随即一阵山风吹得窗户咯咯作响,隆隆的雷声就像是从屋顶滚过一般,震得房屋都在颤抖。
  陆鸣趴到周玉露跟前,把嘴贴到她的耳边小声道:“我妈回来了……你听……”
  周玉露一听,顿时尖叫一声,猛地扑进了陆鸣的怀里,哭泣道:“陆鸣……别……我说……人家什么都告诉你……哎呀……饶了我吧……”
  陆鸣狠心一把推开周玉露,推得她光溜溜的倒在了地铺上,喝道:“你说,谁害死了我妈?是不是你?”
  周玉露两只手乱抓,好不容易找到了被单,马上裹住身子,整个人缩成一团,惊恐地睁圆了双眼,可什么都看不见。

  嘴里又是一声尖叫,伸手乱摸着找见了陆鸣,一双手臂死死抱住了他的脖子,只管贴在他的身上,哭泣道:“不是我……不是我……是……是……”
  “是谁?”陆鸣像天神一般大喝道。
  周玉露的身子一阵阵轻颤,失声叫道:“陆……陆老闷……是他逼我的……我没想到他……他会杀人啊……”
  陆鸣马上打开了灯,眼前的情景差点让他流鼻血,好像是担心自己受到诱惑,他伸手扯过被单遮住了女人身子,大声道:“谁是陆老闷……快说,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玉露原本紧闭着眼睛,忽然觉得眼前一亮,随着陆鸣的一声大喝,猛地睁开眼睛,看看房间四周,发现一切依旧,顿时恢复了理智,颤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别问我……”陆鸣这个时候岂能罢休,一把抓住了周玉露的头发把她拖到自己面前,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不说是吧,要不要我马上给徐队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