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5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回头迅速瞥了一眼自家的屋子,然后快速拿起手机翻到那封短信,只见上面只有一句话:晚上见个面,有要事。
  怎么总觉得有点鬼鬼祟祟的,难道这女人在外面偷情?
  陆鸣嘴里嘀咕一声,看看来电号码,然后拿起裤子回到了厨房,看看锅里的水也烧开了,于是用一个大木勺舀进木桶里,又兑了点凉水,试试水温,这才冲卧室那边喊道:“你可以洗澡了……”
  不一会儿,只见周玉露身上裹着被单,只露出雪白的肩膀走了过来,伸着脖子看看木桶里面的水,用手试试水温,说道:“你转过身去……”
  陆鸣没理她,拉过一只洗衣服的塑料盆,把裤子放进去,蹲在那里目不斜视地往上面涂肥皂,不一会儿就听见周玉露哗啦哗啦的在木桶里洗起来。

  “哎呀,陆鸣……还有鞋子……在卧室呢……真倒霉……”周玉露忽然说道。
  陆鸣站起身来,一瞥眼就看见大木桶里半截白花花的身子,心中一阵悸动,随即一转身就去了卧室找到那双臭烘烘的旅游鞋,跑到池塘清洗了一遍。
  等他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周玉露从木桶里爬出来,急忙转过身去,也不知道触碰到了哪根神经,忽然就就笑得喘不过气来,只是不敢发出声音,最后只好蹲在地上,笑得“花枝乱颤”。
  周玉露匆匆忙忙用被单裹住身子,走过来在陆鸣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恼羞成怒道:“你这个混蛋……你还笑……都是你……都赖你……”
  陆鸣笑的快断了气,最后含着眼泪站起身来,说道:“我妈在诅咒你呢。”
  周玉露脸色一变,嘴里尖叫一声,转身就跑了出去。

  陆鸣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阵,才把裤子和鞋子晾在了门口的台阶上,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不知名的各种虫子开始鸣叫起来。
  只听周玉露在里面喊道:“陆鸣……洗好没有,快点来……人家害怕……”
  陆鸣拿着周玉露的手机和车钥匙走进了卧室,只见周玉露用被单裹着身子,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于是笑道:“怕什么?难道还怕我妈来找你?”
  周玉露又是一声尖叫,拉过被单蒙住了头,过了一会儿才揭开被单,喘息道:“陆鸣,别吓人家嘛……晚上怎么睡啊?”

  陆鸣暧昧地问道:“你想怎么睡?”
  说完,见周玉露一脸幽怨的神情,说道:“我睡隔壁卧室……”
  周玉露急忙说道:“不行……我害怕……”
  陆鸣奇怪道:“你到底怕什么?好歹也是个丨警丨察,怎么这么胆小?”
  周玉露嗔道:“人家又不是真正的丨警丨察……”

  陆鸣一愣,问道:“难道你是假丨警丨察?”
  周玉露气恼道:“滚……我只是一个内勤,从来都没有出过现场……和别的丨警丨察不一样……”
  陆鸣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怎么办?难道我睡地上?”
  周玉露点点头说道:“你找点东西铺在地上凑合一下嘛,咱两说说话,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再说,今晚你应该给你妈守夜的,就算人家陪你好了……”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也行……你等着,我到我妈的卧室收拾一下,有些东西明天都要在坟前烧掉……”
  “那你快点啊……”周玉露颤巍巍地说道。

  陆鸣在母亲的卧室里收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看着老娘昔日的一些物品,心里面不是滋味,一会儿唉声叹气,一会儿咬牙切齿。
  嘴里还嘀咕着一些听不清楚的言语,就像神经有毛病似的,周玉露在那边叫了他好几次,他都装作没听见。
  等到一切都收拾好以后,他才抱着一团被褥来到周玉露这边,在靠着床的位置简单搭了一个地铺,又跑到外面屋子把所有房间的灯都打开,这才在地铺上半躺下来,脑袋靠在墙上点上一支烟。
  “你把外面房间的灯都开着干什么?”周玉露不解地问道。
  陆鸣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我们这边的习俗,出殡的这天晚上,家里要灯火长明……”
  周玉露缩成一团,颤声道:“是不是怕死人的鬼魂回来?”
  陆鸣笑道:“正好相反,就是担心亡灵回来取自己心爱的东西的时候看不见……”
  周玉露吓得朝着陆鸣这边靠靠,颤声道:“哎呀,你别说了……今晚不许你睡觉……”
  陆鸣说道:“明天还有这么多事呢,不睡觉能行吗?你要是害怕,就坐着……我妈如果回来的话,你就叫我一声……”
  周玉露一声娇呼,一翻身从床上滚下来,卷缩在陆鸣身边,带着哭腔颤声道:“哎呀,陆鸣……求求你……”
  陆鸣一瞥眼看见周玉露一条雪白的腿露在外面,一想到她被单下面根本就没穿衣服,顿时有点把持不住,只好闭上眼睛强忍着诱惑,嘴里却说道:“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啊,要不然怕什么?”
  周玉露脸色微变,随即哼哼道:“你胡说……人家从小就怕……怕鬼……”
  陆鸣感觉到周玉露贴着自己的身子吓得瑟瑟发抖,心中不禁一软,安慰道:“我妈跟你又没仇,她就是回来也不会吓着你的……
  再说,你和我躺在一起,她还以为你是我女朋友,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吓着你了……”
  “哎呀,陆鸣,别说这些了,我们说点别的吧……”周玉露干脆就躺在了陆鸣身边,只是用被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陆鸣笑道:“说什么啊,这一晚上时间还长着呢,哪有这么多话要说……不过,我有办法让你不怕鬼……”
  周玉露嗔道:“你还说……”
  陆鸣忽然凑近周玉露,一脸神秘地小声道:“要不,说说那些复制的账号你准备交给谁?”
  周玉露一听,真的就顾不得怕鬼了,坐起身来怒视着陆鸣,气愤道:“你什么意思?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复制那些银行账号了……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还想瞒着我呢,搞了半天,徐队给你布置的第一个任务感情就是到我身边卧底吧……”
  说完,一翻身子躺在那里,留给陆鸣一个脊背。
  陆鸣伸手扳着她的肩膀,想让她面向自己,触手一片滑腻,周玉露摇着身子摆脱了,并没有转过身来。
  陆鸣也不强求,摸出一支烟点上,靠在那里抽了几口,然后凑到周玉露的耳边小声道:“那你说,徐队为什么要让我到你身边卧底呢,难道她信不过你?
  或者已经发现了你有什么可疑的行为?反正,我可以对你发誓,绝对没有在她面前提到过你一个字。”
  周玉露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翻过身来,瞪着陆鸣嗔道:“为什么怀疑我?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害人精……”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也不瞒你,当初肖长乐想利用你母亲来打开突破口的计划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连卢局长都蒙在鼓里。
  可你马上就知道有人抓了你妈……那天晚上你又发神经突然给人家打电话,油腔滑调的,他们能不怀疑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