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0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眼往探照灯照亮的一面岩壁上看去,岩壁约有十数米高,上面怪石嶙峋,却干燥的很。没有青苔之物,也没有人工开凿痕迹,应当是天然形成的,只是这些石头的颜色有些奇怪,也不知道是照明灯的灯光作用,还是这些石头的本身颜色。整个岩壁呈暗红色,看起来像是凝固的血液一般,莫名带着一种煞气,让人心生惧意。
  只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到这面岩壁上有何洞口或通道,我心里有些奇怪,所谓的蚩尤肩髀冢,莫非就是这么一处洞穴?
  正疑惑间,梁天心和乔思贵却是走过去,一人抱起一个照明灯,将灯光从我们正对着的这面岩壁,移到了左侧的岩壁上。
  随着灯光,我的目光也同时移了过去,这一次却瞬间瞪大了眼睛。
  洞穴左侧的岩壁,不,不能说是岩壁,整个洞穴左侧,根本看不到一块石头,而是通体两扇巨门伫立在那里,十余米高的巨门上,篆刻着无数繁复纹路,这些纹路细看之下,只觉得没有规则,看不出什么。但笼统来看,却好似一个无头巨人站在那里,一直手里握着一把战斧模样的武器,另一只手里则捧着一个茶壶模样的东西。看起来似乎正跟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战斗一般,身体四周布满无边的煞气。

  除了这幅巨人图,两扇巨门的颜色也非常诡异,刚才那面岩壁看起来只是暗红色,而这两扇巨门则是纯正的鲜红色,像是通体被鲜血浸染,连门上那巨人,看起来也好似沐浴在鲜血之中,荒蛮而又血腥。
  我和瑶瑶初见之下,都被这巨门震撼住了,站在原地,许久没有移动。梁天心和乔思贵则显然早就见过这巨门,见怪不怪的只是看了一眼,便抬脚走到巨门旁,伸手在上面摩挲几下,然后张口唤我过去。
  走到跟前之后,愈发感觉到巨门的巍峨震撼,我伸手在门上摸了一下,入手冰冷,这巨门似乎是青铜所铸。
  这里既然是蚩尤冢,这两扇巨门自然也是远古之物。论体积,可远比殷商时期的司母戊鼎更大,便是上面的纹路也十分精致,若是外传出去,怕是要完全颠覆历史。
  脑子里混乱的想着,一旁的梁天心忽然伸手指着巨门上方,开口对我说道,“你抬头往上看,两扇门的最中间部位,也就是上面篆刻的这巨人的心脏处,有一个凹槽。等下我二人带着你飞上去,你拿着青州鼎,放进那凹槽之内,便可开门。听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抬头往梁天心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到那巨人的心脏处,有一个不起眼的凹槽,掩藏在那些繁杂纹路之中。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见。
  跟我确定之后,梁天心和乔思贵便伸出手,一人驾住我一边腋下,腾空而起,带着我飞到了半空中,正对着那凹槽处。
  我抬眼一看。这个凹槽只有一个巴掌大小,倒是内部极深,看起来似乎直通到巨门里面。不过巨门里面似乎也是一片黑暗,我仔细盯着看了一眼,便是以我的眼力,也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不敢多耽搁,我伸手从身上拿出青州鼎,正准备将其放到那凹槽内,就在此时,梁天心忽然出声道,“不对!”
  他突然说话,我顿时停住手。也不忙放青州鼎,转头看着他。
  乔思贵也奇怪问他道,“怎么了?”
  梁天心伸手放到那凹槽内摸了摸,脸色变得愈发难看,指着凹槽道,“上次我们离开这里时,我曾在这凹槽内放了一根猫毛,现在却不见了。”

  “猫毛?”乔思贵愣了一下,轻笑道,“猫毛极为纤细,又属阴性,放在这里,便是我等修为,也不易察觉,老鬼你倒是心思细腻。”
  说完,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梁天心一眼。
  乔思贵似乎话里有话,我一下就听明白了,这个地方是他俩发现的,梁天心暗中布置了一个检测小机关,却没告知乔思贵,显然是对乔思贵有几分提防心思,怕他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独自来这里打开这扇巨门。乔思贵显然也是想明白了这点,这才阴阳怪气。
  冷嘲之后,乔思贵倒也知道轻重缓急。没再多扯,而是开口道,“距上次咱们离开已经一年多了,这么大个洞穴,难免会有气流流动,猫毛吹走却也不奇怪。”
  梁天心却摇了摇头,语气愈发慎重起来。
  “这个洞穴不与外面沟通,不可能有风。更何况,下午我来查看之时,特意上来看了一眼,那根猫毛尚在。足足一年多的时间,猫毛都没有被吹走,从下午到现在,才区区几个小时,猫毛怎么可能被风吹走?”
  听他这么说,乔思贵脸色也变了,失色道,“老鬼,你意思是,下午到现在这段时间里,有人来了这里?”

  “不光来了这里,而且还在这个凹槽内放入或取出过什么东西!”
  梁天心轻轻点头,嘴里缓慢的吐出这句话,脸色差到了极点。
  听他这么说,乔思贵猛地一惊,转头看了看我手里的青州鼎,再度失声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青州鼎只有一枚,这小子也一直在我身边,别人不可能打开这扇门的!”
  梁天心却是长叹了口气,“青州鼎虽只有一枚,可上古有九鼎之说。焉知其他八鼎是否也能打开这扇门?”
  说完,他不待乔思贵再回话,咬牙又道,“不慌开门,咱们先下去。”
  两人带着我重又回到地面上,落地之后,梁天心松开我的手臂,抬头看了看那凹槽的方位,低头在地面上扫视搜寻起来。
  看了没一会儿,他便往前急行数步,伸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纤细毛发,似乎就是他所说的猫毛。
  捡起之后,他自己并未多看,而是走过来递给了我,凝重道,“你仔细感应一下这猫毛上的气息。”
  不用多说,我也明白他的意思,接过猫毛,仔细感应一番,果然从上面感应到一丝微弱的巫炁气息。
  不得不承认梁天心的心思灵巧,一根纤细的猫毛就能布置下一个机关,十分不易被人发现,而且非常有效,不光能检测到是否有人碰过那里,而且因为猫毛对气息的附着力极强,无论被道炁还是巫炁触碰之后,上面的气息都会存留很久。
  猫毛上有巫炁气息,这便意味着,有人在那凹槽能动用过巫炁,或者放置过饱含巫炁的某种器物。结合其他种种情况来看。极有可能有人赶在我们前面一步,用充满巫炁的小鼎,打开过这道门!
  确定之后,我对着梁天心点了点头。
  一瞬间,梁天心眉头皱起,脸色冰冷到了极点。
  “会是谁?会是谁?驼子,你可曾将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过?”
  乔思贵此时心情显然也极差,同样冰冷回道,“你我二人得了这场天大机缘,这几年来,老子睡觉都是一人独睡,因为老子有说梦话的习惯,害怕梦里把这天大的造化说出去!你说我会不会把消息透露出去?”
  梁天心脸色变了数变,转头又盯住了我,“我们二人数年前便来过这里,一直没发现过其他人的踪迹,偏偏现在忽然来了人……是不是你小子走漏的风声?”
  日期:2017-05-17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