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7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玉也想尽快地将他和领导之间的关系稳定下来,即使,春节之后会有市委书记要过来,但财政局从属于政府序列,新书记未必就能够保住他。再说,杨秀峰如今有多少关于他的个人材料,是他心里最发虚的。
  黄国友和陈丹辉等市里主要领导都纷纷倒下,他唐玉能不能幸免,还不就是看市里和省里的心情?真要算帐,唐玉心里明白他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就算局长没有说出来,但周娴还是能够看出的。局长会不会也在等着要的机会?周娴觉得自己在财政局这么些年来,如今,就算没有机会升到局长,但一个副局长的资历还是足了,可目前,市里对财政局都没有变动的迹象,但在她分析看来,觉得领导不是不想调整财政局,而是时机还没有到。就算经开区里一样,时机没有到莫春晖一直在副区长,但随即就升上来。唐玉和李建都不可能是新领导心目中可用的人,就算两人此时表现得再好,怎么可能给信任?

  这种时候,会有不少人都看到机会了吧。
  周娴不认为自己有很好的机会,但也不是就没有作为的可能。新领导算起来是很年轻的了,又有着极好的活力,对下面的人也都好,周娴觉得自己在工作能力上还是有实力的。也能够按照新领导的那一套做,再说,这样的领导难道就没有另一面?
  不可否认,有些人会让人看不到真实的一面,但如今对她说来,试一试还有可能,不试一试就没有丝毫机会了。
  判断这杨秀峰肯定在里面,但不能判断局长知道领导在茶楼里,他会怎么决定,周娴还是要推动这样的事的。当下停了车,也就走进茶楼里,将茶楼里最大的包间订下来。
  就走在前台大厅里,只是隐蔽些,就想看看还有其他什么领导也过来。周娴琢磨着,要是能够和领导说几句话,甚至跳一跳舞,是不是就能够得到什么暗示?
  要是今晚没有找到机会,自己能不能单独找领导去回报工作,或将领导约出来见见面?平时也都没有做过这些,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做过。不由地向到那个叫郑雨苏的,她之前在市里虽说名气不小,人缘脉络也广,但要是就凭这些给领导看中而给予重任,周娴是不相信这些的。
  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郑雨苏凭什么会突然给任用?周娴觉得就那么回事,就如同她之前那个升到财政局办公室主任一样的道理。

  只要有机会,方法和途径都是其次的。
  财政局的同事很快也都到了,唐玉、李建等主要领导来得迟一些,周娴一直在安排着,但也在注意着,看领导是不是离开了走人,幸运的事,一直没有见领导走,也就证明周滔和腾云两位一定是来见那人的,才会是如今的情况。
  包间里闹得欢,周娴的心思放在包间外,更多地留在外间的廊道上,这样看着似乎更便利和茶楼的服务员沟通,也不会让人感觉到意外。另外,她还要先探知周滔和腾云等人是进了那一间,之后才能将消息泄露给唐玉,要不然,唐玉问起来自己也无法说什么。
  下功夫总会有回报的,看了半小时,又从服务员的口中试探到一些消息。也就判断出,今晚在茶楼里人虽不少,但也只有几个包间是茶楼的人最在乎的。市里领导到来,服务员或许不认识,但管理层的人心中是有数的,自然会让人多到那边去打转。就财政局这个大包间,茶楼的领班也亲自带着一瓶酒来给唐玉等人敬的。

  自己判断之后,周娴还进行是证实了后,才找机会将唐玉叫到一边,将自己所知道的事说出来。唐玉顿时就有些蒙了,他知道市长对这些聚会之类的事比较反感,但此时已经知道后要是都不去表示,是不是会让领导更有看法?
  心中有没有领导,在一些细节上是有十足的表露的,领导心里会有什么想法,谁也难以揣测。此时见领导,或许会给领导批评,特别是费用上要处理好,而见领导也会让领导可能反感。但要是不见,如今领导知道财政局在茶楼里聚集,自己又知道领导在茶楼里,却不去见面表示敬意,领导心里会怎么想?就算不说出来,心中的隔阂可就留在那里了。
  再三犹豫,唐玉觉得还是要露下面,周娴也表示,领导在茶楼里有好几人,也都是在里面玩着麻将。唐玉决定先给周叶打电话,将自己的情况先说一说,在听周叶的说法。
  周叶得知唐玉在茶楼,也觉得有些奇怪,心里以为是茶楼里的人多嘴说露了,今后道时要注意些,但此时要是不让唐玉进来,他不是会有其他的想法?请示了后,杨秀峰也就淡淡地表示了句,让唐玉来见见。
  唐玉带着周娴一起,进包间里去见领导。
  周滔、洪峰、腾云和杨秀峰四个人凑成一桌麻将,倒是没有多少对麻将的专注,一直都在说着一些闲话。聊着,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也少,偶尔一句,杨秀峰也都不会就表什么态。其他人自然也就将话题转走,让大家都觉得轻松些。打麻将不过是一种方式,延时间的,单纯坐着聊天,又能够聊多久?
  输赢上也都是些小钱,不涉及敬供之类的,打牌中也就更觉得放松。上桌之前,杨秀峰就说了,以三百元为上限,谁要是输了超过三百元,大家就散伙,而赢钱的人,则将钱拿出来请客。这样的提议也算是为今后聚一起定下一个调子,对于洪峰等人说来,知道杨秀峰的习惯也就觉得这样很好,不必要有另外的心理准备。
  “市长,今年大年都不能回家,家里只怕会有些念叨吧。”洪峰说。
  “肯定的。”周滔说,“工作上全力以赴就很难照料到家里,古人说忠孝难两全,如今的干部也些情况就更特殊些。市长自从到市里来,一次都挤不出时间回家看看了。”
  “习惯了,就算在柳市那边,也没有时间帮家里什么。”杨秀峰说。也不在意这些人是不是了解到自己和家里之间的那种不和谐。
  “今年过年就更忙了,市长,大年三十都安排好了吧。我提议,在二十九晚是不是聚在一起会餐?算是提前过年。”腾云说,大年夜,领导们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点,对贫困或一线上还在上班的人一起过年,自然不会在家里了。对杨秀峰说来,大年夜或许这种方式反而更热闹些,要不一个人过,更让人心里那个。但传统上的过年,却是要聚一聚热闹热闹的,才能在心里上认同是在过年,要不,总会有种缺失。

  “好好好。”洪峰当先附和,“要不然这样,各家做菜凑过来放到书记家里去,这样是不是更有过年的意思?”洪峰的想法,能够让杨秀峰领受到过年的气氛,也能够将这一圈子更稳定下来。聚集在腾云家里,是不是将菜凑起来也都无所谓,但凑菜拼桌,意味就不同了。家里人也都参与,就是更深层次地结盟。
  在外面聚一聚也是一种仪式,但那又在家里深刻?
  “不错……”周滔也表示赞同,对洪峰这样的提议,也都是各人的需要。洪峰要在圈子里确定出自己的地位,周滔、腾云也是要确立好自己的地位的,这样,一个稳固的圈子才会形成,彼此间的默契也就密切了。
  “不必要这么费事,过年不过年的,还不就是一种形式,哪需要这样看重。”杨秀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