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4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不满道:“我怎么和他勾结了,我本来根本不认识他,王院长那天让我给他献血,没几天就莫名其妙把我调到财神的号子里了……”
  “你们不是很少说话吗?他是怎么告诉你这些银行账号的?”徐晓帆问道。
  陆鸣心想,有些事情现在也没有必要再瞒他们了,谁知道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可别被他们抓住把柄又要节外生枝,反正财神和周怡都死了,不管他们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也不可能追究责任。
  “这些账号原本是财神写在一张纸上考验我的记忆力的……”陆鸣说道。
  徐晓帆皱皱眉头道:“说清楚一点,考验什么记忆力?”
  陆鸣只好耐着性子说道:“我进了财神的号子以后,他对我挺关照的,他有不少书,开始的时候只是问他借书看,后来有不懂的问题就问他,问了好几次,他都不理我……
  我知道他是个大人物,所以就不打算再找他了,没想到后来他突然偷偷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详细地回答了我的问题……从那以后,我们就通过这种方式一问一答,讨论一些财务上的事情……”
  “都是哪些财务上的问题?”徐晓帆问道。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那就多了,我也不可能都记得,反正都是一些专业方面的知识……后来,他说要测试一下我的记忆力,于是就给了我这些数字组合,看我多长时间才能牢记不忘……
  一直到我的判决下来之后,有一天他用小纸条告诉我,说是我出狱以后可能会有人来找我,到时候让我把这些数字组合告诉那个人。

  而那个人会给我一笔钱做为酬劳,谁知道那个人一直就没有出现,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那你知道这些数字组合是银行账号吗?”徐晓帆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财神家里的什么密码,猜想他可能担心被我破解,所以故意弄得这么复杂。
  直到你们找过我以后,结合报纸上看来的一些新闻,我才意识到这些数字组合有可能跟财神的赃款有关……”
  “然后你就起了贪婪之心?”徐晓帆问道。
  陆鸣一脸冤枉地说道:“只不过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数字,就算和财神的赃款有关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怎么会起贪婪之心?我是害怕,想忘掉这件事,不想找麻烦而已……”
  “那丨警丨察问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徐晓帆问道。

  陆鸣嘟囔道:“我害怕啊……刚从里面出来,就有人跟踪我,我当时还以为是财神派人监视我呢,后来才知道是丨警丨察。
  不过,我总觉得跟踪我的人好像还有不少,还以为是财神派人监视我,所以你们找我的时候也不敢说,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杀了我……要不是还在缓刑期,我早就跑掉了。”
  “你怎么知道还有其他人跟踪你?”徐晓帆问道。
  陆鸣愁眉苦脸地说道:“只是感觉……不过,我的感觉特别准,要不然那次也不会识破你们那个女丨警丨察了,所以,我吓得晚上常常做噩梦,总觉得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徐晓帆好像受不了陆鸣的啰嗦,忍不住打断他问道:“那你现在跑来自首怎么就不害怕了?”

  陆鸣在对付丨警丨察的审讯方面已经不是菜鸟了,他知道,徐晓帆这么问来问去的,看似很无聊,可最终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绕糊涂,从而找到自己话里面自相矛盾的漏洞。
  “主要是后来黑社会找上了我,要不然也不会来自首了,我需要你们的保护……”陆鸣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黑社会?哪来的黑社会?他们怎么找上你了?”徐晓帆惊讶地问道。
  陆鸣说道:“就是那个戴光斌啊……”
  “戴光斌是黑社会?你怎么知道?”周玉露好像有点忍不住了,问道。
  陆鸣瞥了一眼周玉露,见她脸上一副怪异的表情,心想,这婆娘好像憋不住要笑出来的样子,看来,她好像听出来自己是在胡扯呢。
  “我猜的……他那样子就像黑社会,并且,我听说那个吴法名也坐过牢,又有钱,说不定就是黑社会……”
  徐晓帆恼怒道:“你少给我瞎扯,你老实说,那天戴光斌真的想绑架你吗?他真的向你打听陆建民赃款的事?”
  陆鸣知道这个问题眼下可不能含糊,为了戴光斌死了好几个丨警丨察呢,可别被他们抓住什么把柄,好在戴光斌已经死了,自己的话真真假假,他们也无法验证。
  “队长,千真万确啊,要不然我怎么会去派出所报案呢?”陆鸣赌咒发誓道。

  徐晓帆哼了一声说道:“陆鸣,你别忘了,戴光斌虽然死了,可还有他的司机作证呢,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已经审问过那个女司机了,她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绑架,戴光斌那天只是想带你去见陆建民的儿媳妇……”
  陆鸣辩解道:“她当然会这么说了,因为她是戴光斌的同伙……你问问她,戴光斌是不是逼问我财神留下了什么口信,还威胁要收拾我。
  我当时想下车,他们锁上车门不让下,最后要不是我拼命挣扎让汽车撞在了马路上,可能不一定回得来呢,这难道还不算绑架吗……”
  徐晓帆盯着陆鸣严厉地注视了一阵,然后说道:“这件事暂且放下,今后如果让我查出你说谎的话,你要为那些死去的人担负法律责任。”
  陆鸣身子一颤,随即说道:“那我妈的死谁承担法律责任?”话里的意思是大家最多也就是扯平了。
  徐晓帆似乎不想纠缠这个问题,哼了一声道:“自然由凶手承担责任,”
  陆鸣心想,那几个丨警丨察又不是自己杀的,自然也由凶手承担责任,如果非要纠结于始作俑者,难道自己母亲的惨死和肖长乐就扯不上关系?
  心里虽然这么想,却没有说出口。
  徐晓帆拿起桌子上的那份材料又翻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我这里有上次我们肖队长和周警官在卢家湾派出所讯问你的记录。
  当时你明明说在监管医院的时候,王院长曾经多次找你谈话,想了解陆建民是否曾经跟你说过什么。
  你的回答是陆建明根本不怎么和你说话,而你现在承认你们私下用小纸条交谈,并且,你还说王院长甚至和你谈到了离岸银行,明确谈到了陆建民藏匿赃款的事情……
  既然这样,你现在说你根本没想到陆建民让你记住的那些数字组合是一些银行账号,你不觉得自己的说法前后矛盾、漏洞百出吗?”
  陆鸣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心细如发,同时发现自己的说辞确实存在一些漏洞,好在并不是那么清晰。
  不过,这个女丨警丨察的注意力好像还不在这些漏洞上面,而是显然怀疑自己知道的并不仅仅是这些账号。
  既然有了漏洞,就必须用诚实来修复,于是狡辩道:“传小纸条只是为了学习交流,又没说别的,更没有提到过任何赃款的信息。

  至于那些数字组合王院长还没有找我谈话之前就记在脑子里了,当时根本没有当回事,只当是寂寞无聊的游戏。
  再说,当时财神也没有说过要让我把这些数字组合传出去,他是在自杀前两天才偶尔说起外面可能会有人找我,让我把这些数字组合告诉那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