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4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也看见了,心里还有点不相信,心想,难道那些数字真的是财神藏匿赃款的银行账号?他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卢源一听,急忙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刚刚和徐晓帆拟定的协议说道:“既然你同意,就在这份协议上签个字,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完事以后你留个银行账号,我们会把钱打到你的卡上……”
  陆鸣接过那份协议看了半天,他现在脑子乱哄哄的,哪能看得进去,说道:“这份协议我的律师看过没有?”
  卢源竟然说道:“他看不看没关系,只要你本人同意就行……”
  陆鸣又把协议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定自己的几个要求都写在了上面,于是说道:“那我签了协议之后,你们什么时候帮我办理母亲的后事?”
  卢源听了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这小子看来还真是个菜鸟,别人都是拖着不让火化尸体,他反倒催着办后事,遇到这小子也算是自己和范昌明的幸运。
  “只要你愿意,我们明天就安排火化,你是打算把你母亲的骨灰存放在殡仪馆,还是拿回去安葬啊……”

  陆鸣说道:“当然拿回去安葬,我自己家里有山……”
  卢源急忙说道:“好好,那我们明天就派专人替你料理后事……不过,事情也不要搞得太繁杂,这个案子还在调查之中,最好不要引起太大的关注,我听说你也没有什么直系亲属了,其他的亲朋好友就别惊动了吧……”
  陆鸣本来就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母亲家里的几个亲戚都很穷,帮不了什么忙,至于失踪父亲的家人则多年没有往来了,以往的几个中学同学都不知道失散在哪座城市了,所以,他压根没打算叫什么人。
  卢源见陆鸣没出声,便对周玉露说道:“玉露,这件事就交给你吧,再找几个人,帮着陆鸣料理后事。”

  徐晓帆说道:“卢局,你这里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带他走了,有些事还要跟他谈谈。”
  陆鸣一听,紧张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卢源站起身来说道:“陆鸣,还有一些案子上的事情需要你的配合,具体情况就由徐队跟你交代吧。
  不过,我可警告你,既然我们已经签了协议,有些事情就不能出去胡说,如果你出尔反尔,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啊……”
  陆鸣说道:“只要你们讲信用,我自然不会反悔。”心里却哀叹一声,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用母亲的死做了一笔买卖,换取了暂时的自由。
  徐晓帆新组建的调查组远在城南的霞飞路,差不多都快到郊区了,选择在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办公,一方面是这里比较僻静,不仅车辆少,也没有多少行人,另一方面当然是为了掩人耳目。
  陆鸣对W市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东江市,何况霞飞路还是前往老家陆家镇的必经之地。
  霞飞路眼下还没有全面开发,到处可见私人修建的两三层小洋楼,据说这里的地价已经被抄上去了,在这里拥有房产的人,只要卖掉一栋小楼,一家人一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周玉露开车,徐晓帆坐在副驾上,陆鸣则坐在后面,一路上他都紧张地盯着汽车行驶的方向,生怕徐晓帆不讲信用把他关起来。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对他没有好感,不仅如此,好像还有点仇恨似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过她。
  好在有周玉露陪着,他才踏实一点,不知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女人倒是有种无声的默契。
  汽车沿着一条柏油马路开到了一个小山坡下面的一栋三层建筑前面,并且直接开进了栅栏围着的院子才停下来。
  “下车!”徐晓帆命令道,自己首先跳了下去,身上的夹克稍稍掀起一角,刚好被陆鸣看见了挂在腰带上的一把手枪。

  陆鸣刚钻出汽车,从小楼里面走来一个女人,一双眼睛就像是仇人一般死死盯着他,忍不住又是一阵紧张,随即马上认出了这个在东江市曾经被自己在网吧里臭骂过一顿的女丨警丨察。
  “吴淼,去给这小子弄点吃的拿到我办公室来……”徐晓帆一边往楼里走,一边吩咐道。
  吴淼气哼哼地说道:“我没工夫,不揍他一顿就算客气了,还给他拿吃的?”
  周玉露说道:“我去吧,你先带他上去……”

  陆鸣走进小楼一看,说是办公室,实际上就是农民自己修建的住宅,他的家所在的村子也有许多这种所谓的小洋楼,只不过没有这栋装修这么“豪华”。
  并且,他知道母亲这辈子的愿望,就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修建这样一栋小楼,遗憾的是盖这么一栋小楼起码要四五十万,靠她那点在乡镇企业挣来的微薄工资,这辈子都没有指望。
  所以,希望只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谁曾想,还没等到自己赚钱,母亲就已经离开了人世,并且还是因为自己而丧命,想起来真是唏嘘不已。
  “坐下!”徐晓帆把陆鸣带到自己在三楼的办公室,指着一把椅子命令道。

  陆鸣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个女人,所以就老老实实地坐在了那张椅子上,趁机把办公室打量了一番。
  徐晓帆坐到自己办公桌前就开始看一份材料,好像把陆鸣忘掉似的,直到周玉露端来一大盘包子,这才抬起头说道:“你先把肚子填饱,等一会儿我再问你话。”
  陆鸣确实饿了,也不客气,拿起包子就开始狼吞虎咽,一边琢磨到,看包子显然不是买来的,没想到他们自己还有食堂。
  也不知道周玉露和这个姓徐的队长到底是属于哪个公丨安丨局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办公,难道办公楼还没有盖好?
  “周……周警官,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陆鸣吃着包子忽然说道。
  周玉露和徐晓帆坐在桌子边也在吃包子,听了陆鸣话惊讶道:“什么事?”
  陆鸣直着脖子吞下一口包子,说道:“明天我妈出殡的时候,不能冷冷清清,请你帮我准备一点东西……”
  徐晓帆训斥道:“你事情还挺多,我们帮你联系殡仪馆火化,你自己把骨灰埋了就行了,还准备什么东西?”
  陆鸣不满道:“哎,你们刚才那位局长可是说的清清楚楚,要派人帮我料理后事,怎么一转脸就像反悔啊。”
  徐晓帆气道:“怎么料理,难道还要我们披麻戴孝?你少没事找事啊。”
  陆鸣说道:“我的要求也很简单,明天帮我到寿衣店买一些金箔纸钱,再买一个纸扎的小楼,我要在我妈坟前烧掉……”
  徐晓帆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没有这个闲工夫,你不是孝子吗?自己去买……”
  陆鸣抱怨道:“那你们帮我料理什么?不是一句空话吗?要是按照我们乡里面的习俗,程序就复杂了,还要敲敲打打、吹拉弹唱呢……”
  周玉露赶紧说道:“行了,行了,明天帮你买来就是了……”
  徐晓帆瞪了周玉露一眼,似乎嫌她好说话,把盘子推到一边,冲陆鸣问道:“吃饱没有?不要钱的包子可别把自己撑死了……”
  吃过了包子,徐晓帆开始和陆鸣谈正事,说是谈话,在陆鸣看来和审讯也差不多,徐晓帆负责问话,周玉露负责记录。

  “你先说说,在监管医院的时候是怎么和陆建明勾结的……”徐晓帆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