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爸走后,丁一拿着这张报纸上了楼,对着那种报纸陷入了沉思。
  从亢州回来二十多天了,丁一知道爸爸心疼自己,也知道爸爸执意要她跟他一起参加书法展的良苦用心,尽管爸爸和她没有再谈过江帆,但想必爸爸已经知道了江帆的支边消息了,这能从爸爸的神态和言谈话语中感觉得到,至于爸爸怎么知道的她也不清楚,对于一个时刻担心她和江帆的爸爸来说,要想及时了解江帆的动向,一点都不难。
  江帆,这个名字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都会让她愁肠百转,尽管她恨过他,怨过他,但真要做到不想念他,还真不容易。爸爸曾经说过,没有永恒的爱情,那么,她到真希望眼前的时光快点过去,快点走进后面的时光里,因为,想念一个人,原来是那么的痛苦不堪,忘掉一个人,又是那么的困难。
  那天,爸爸把她接回了阆诸,声言不让她再回去了,而且爸爸说,他也跟温庆轩说了这份意思,温庆轩也表示全力支持和帮助她。但是她总觉得这样和亢州别过,有些空空落落的,毕竟,亢州有她的青春、爱情,也有她的痛苦和悲伤,江帆以一首诗告别了亢州,那么,自己就这样默默无闻地逃了回来了吗?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眼下,科长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他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丁一来到床边,从枕下抽出了那张锦安日报,拿着报纸,坐到了阳台的躺椅上,对着那上面的文字,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看着,直到泪水流出,她毅然地将报纸反扣过去,闭上了眼睛…….
  有的时候,明明知道看一眼就会流泪,但是她还想看,她希望自己的泪水就这样流干,流干了就没有忧伤了,流干了就不再想那些个往事了,流干了就能把该忘的忘掉了。
  记忆,是条河,是由泪水汇成的河,如果你不想被淹没,就不要去回忆了。这话是谁说的,她记不清了,总之,她认为说得很对,很朴实,也很实在。
  于是,她毅然决然地擦去泪水,站起身,把那张报纸塞进了书橱里,她决定不再放在枕下,放进书橱里,上了锁,永远都不再拿出看。
  就在她决意要锁上的时候,眼睛意外地看到了书橱上面她和小狗照的那张照片,那是在江帆办公室里照的,是他给他们照的,她惦着脚,取了下来,凝视着自己尚且清纯的笑容,她和小狗,此时的目光都在盯着前面的镜头,镜头是在一双大手里的,那个人,就是从镜头里捕捉到她和小狗是一瞬间的笑靥的。记得自己头上的粉色发卡,还是江帆给自己别在头发上的呢,那个时候,自己在他的眼里还是小鹿……

  “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狼籍的黑白的瓜子壳。”这话是张爱玲说道,精准而冷酷。张爱玲还说过:“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她现在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对于眼下的她来说,又是何其的难?但是,难,也要做到,他毕竟离她远去了,以至于她的思念都无法攀附上他的衣襟,他就硬生生地走了,如果她要是一味地这样痛定思痛下去,那么她只有憔悴到死……
  她把相框连同那张锦安日报,一同塞进了书橱里,她决定走自己不得不走的陌生的路,看自己不得不看的陌生的风景,听自己不得不听的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也永远都不要把他想起!
  给这个书橱里的抽屉上了锁后,她重新拿起了爸爸给她的那份阆诸日报,她决定报名参赛,决定开始从新走过……
  葛二黑一案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围绕这个案件的一系列人和事还没有尘埃落定,彭长宜还是县委和政府两边忙。
  彭长宜这几天有些烦躁不安,烦躁不安不是因为他的忙他的累,他不安的原因是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和丁一联系不上。江帆在古街的房子前几天被原来的租赁户转租了出去,租金每个月上调了一百元,彭长宜找丁一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完成江帆交办的事情,办理古街房产的过户手续,然后把新收到的下半年的租金给她。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也有些不放心丁一,好几天联系不上,丁一出什么事了吗?

  这天,刚开完班子成员会议的彭长宜,从县委那边回来后,就想回家看看,总是感觉心里有什么事七上八下的,就又给丁一打电话,仍然是关机。
  他有些来气,“啪”地把电话摔在机座上,心说这两个人怎么回事?难不成都一个跟着一个学会了玩失踪?对着电话生了会气,他又给林岩打了一个电话,问林岩最近和丁一联系没有,林岩说他最近忙,有段时间没和丁一联系了,前些日子也是给丁一打电话没打通,后来就没有再打。
  他又给小许打了一个电话,小许说他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丁一了,丁一手机一直关机,他也正在琢磨这事。
  没人知道丁一的下落,看来,只有给李立打电话了,彭长宜想起李立想借丁一的关系走市长后门的事,后来听丁一说过,李立因为这件事一直怪江帆没有帮到自己,把对江帆的怨气都撒在了丁一的身上,对丁一很排挤。眼下,丁一肯定是个被人们热议的人物,跟李立打听丁一的下落,要事先想好理由,彭长宜倒不怕李立对自己有什么非议,他是担心给丁一招来非议。
  他找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借口后,才拨通了李立的电话。李立半天才接通,慢条斯理地说道:
  日期:2017-05-1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