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看着羿楠的背影,愣了半天才回过头,彭长宜刚要下车,就被吴冠奇拦住了,吴冠奇十分严肃认真地说道:“长宜,跟我说实话,你跟这个女孩子有关系吗?”
  彭长宜眼睛一瞪,说道:“你什么意思?怎么这么龌龊?”
  没想到吴冠奇依然严肃认真地说道:“长宜,你必须明白无误地回答我,你跟她有没有男女关系?”
  彭长宜看着吴冠奇少有的严肃认真的样子,就说道:“我跟她除了工作关系,其它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今天只是搭车看朋友。”
  吴冠奇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长宜,你确定?”

  “我说,你有病啊?发什么神经?”彭长宜笑了。
  吴冠奇没有笑,依然认真地问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确定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彭长宜见吴冠奇脸上有了平时几乎看不到的庄重,就说道:“对天发誓,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工作上都很少接触,你知道,我们离锦安比较远,坐公交车也不太方便,一般县里去锦安办事,大都是能搭车就搭车,实在搭不了车了,才坐公交车,这是你们老板们无法体会的。她是听说我今天要来锦安开会,昨天下午到政府那边找我,就说了搭车的事,但是我昨天不知她是来看黑云的。我再次重申,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

  吴冠奇伸出手,说道:“长宜,如果你跟她没有感情关系,那么我现在向你宣布,这个羿楠,从今天开始,我决定追求她,要娶她为妻!”
  彭长宜听吴冠奇说要追求羿楠,并且还要娶羿楠为妻,他就瞪大了眼睛,说道:“吴冠奇,你别以为我们三源的女孩子都是好骗的,我告诉你,羿楠和夜玫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人,追求羿楠?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为什么?”吴冠奇委屈地说道。
  彭长宜说:“我刚才就说了,她和你的夜小姐是完全不同的人,而你,跟夜小姐是同样的人,以此推理,羿楠当然跟你也就不同了。”
  吴冠奇说:“我刚才就跟你说,同类人是走不到一起的,只有不同类的才能走到一起。”

  彭长宜说:“谬论!我说,你脸皮真够厚的,我问你,你是焦大吗?你有焦大干净吗?她也不是封建社会的林妹妹,她比林妹妹勇敢,有斗志,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死心,死心吧。”说着,彭长宜就要下车。
  吴冠奇又说道:“为什么?”
  彭长宜笑了,他又转过身,说道:“刚才在车上,你难道没有觉出人家对你不感冒吗?尽管你玩车技,尽管你腰缠万贯,但是,对于羿楠,没用。”彭长宜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在吴冠奇眼前摇了摇。
  吴冠奇说:“只要你们俩之间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我相信,我能成功,我有信心。”
  彭长宜见吴冠奇这么执著、认真,就说道:“吴冠奇,我也认真地问你一句话,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吗?”

  吴冠奇严肃地说:“我确定,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对一个女孩子如此认真。”
  彭长宜噗嗤一声笑了,说道:“这话如果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信,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不信。”
  “为什么?我难道那么不值得你们相信吗?”吴冠奇无辜地说道。
  彭长宜乐了,说:“你想想,你从来都没有这么对一个女孩子如此认真过,这话,你自己信吗?”
  “彭长宜,你怀疑我的人品?我告诉你,这次我是认真的,从来都没有过的认真!”
  “哈哈,你呀,骗鬼去吧。”说着,就又要开车门。
  吴冠奇一把拉住他,说道:“话不说清楚别想下车。”
  彭长宜笑了,说道:“快到点了,我可是没有时间跟你磨牙。”

  “不行,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就不认真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从羿楠上你的车,到现在,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人家没有跟你说几句话就下车了,你凭什么说对人家是认真的?你了解人家多少?你的理由是什么?你是不是大餐吃腻了,想换换地方小吃了?自己都没有整明白的事,还要付诸行动,不失败还等什么?”
  吴冠奇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彭长宜说道:“我天,彭长宜,我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的老土?爱情来了,是一瞬间的事,两个多小时已经够长的了,我告你说,从停在她面前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遇上了我要追求的女人了,她上车后,说了几句话,更增加了我的决心,她就是我梦想的女人,就是我需要的女人,爱憎分明,不趋炎附势,不功利,不市侩,冷静、犀利,甚至有点野性,尤其,尤其是对我冷眼相待,尤其是对我不而且,漂亮、年轻,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别说,吴冠奇说得还的确是这么回事,几句话就把羿楠概括了。
  吴冠奇见彭长宜不说话,就又说道:“我尤其喜欢她的爱憎分明,这一点,对于我来说就是极品。我相信,随着交往的加深,她的身上肯定还有我没有发现的更加美好的东西。”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只见吴冠奇目视前方,眼睛里居然有了一种向往,他有些好笑,说道:“醒醒,醒醒,我该下车了,这样吧,我先预祝你成功,也预祝你碰得头破血流。”彭长宜说着,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那天,羿楠说到做到,她果然没有坐吴冠奇的车回来,而是坐公交车回来的。
  第二天,彭长宜给羿楠打电话,向她询问黑云的情况,羿楠告诉他,黑云自从回到锦安后,精神一直都不好,就像是受到了刺激,神情恍惚不说,总是一惊一乍的,有时会突然蹦出“为什么,这是为什么”的。她的父母说过两天要去北京给她看病,但是黑云由于甲鱼汤这件事,她的行动还不能完全自由,她去北京看病,是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这几天,她在等待批准中。当羿楠告诉彭长宜,说彭县长问候她时,她听了就哭了,一直哭到羿楠离开……

  彭长宜听到这里,很想给黑云打个电话,平心而论,他对这个舞跳得好、歌唱得好的漂亮女医生,还是很有好感的,也可能正如吴冠奇所说,人和人产生好感,是不需要多长时间的,尽管黑云和邬友福有染,但似乎三源的人并不讨厌她,也可能这和她白衣天使的身份有关系吧?她热情、开朗,永远都是眯着笑眼,回想自己那次肚子疼,黑云没上班就赶到了医院给自己看病,仿佛她那开心的笑声,至今还回荡在耳边……

  彭长宜最终没有给黑云打这个电话,因为他知道,黑云包括她家的电话肯定被有关部门监听了,所以,他就把对黑云的担忧压了下去。
  彭长宜长长出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表,再次拨了那个总也没人接的电话,难道,部长搞到的这个号码不是江帆的?
  电话响了半天,还是没人接听,彭长宜不死心,他就有些来气,难道内蒙古的这个电话就一直都没有人接吗?很明显,这个就是工作电话,哪怕是这个电话不是江帆,也应该有人接听电话呀?难道那边的人都不上班吗?上班时间没人接,休息时间还没人接,那里的干部就是这个工作态度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