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笑了,说道:“我不得不说,羿记者不愧是做记者的,说话条理清楚,层次分明,尤其是表达了她对奸商的憎恶和鄙夷,如今,像羿记者这么坚持正义的记者不多了,我接触的大都是大报大台的记者,他们都有创收任务,他们都是冲着钱来采访我的,说真的,这些人,他没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可以说我们让他们怎么写就怎么写,他们手中的笔某种程度上就是为我们服务的,但是羿楠小姐……对不起,羿楠记者,像羿记者这么坚持原则、固守底线的记者我的确是第一次遇到,而且是最基层的小报,这一点让我感觉羿记者跟这里的山风一样清新和与众不同,使我对党的新闻建设充满了希望。”

  彭长宜笑了,说道:“吴冠奇,我看你是谁不待见你,你就吹捧谁呀?”
  吴冠奇真诚地说道:“那是你对我的偏见,作为商人,你们都知道,我们每当拿下一个工程的时候,许多成本是不能公然写进工程造价里的,比如,商务成本,有的时候,这个成本是很高的,但是在三源,我的商务成本几乎是零,所以,在彭县长和羿记者的身上,我的确感到了有不一样的地方,这一点让我感触颇深,我不能再往下说了,那样你们听着该肉麻了。”
  “我现在就非常肉麻了。”彭长宜知道他指的是自己没有接受他馈赠的银行卡。
  羿楠没有吭声,她不知道彭长宜和吴冠奇的关系,就在彭长宜降下车窗让她上车的那一刻,她还有些犹豫,彭长宜怎么和这个家伙有染?
  她对吴冠奇没有好感反而很厌恶,因为她听黑云说过,说有一次夜玫来找她,本来黑云和夜玫约好要出去吃烧烤的,就是这个吴冠奇给夜玫打电话,把夜玫约出去的,黑云当时说这个吴冠奇在电话里和夜玫说话油腔滑调、腻腻歪歪的,感觉他们的关系不太正常,而且似乎夜玫有什么把柄在他的手里,总之,夜玫舍下黑云,去见吴冠奇了。由于羿楠对夜玫有偏见,所以对跟夜玫接触的人尤其是男人就更有偏见。

  其实,羿楠也知道黑云和邬友福的事,但是她却并不讨厌黑云,黑云就是借助邬友福上位又怎么了?黑云的医术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对病人也是很有耐心的,她没有因为邬友福就荒废了业务,更没有因为邬友福而飞扬跋扈,凡是来找黑云看病的人,她都尽力帮忙,她还经常自己掏钱给交不起医药费的尤其是老年患者垫付医药费,这一点夜玫无法和黑云比。所以,尽管她们三个平时不错,但从内心来讲,黑云和夜玫在羿楠心中还是有区别的。

  有句话叫爱屋及乌,意思是由于喜欢这个人,进而喜欢他周围的一切,但凡是跟葛氏兄弟和夜玫有接触的人,羿楠就是恶其余胥,所以,对吴冠奇就自然多了成见和厌恶,再加上吴冠奇本身具备的那些玩世不恭、油头滑脑、财大气粗、见了漂亮女士眼就发直的毛病就更加看不起了。本来就是个奸商,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却还想请她给他做宣传,就更让她感到厌烦,她就不明白了,彭长宜是因为什么和这种人打的火热?就连彭长宜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都受损了。

  她暗暗打定主意,回来的时候再也不搭他们的便车了。心里这样想着,脸上自然就没有笑纹,皱着眉头,默默地坐在后面,闭上了眼睛。
  吴冠奇从后视镜里看出了羿楠对自己的反感,竟然也收敛了许多,不再和彭长宜油腔滑调了,彭长宜偷偷看了吴冠奇一眼,心想,这个家伙,也有能让他闭嘴的人?
  到了锦安城里,彭长宜回头问道:“羿楠,你从哪里下车?”
  羿楠看了看外面,说道:“教育局家属院吧。”
  彭长宜说:“哦,那我先到,然后让吴总再送你到教育局家属院。”
  羿楠说:“不用,我坐公交车过去就行。”
  吴冠奇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彭长宜说:“羿楠,你还没告诉我你来锦安干嘛呢?我还以为你要去报社送稿子呢?”
  羿楠说:“我看一个朋友,她病了好长时间了,总是没有时间来看她。”
  “什么朋友,保密吗?”彭长宜说道。
  羿楠笑了笑,说道:“是黑姐。”
  “黑云?”
  “她情况怎么了?”
  “这个……我还没见到人,据说不太好。”羿楠语气里有了忧郁。

  彭长宜想这个羿楠还是比较重情义的,眼下这种情况还来看黑云,实属不易,就说道:“这样,你先去看她,我散会后给你电话,如果能把她约出来,我请你们吃饭。”彭长宜也想知道黑云现在的情况,自从被谈话后,她的父母就把她接走了,她就一直没有回三源,请了长期病假。
  吴冠奇说:“以目前的情况看,这个黑云的一切活动是不是都被监控?”
  羿楠不屑地白了吴冠奇一眼,跟彭长宜说道:“不用了。”
  彭长宜也意识到吴冠奇这话的意识了,就说道:“这个人心肠还是很热的,如果她方便的话,你就约她出来,如果不方便,咱们也别给她添乱。”
  羿楠说:“我看情况吧,不过听说她精神不太好,你最好还是不要见了。”
  彭长宜说:“这样,我散会后给你打电话。”
  羿楠说:“散会后你们就走你们的,不用管我了,我自己想办法回去。”
  吴冠奇一听赶忙说道:“别呀,就是讨厌我,不想见我也没必要这样啊?我一路上不说话还不行吗?再有,一块来的不一块走,你这不是要将彭县长至于不仁不义的地步吗?”

  羿楠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继续跟彭长宜说道:“彭县长,这样吧,见到黑姐,我跟她商量一下,她要是想见你,我再给你打电话,她要是不想见你,我就把你的问候转告给她,你看这样行不?”尽管羿楠讨厌这个吴冠奇,但是他刚才说的话她还是比较同意的,她也不想给彭长宜找麻烦,让他在这个时候见黑云。
  彭长宜说:“行,到时候再电话联系。”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羿楠,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羿楠说:“带来了。”说着,就低头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折着的信封,递给了前面的彭长宜。
  彭长宜接过来后,掏出里面的胶卷,看了看说道:“你确定是它吗?”
  羿楠说道:“确定,不会有错。”
  彭长宜就低头装进了自己的手包里,没有说话。羿楠也没有说什么,把胶卷给彭长宜她似乎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
  彭长宜听见了她的出气声,想说什么,也没有说。心想,这个姑娘,也承载了太多的沉重。
  到了市委招待所,彭长宜就跟吴冠奇说道:“吴总,你就别开进去了,我下车,你负责把羿楠送到目的地。”
  吴冠奇十分痛快地说道:“好了,彭县长请放心,我一定……”
  吴冠奇的话还没有说完,羿楠早就打开车门下去了,然后嘭地关上车门,便向对面的公交车站跑去。
  彭长宜一见,扭过头,看了吴冠奇一眼,冲他咧了一下嘴,说道:“你遇到对手了。”
  吴冠奇笑了一下,说道:“我喜欢接受挑战。”
  “贱气。”
  吴冠奇笑笑,说道:“我什么时候来接你?”
  彭长宜说:“我给你打电话,你要是中午没有安排我请你吃饭,或者你来会上也行,或者你去那边也行。”彭长宜冲着生态美食城的地方坏坏地努了一下嘴。
  吴冠奇小声说道:“彭长宜啊彭长宜,就冲你我也好不着。”
  彭长宜降下车窗,他冲羿楠的背影叫了一声:“羿楠,注意安全。”

  羿楠没有回头,而是招了招了手,说道:“放心吧。”说完,就躲过一辆车,继续向对面跑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