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对了,你后来再也没有见到你的夜小姐吗?”
  吴冠奇显得不自然了,说道:“我说你别总是抓住人家小辫子不放好不好,我早就跟你是说了,我们是交易。”吴冠奇当然不能说出夜玫的过去。
  “跟那边的那个也是交易吗?”彭长宜向锦安放心努了一下嘴。
  吴冠奇说道:“我说,你可别吓唬我,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同是商人,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人,再说刚才都说了那么多了,我是讲政治的商人,你听不懂还是装糊涂,还是心理阴暗?真是龌龊。”
  “呵呵,都不是,就是想听你明白无误的解释。”其实,一直以来,彭长宜都很关心吴冠奇和玉琼的关系,他倒不是担心吴冠奇的不讲政治,他是担心玉琼和翟炳德,玉琼第一次来三源那次,塞给他一张银行卡,他给戴秘书长打电话那次,戴秘书长好像对玉琼的评价不高,听她的意思好像翟炳德也不怎么去玉琼那里了,如果翟炳德因为某种原因疏远了玉琼,玉琼和吴冠奇又联系密切,而自己和吴冠奇又打的火热,那么翟炳德会怎么看自己呢?这些相关风险他不得不考虑,当然,这些是万万不能跟吴冠奇说明的。

  “你一直关心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什么居心?”吴冠奇果然问道。
  彭长宜早就意料到吴冠奇会想到这一层,他也早就有应对的理由,就说道:“我当然有居心了,这还用说吗?”他当然不能点破他的“居心”。
  吴冠奇一笑,不再询问,智者间永远都是这样,从不点破,你也可以把彭长宜的话理解为市侩想巴结权贵的意思,也可以把他的话理解为明哲保身的意思,但无论如何,不点破你就不能最终确定他真正的“居心”。
  彭长宜老远就看见羿楠站在单位门口,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风衣,下身是一条裁剪合体的浅灰色的长裤,一双棕色的鞋子,颈间围着一条乳白色的丝巾,长发飘飘,既妩媚又帅气,而且亭亭玉立。

  不知道是吴冠奇是故意在羿楠面前玩弄车技显示自己,还是要以这种方式引起羿楠的注意,他根本就没有减速,快到羿楠面前才戛然踩下刹车,以至于轮胎过分和地面摩擦,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
  羿楠惊得连连后退,彭长宜降下车窗,示意羿楠上车。
  羿楠没有选择,彭长宜坐在吴冠奇的旁边,她拉开了后面的车门,上了车后,吴冠奇潇洒地一打方向,奥迪100急速转弯掉头,整个过程做得漂亮、干净。
  羿楠上车后,彭长宜发现,吴冠奇的眼睛就盯在了后视镜上,打量着后面的羿楠。
  彭长宜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吴总,开车。”
  吴冠奇可能意识到了彭长宜目光的含义,他没有看他,而是依然看着后面的羿楠,笑着说道:“羿记者,鉴于你们县长不给我们介绍,我就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姓吴,吴承恩的吴,名冠奇,冠军的冠,奇迹的奇,目前在三源从事交通建设方面的工作……”
  羿楠不等他说完,就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知道,云中公路的承包商。”
  吴冠奇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被羿楠堵了回去,彭长宜在前面就有些忍不住想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故意说道:“羿楠,他不是承包商,是建设者,是吴总。”
  羿楠挪了一下位置,从吴冠奇的后面,挪到了彭长宜的后面,然后把头扭向窗外,躲过了后视镜里那对时不时看她的目光,冷冷地说道:“一样,本来就是承包商,按三源最通俗的话说就是包工头,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打扮成某项事业的建设者,还避讳‘商’非得叫‘总’,难道这个‘总’就能抬高身份,就比‘商’高档吗?”

  本来彭长宜就够不给吴冠奇的面子了,没想到羿楠比他更甚,他笑了出来,说道:“羿楠,怎么说吴总呢?吴总已经相当谦虚了,他就差一点没说他从事的是祖国基本建设事业,拉动内需方面的工作了。”
  “呵呵。”吴冠奇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彭长宜忽然发现,吴冠奇笑得很矜持,还有些以往看不到的羞涩,这可是和吴冠奇一贯的作风不相符,于是,彭长宜决定刺激一下吴冠奇,说道:
  “吴总,怎么不说话光笑?该不会遭到女孩子的奚落而自尊心受到伤害了吧?”

  吴冠奇依然轻声笑了一下,说道:“非也,我不认为这是奚落,我反而认为羿楠小姐说得很真诚、很实在、很到位,比起那些肉麻的逢迎要好听百倍。我现在正式向羿楠小姐发出邀请,邀请你到我们公司采访,帮我吹嘘吹嘘,给我做做免费广告,最好在报纸上弄它一版,只有你深入采访我了,才能改变你对我的印象,尽管我有时候也说自己是奸商,其实,有很多时候我只商不奸,我是很守法的商人。”

  羿楠对着吴冠奇没有一丁点的好感,别人都把自己商人的嘴脸尽量掩藏的深一些,而这个吴冠奇却一点不掩藏不说,反而赤裸裸,就很反感地说道:“对不起吴总,考虑到离锦安还会有一段时间,为了使您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我有必要纠正一下你对我的称呼。请你不要把‘小姐’这个称谓加在我的姓氏后面,我不是小姐,往大了说,我是党的新闻工作者,往小了说,我好歹也是地方政府报的记者,也可能在吴总的眼里,女人都一样,都是小姐,但我不是,真的不是。这是其一,其二是关于宣传报道的事,我们有严格的新闻采访纪律,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多的新闻自由,我们所有的采访行为都不是个人行为,所以这一点我不能答应您。这是其二,其三,先不说您这个企业是否有采访、宣传的价值,单说您请记者宣传的目的就有些不纯,我们的报纸,是一级党报,主要的宣传任务就是服务县委县政府贯彻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的实施工作,弘扬主旋律,因为我们是财政办报,创收不是主要内容,但在当今社会,有钱能使鬼推磨甚至有钱能使磨推鬼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所以,您花钱宣传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不会去搞这种有偿宣传,从业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有搞过,所以,如果您需要吹嘘和做广告,要找我们领导谈。”

  彭长宜觉得羿楠这话说得有些过分,小题大做,怎么说吴冠奇也是为自己出车,并且你羿楠也是受益者,吴冠奇搭人搭车不说,还得听你数落,心里就有些怨羿楠不知天高地厚。但是想羿楠就是这个脾气,爱憎分明,这个吴冠奇也该让羿楠去对付,不然总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尤其是在女士面前。想到这里,他扭头看着吴冠奇说道:“吴总,我们羿记者的回答你是否满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