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9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副,水头,我觉的我们应该弄个陷阱,我们在海边的雪地里挖一个大坑,上面铺好桦树枝,然后摆上几条大马哈鱼,北极熊被气味诱惑来之后就掉进陷阱里,我们几个就可以用手中的棍棒将它乱棍打死,把皮剥下来做衣服,熊胆泡酒精里做熊胆酒,熊掌红烧,熊肉煮”卡带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
  “卡带,你这个办法不行,万一我们陷阱挖到一半熊来了怎么办?如果陷阱挖的太浅,熊吃完鱼又能爬上来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如果陷阱挖的太深,我们怎么爬上来?”我首先提出了质疑。

  “嫩妈老二,你有什么办法?”老九也觉的我说的话有道理,把脸扭向了我。
  “哎呀呀,投毒呀,我寻思给那几个臭鸡蛋想办法让熊吃了,让熊得阑尾炎,疼死它!”大厨突然抢在我前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嫩妈你赶紧闭嘴,你当熊跟你一样那么不中用?”老九听到大厨说关于臭鸡蛋的事儿,气就不打一处来。
  “九哥,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啊,来硬的肯定不行,做陷阱不保险,只能来软的了,要不咱们带上酒跟熊喝两杯大家交个朋友?”我看气氛有些紧张,忍不住调侃道,紧接着感到有些凄凉,我们连只熊都干不过,还怎么回家?
  “嫩妈老二你说什么?”老九突然兴奋的站了起来。
  “九哥,我,我开玩笑呢。”老九的动作幅度太大,把我跟卡带吓了一跳。
  “嫩妈老二你小子聪明啊,嫩妈想办法给熊灌醉了就行呀!”老九又拍了一把大厨的大腿,疼的大厨差点给伤口崩开了。

  “给北极熊灌醉?九哥,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北极熊哪能跟我们坐一块喝酒呀!”我笑出声来,老九这几天的精神压力也太大了,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嫩妈老二,我们先挖个差不多大的陷阱,嫩妈用剩下的酒精给大马哈鱼腌一下,然后丢到陷阱里,等熊吃掉之后,这酒精的劲儿大,我估摸吃完嫩妈就醉了,到时候我们就拿棍子在陷阱里给它干死,要是爬出来了,嫩妈我们就跟它后面,等它醉倒了嫩妈用撇缆绳给这玩意儿栓起来,然后给它干死。”老九竟然把我大厨还有卡带的方法结合在了一起。
  “九哥,你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可是这北极熊能吃酒味的鱼吗?”我担心的问道。
  “嫩妈老二,酒可是个好东西,天底下就没有不喝酒的动物。”老九自信满满的说道。
  几个人低头沉思了一下,似乎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按照这个办法又制定了下一步的方案。
  卡带首先告诉了我们北极熊的习性,这玩意性情粗暴,奔跑的速度可以达到50公里每小时,这也就意味着比百米时候的博尔特速度都快,我们如果正面碰到北极熊,如果没有瘸子垫底,只有挂掉的份了,当然动物似乎有个天性,都比较惧怕铁器敲击的声音,也就是说我们在挖陷阱的时候如果碰到了北极熊,第一时间不能逃跑,而是选择朝它大喊,然后用铁棍敲击冰块,用尖锐的声音将它吓跑,当然这种概率是比较低的,其次我们需要选择放鱼的位置,将鱼放置距离蓝宝石轮较近的位置,我们放置完鱼之后,我们需要立马回来,在蓝宝石轮上面观察,如果有北极熊过来并且成功把鱼吃了,我们等到它醉倒之后,一击必杀。

  “卧槽,不是吃熊肉就是变熊屎,他妈的这次豁出去了!”我们在心里暗暗的在给自己打气。
  老九把剩下的半瓶酒精分别倒入了两条大马哈鱼的肚子里,卡带在工具室里找到了几根废旧的钢管,我们将这些东西捆绑在了一起走出蓝宝石轮,然后步行到距离蓝宝石轮500米左右的地方开始挖雪坑。
  积雪差不多有半米多深,再往下挖就到了冰面,老九想了一下后放弃了继续向下,毕竟我们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让熊喝醉,至于坑的深浅是无所谓的,只要我们能顺利爬出来就好。
  挖好陷阱,卡带将房间里的一床破褥子铺到陷阱上面,把我们的醉鱼放置到褥子上,为了能尽快的吸引北极熊的注意,我们把大厨的海豹背心用火把点着,扔到大马哈鱼的旁边,卡带告诉我们,北极熊喜欢海豹脂肪烧焦了的气味,而且在1公里外就能闻到,我忍不住有些羡慕这个拥有这么好嗅觉的东西,1公里呀!这是什么概念?这也就意味着我在家里可以闻到我乡下姥姥家做的什么馅的饺子。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我们三人小跑着离开现场,来到蓝宝石轮的船脖子上。
  “嫩妈老二,一会我那熊胆让给你一半!熊掌全是嫩妈肉,留个嫩妈老刘补营养!”熊还没有见到,老九已经开始计划怎么吃了。
  等待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什么都没有出现,三个人倚着大桅冻得瑟瑟发抖,我甚至怀疑北极熊最近是不是得了鼻炎,怎么这么浓的海豹烧焦味都闻不到。
  “九,九哥,不行了,我冻得腿都麻了,我们先回去吧,照我看北极熊可能吃饱了,不然这么香的烧烤味怎么不过来看一下。”我使劲蜷缩着身子,保持体温不往外散发。
  “嫩妈老二,再等一会,如果熊不来,我们得把鱼捡回来,嫩妈那鱼肚子里的酒兑兑水还能喝两杯。”老九冻得已经直不起腰来了,我都感觉自己有些不尊重老年人了。

  “大副!来了!”我还没有跟老九交流完,就听到卡带的一声惊呼,我顺着卡带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头慵懒的北极熊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嫩妈,熊掌熊胆熊鞭啊!”老九的口水已经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九哥,不一定有熊鞭呀,这万一是只母熊呢。”等待这么长时间总算等来一只白熊,我心情也出奇的好,忍不住跟老九打趣。
  “嫩妈老二,这母熊跟公熊一看就能看出来,嫩妈你仔细看,这公熊走路后面俩腿都往外撇。”老九貌似很懂的对我说道。
  “哦,母熊呢,母熊走路俩腿都夹着吗?”我还是有些疑惑。

  “嫩妈母的,母的肯定夹着腿啊,哎哎,嫩妈那不是后面还有一只吗,那就是母的!”老九兴奋的指着第一只熊身后。
  “还真是呢,九哥,你别说这俩走路还真不一样呢,九哥,后面还有一个呢,又是母的!”老九教给我的生理卫生知识通俗易懂,让我也有了学习的欲望,可是我老觉的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我草!九哥,三,三只熊!!!”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妈的这北极熊不是独居动物吗,怎么一下子出来三只!
  “有三只小熊他们是一家,熊爸爸,熊妈妈,熊娃娃,”这一幕竟然被卡带唱了出来。
  我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把什么都盘算好了,可是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北极熊有可能不是一只呀!现在倒了霉了,公熊已经冲到了陷阱边上,他闻了闻烧成灰烬的海豹皮,又朝我们这边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发现了放在陷阱盖子上的大马哈鱼。
  日期:2017-09-1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