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9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水头,要消防铁锨做什么?”卡带咽了口唾沫,紧张的问道。
  “嫩妈这人死了要入土为安,我看大厨这把是撑不过去了,失血倒不是挺多,可是嫩妈阑尾没割,阑尾炎恐怕”老九摇摇头,不再说话。
  老九说完这话,我更加悲痛了,心想大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这算什么事呀?万一有一天我们获救了。别人肯定问我大厨的死因是什么?是阑尾炎?还是我手术失败?这样一来我岂不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卡带很顺从的离开了,老九开始收拾地上的呕吐物和带血的纱布,我则发呆似的坐着,眼睛盯着躺在地上的大厨。

  大厨也算是一世枭雄了,20年的海员生涯中,多大的篓子都捅过,每次都能稀里糊涂的转危为安,世界几大人种都糟蹋个遍了,这辈子也算没有白活,我们几个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嬉戏打闹,虽然他并没有什么优点,但平日里及时的马屁,精湛的厨艺也能让我精神以及生理上得到满足,可是这马上就要挂掉了,我心里头真真的一种说不出是失落,说不出来的难受。
  “水,水头,消防锨没找到,我在机舱的集控室找到一件新的防寒服,算是给大厨的寿衣吧。”卡带脸上也是阴云密布着,手里橘黄色的防寒服十分的刺眼。
  “刘叔!”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情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人,记得武岛一号的妈妈难产挂掉的时候,我眼泪横飞的拿太平斧剁它的肉,海豹7在夺妻大战中失败的时候,我也曾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可是它们毕竟只是动物,而现在,我的小伙伴马上就要挂掉了,积累了半年的痛苦全部爆发出来,把自己哭成了一个泪人。
  老九把炉子烧的旺了一些,也算是能让大厨最后的几个小时能过的舒服一些,卡带每过10分钟总会走到大厨的跟前,学电视上的人用手指放到大厨的鼻子下方,感觉一下他有没有断气。

  大厨的生命力果然顽强,整整4个小时过去了,卡带每回站起来我们都带着希望,可是看到卡带无奈的摇摇头,我们又忍不住的失落,心里的小黑人甚至都在狂骂:他妈的要死你赶紧死啊,这里等着感情释放呢,怎么还尼玛的不死。
  大厨是在我们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醒酒的,他痛苦的发出“哎呀呀”的声音让我们以为诈尸了,醒了的大厨竟然没感觉到肚子疼,而是问老九还有没有酒,这让我们怀疑他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脑子,而感性的我再一次流下了眼泪,却不知道这眼泪意味着什么。
  “九哥,人家说动了手术不能吃鱼,鱼是发物,可是咱们就只剩下鱼了,这可怎么办啊?”大厨醒了之后先问有没有酒,被拒绝之后就想着要吃饭,可是我们除了大马哈鱼之外似乎没有别的东西了。
  “嫩妈老二,我们还有点海豹肉在红楼边上的雪堆里冻着,一会让嫩妈卡带看着大厨,咱俩去取一点。”老九对大厨的生命力也感到非常的震惊,他本来连葬礼上的讲话都准备好了的,谁知道这哥们愣是没死成,不过伤筋动骨100天,这个冬季我们几个可就惨了,不仅要自己抵抗严寒,还要学会照顾病人。
  俩人穿好防寒的衣物,拿了一个袋子,准备步行到红楼遗址取一些海豹肉来给大厨补充一下营养。
  “嫩妈老二,咱俩这把可是丢大了。”刚出烟囱,老九就有些无奈的对我笑笑。
  “九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嫩妈老二,这老刘根本就不是嫩妈的阑尾炎,咱俩给人整一刀子。”老九强忍住笑,眉毛激动的上下抽动着。
  “嫩妈老二,我走的时候给卡带说了,让他告诉嫩妈老刘,说他的阑尾我们都给他割了,嫩妈都流脓了。”老九朝我神秘笑道。
  我耸了耸肩,心想只要人活着,至于别人说什么怎么说又能如何呢?
  高兴的心情维持了不到一个小时,俩人走到红楼外五十米的时候,看到了雪地里满满的都是大马哈鱼的残肢,我有些呆住了,又往前走几步,我跟老九差点喷出一口血,我们的冷藏库竟然被洗劫一空!
  走出蓝宝石轮,隐约看到了一抹朝霞,看来太阳也忍受不了这么长时间都旷工,准备出来值一天班,但是跑船时间长了,也知道朝霞之后必定是一个坏天气,我跟老九约定好,一定多搞一些大马哈鱼带回来。
  “九哥,地上这都是什么东西?”距离红楼还有50多米的时候,雪地上突然出现了散落一块块红色。

  “嫩妈老二,这不是我们的鱼吗。”老九往前跑了几步,愤怒的大喊道。
  我走到跟前也才看清楚,遍地都是支离破碎的大马哈鱼,有的头被干掉了,有的没有后屁股了,有的鱼肚子被扯开了,他妈的这是谁干的!连个全尸都不给我们留!
  “卧槽!”“嫩妈卧槽!”又往前走几步后,眼前的一幕让我跟老九又同时惊呼了起来,他,他妈的我们冷冻起来过冬的大马哈鱼,竟然被洗劫一空了!
  “九哥,这回倒大霉了!这,这都是谁干的啊!”我差点当场吐出鲜血,这可是我们这个冬天的粮食储备啊!

  “九哥,岛上难不成又有其他人流落过来了?”我惊讶的问道,同时也有些小兴奋,若是真的有其他人登上这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呀!
  “嫩妈老二,看这个样子不像是人弄的。”老九捡起地上大马哈鱼的尸体,“嫩妈这条鱼足足有14.5斤重,可是从肚子整个的被截断,嫩妈伤口撕裂成这个样,应该是用牙齿咬的。”
  “九哥,难道是武岛一号它们回来弄的?”我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没有别的解释了,它们曾经在我们的冷藏库附近生活过,对我们的存放食物的地点非常熟悉,我仿佛都看到了一大群海豹找不到吃的,蜂拥到我们的冷藏库,开始抢食。
  “嫩妈老二,不是武岛一号他们,海豹咬不出这种伤口来。”老九的脸有些发黑,把半条鱼扔下,往周围的地上仔细的寻觅着。

  “九哥,你在找什么?”我莫名的有些紧张,不是海豹不是人,难不成岛上还有怪兽?
  “嫩妈老二,你看!”老九突然指着红楼后方的山坡,连续的几日晴天加上和煦的风,也就没有浮雪掩盖行凶者的痕迹,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连串的脚印纵横至大别山上。
  “九哥,这脚印怎么这么大啊?”我把自己的脚伸进去,竟然只够给脚印塞牙缝的。
  如果卡带在这里就好了,卡带现在算是半本百科全书了,他在这,看到这脚印都能推算出动物的**长什么样子。
  “嫩妈老二,这么大个巴掌,应该是只熊。”老九抓起脚印里的雪,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我擦,熊?难道,这,这是北极熊的脚印?”想到这里我吓的胆都要破裂了,北极熊啊我日,那可是百兽之王啊!别说是韩丹第二武术职业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老九了,哪怕是一龙来了,估计一熊掌就给他拍到拉斯维加斯去。
  “嫩妈老二,熊掌,熊胆啊!大补啊!”老九永远忘不了自己的肾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