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0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单休息吃饭之后,梁天心让我把青州鼎给他。这小鼎对我极其重要,入了我手,岂有再交出去的道理,不过此时也不是跟他翻脸的好时机,于是我便推说,青州鼎只要离开我的身体,里面巫炁就会迅速流失,只有我贴身保管,不停往里面输入巫炁,才能保证其内巫炁充盈。
  毕竟巫炁只我一人独有,听我如此说,梁天心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再坚持索要青州鼎,只是交代我不要四处乱走,呆在房间里继续往青州鼎内输入巫炁,务必保证鼎内巫炁充盈,准备好今晚出去进蚩尤冢内。交代完后,他便留下驼背老头在这里监督我,自己则是独自往蚩尤广场方向去了。说是要去最后确定一下蚩尤冢外的情况,确保今晚的行动万无一失。
  他离开之后,我闲坐无事,便与驼背老头交谈起来。
  相比于梁天心,这驼背老头就和蔼健谈多了,据他介绍,他叫乔思贵,乃是湘西赶尸一脉的传人,上世纪初,其父母便在港岛定居,创建了赶尸派,他于港岛出生长大,虽然顶着湘西赶尸一脉的名头,实际上却是土生土长的港岛人。
  说起赶尸一脉,名头也算不小,当年港岛电影里多有涉及,具体功法大概都在操控尸体上。我回想起当初在尸阴宗内研究过的尸阴宗功法,左右无事,便与他攀谈起来。
  一开始,乔思贵还面色淡然。随口跟我闲谈,但我说起尸阴宗功法里的炼尸、控尸等具体手段时,他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盯着我老半天没有说话,最后才阴狠的问我是从何处得知他们赶尸一脉功法的。

  我听的也是一愣,赶尸一脉的功法与尸阴宗功法一样?莫非他们两者之间也有什么牵连?
  心里这般寻思着,我冲他摇摇头,笑道,“乔道友,我以前一没去过港岛,二没去过湘西,怎么会知道你们赶尸一脉功法?我说的乃是以前在山西那边一个养尸门派里偶然得的功法,跟你们赶尸一脉却没有任何关联。”
  这话没有半分作假,乔思贵却依旧满脸狐疑,显然不信。不过他也没再多问,盘坐在一旁,不再做声。
  他不愿再说话,我也不便主动攀谈,也坐下来。开始调息。今晚便进蚩尤墓,虽说我不惧梁天心二人,但墓内情况我却不知,须得小心应对才是。
  没过多久,梁天心便回来了,没跟我说什么,但却把乔思贵叫到另外一个房间,两人鬼鬼祟祟的密谋了些什么。
  晚饭过后,天色彻底暗了下去,巨野这种小城市。夜间没有多少娱乐活动,夜里十一点之后,外面已经彻底没了人迹,这时梁天心和乔思贵过来,叫上我的瑶瑶,一起离开酒店,往蚩尤广场行去。

  天色阴暗,蚩尤广场内的灯光也都关闭了,但以我的修为,夜间视物与白天也没什么区别,到了蚩尤广场后,我抬眼看去,广场入口处,竖立着一块状如枫叶的石头,石头下面有个底座,上书四个大字,“蚩尤广场”。
  相传蚩尤被黄帝杀死之后,其血化作枫林,这块石头呈枫叶状,应是从这处典故中取意。
  进到广场内。中心部分修葺了一座类似祭坛之物,祭坛正中,乃是石质蚩尤半身雕像。最下方是九层台阶,拾阶而上,便能看到磨光大理石辅就的正方形平台,平台之上便是雕像的底座了,也是正方形,由蘑菇状花岗岩堆垒而成。正面刻有篆体“蚩尤”二字,东面嵌有《九黎百姓乐业图》,相传蚩尤为东夷部落的九黎族人。图中雕刻先民渔猎、稼穑、冶炼、取火等原始生活场景。背面是以文言撰就的蚩尤生平。底座之上端立着蚩尤的大型雕像,高约三米,面部棱角分明,目光如炬,直视远方。

  除了这些之外,余下便只有祭坛后面一堆石头摆成的假山模样建筑,看起来似是坟茔。所谓的蚩尤肩髀冢,多半就是在那里了。
  就在我准备抬脚往那边走去之时,梁天心却在祭坛这里停住了脚,也不知从哪儿摸出来几根线香,用手一搓,点燃之后,躬身朝着蚩尤雕像拜了几拜,然后把线香插进祭坛前一个破旧的香炉内。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叫上我们,一起沿着台阶拾阶而上,来到蚩尤雕像旁。
  到了这里,他和乔思贵一前一后站定,手里捏出一道法诀,伸手往那雕像底座上一按,只听轻微的一声响,那足有三米多高的雕像,连带着底座,一起被他二人移动开来,露出下面一个幽深洞口。
  我这才反应过来,蚩尤肩髀冢,原来就在这雕像之下!
  找出洞口后,梁天心第一个下去,等他身影消失之后,乔思贵指了指洞口,示意我和瑶瑶下去。
  瑶瑶面色有些发白,我有过殷商王陵的经历,对这个洞口倒没什么畏惧的,点点头,伸手揽住瑶瑶,学着梁天心方才的动作,一跃跳进了洞里。
  以我如今的修为,虽不具备天师飞行之能。但腾跃跳下哪怕百米距离,也不至于摔死。而事实上,这个洞口只是表面看起来幽深罢了,跳进去之后,不过落下四五米的距离,双脚便踩到了地面上。

  站稳之后,我松开瑶瑶,抬眼往前看去。
  洞内四周都是泥土,只有正前方有一条可容一人通行的狭窄通道,通道两侧的泥土上,有很明显的人工挖掘痕迹,而且看起来年代不算久远。多半是梁天心和乔思贵二人所为。
  正在观察之时,忽然察觉头顶有动静,我连忙拉着瑶瑶躲开。
  才刚闪开身子,乔思贵便从天而降,落了下来。等他落地之后,一旁的梁天心凑过去,两人重又捏动法诀,隔空将头顶上方那沉重蚩尤雕像重新移回到原本方位,将洞口完全掩盖起来。
  做完这些,梁天心伸手往前方通道内一指,当先走了进去,我带着瑶瑶紧随跟上,乔思贵则依旧负责断后。
  沿着狭窄通道一路前行,因为未带照明装备,一路幽黑到了极点,脚下地面也有些崎岖不平,对梁天心、乔老头和我来说,这些自然不成问题,但瑶瑶修为尚浅,一路走的磕磕绊绊,不过在我小心照应之下,倒也没出什么事。
  通道里的地势有起有伏,但整体来看,却是向下延伸的,一直前行了大约两公里,前面终于透出微微一丝亮光。
  我一愣,前面有光亮,莫非这个通道的尽头是地面之上?不过我转念一想,就排除了这种可能。此时外面可是晚上,如果通到外面,怕是不会有亮光。更何况我们是一路往下走的,此时应该进到了地下更深处才对。
  心里疑惑,但我也没多问,跟在梁天心身后继续往前行去。又走了数百步之后,眼前的光亮愈发清晰,隐约间我已经能看清楚尽头处的亮光不是天光,而是略带昏黄色的灯光,想来应该是梁天心他们事先带进来的照明设备。
  事实也不出我所料,跟着梁天心从通道里走出去之后,我们进到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内,通道口两侧摆放着两台硕大的照明灯,一左一右。将这个洞穴照的亮如白昼。

  这两台照明灯是电力驱动的,这里不能接电线,自然无法常亮。想来今天梁天心提前过来了一趟,就是携带了电池等物,先进来把这两个照明灯打开了。但奇怪的是,今天梁天心来时可是白天。蚩尤广场不可能没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别人注意来到这里的。不过想来以他天师的手段,做到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
  日期:2017-05-1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