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5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下感动非常,又有一名年轻人拉着赵一云的登机箱提着他的背包小跑过来,道,“哥们,快走,我车,我送你!”
  赵一云跟着那小伙子了他的出租车,出租车一溜烟的去了。
  这边,围观群众把当事人给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要作证是鬼佬先动的手,团团地围住,很好地掩护了解放军同志……
  懵逼状态的不止是赵一云,还有林雨。
  林雨,猎人突击队的傻大个,其实并不傻,但确实大个。那身板,和斯拉夫人都有得一拼。刚刚那场拔刀相助,换成林雨,他站出去能把那美国佬吓得屁股尿流——可以想象,在零下十几度的环境里,林雨同志里面穿了一件制式的保暖内衣,外面是冬常服了。
  当他看到赵一云的时候,更加懵逼了。
  “云云!”
  林雨大声喊着,跑过去狠狠的给赵一云一个熊抱,还抱起来转了几个圈,颇有些久别胜新婚的小感觉。
  这会儿是在省军区大院,在机关楼一楼大厅众目睽睽之下,好几位短发女干部张着小嘴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两位过来报到的少校,眼睛不住地眨着——现在基层的干部都这么奔放了吗?
  也难怪,男性未婚青年多出了三千多万,搞基的不老少。不过,部队似乎是禁止同性恋爱的吧?
  四年多未见的两位老战友可不会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但赵一云还是被林雨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这小子,力气是越发大了。
  兜兜转转以为再没有机会见面,结果往往命运总会这样跟你开玩笑,在你的不经意之间,突然的来这么一出。幸运的是喜剧,而不是悲剧。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几乎同时问出来,两人相视一笑,都锤了对方一拳头。大老爷们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马转入正题,都第一时间想知道老兄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些年都干什么去了,过得怎么样。
  “走,喝酒去,边喝边聊!”赵一云要和林雨勾肩搭背往外走。
  林雨却是说道,“你得等一下,我要去签到,然后才能走。”
  赵一云心里一动,“到政治部干部处签到?”
  “对!”林雨道。
  赵一云又问,“让我猜猜,你是要调到第701边防团?”
  林雨差异,“你怎么知道?”

  赵一云眉头猛跳,像是想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敢相信,他对林雨说,“你先去签到,完了赶紧下来,咱们边喝边聊。”
  “好!”
  林雨大步如飞了楼,十几分钟后人下来了。两人齐齐往外走,径直出了省军区大院,在外面找个了小餐馆坐下,点了三五下酒小菜,叫了啤酒。都是有度的人,不会在现在喝白的。况且,这几年赵一云本身极少喝酒和抽烟,甚至根本不抽,因为会影响到嗅觉。
  “云云,你这几年干什么去了,其他人呢?你不知道,当时回来,连你们影子都没见着,被发到东北那旮旯去了。他娘的这几年可是把我折腾坏了,到那边足足半年才适应过来。”林雨嘴巴巴拉巴拉的说开了。

  赵一云大惊失色,林雨以前可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嘴碎了,咔咔咔的是一通,还带了东北口吻。
  “你怎么回事?先别急,慢慢的一件件的说。我先问你。”赵一云压压手,“看你着膀大腰圆的,你小子又胖了,小日子看起来是不错。”
  “这叫壮实。”林雨炫耀似的修了修肱二头肌,他也穿着便装,但是那气势和小平头,很容易看出来军人的身份,“你是不知道,我们那经常和老毛子打交道,跟你说吧,我这块头,跟那些狗熊起来,都不是很够看的。”
  “什么部队?”赵一云问。
  林雨说,“东北虎,你呢,你去哪了,咱们咱们从也门回来之后,全散了,班长也一点音讯都没有。”

  赵一云说,“说了让你别急。我先问你。把你的情况说一说。”
  “好。”林雨回忆着说道,“当年回来之后,我被军区司令部的人带走了。原以为是内部审查,结果猎头告诉我,要把我调到东北虎部队去。我问你们的情况,他没告诉我。那时我才知道,我们全被打散了,彼此都不能再有联系。”
  赵一云长吁一口气,“估计所有人的情况都差不多。我被调到了总部某部下属的特别勤务大队,这些年净干些脏活。”
  都是老手,自然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也都明白彼此说的每一个字的含义。林雨自然不会刨根问底。

  一阵唏嘘。
  “云云……”
  “别他妈叫我云云,恶心不恶心。”赵一云受不了了,骂道。
  林雨呵呵笑,“好好好,老赵。我想不明白的是,怎么给我调边防部队来了。他娘的,我堂堂特种部队少校特战军官,给发配到西北的边防部队,招谁惹谁了我,我也没得罪谁啊!”
  那个愤愤不平。
  赵一云微微笑着,“见到你之前我也气得不行,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大概明白是什么原因了。可能是好事。”
  “这还是好事?你脑子抽了吧?”林雨说,“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也被调这里的边防部队来了?”
  “第701边防团,对吧?”赵一云呵呵笑道。

  林雨惊讶极了,良久,道,“他奶奶的……也好,以后有个伴不至于太寂寞。能和老战友重新并肩作战,发配我也认了。”
  赵一云神神秘秘地说,“我估计,八成有个大惊喜在等着咱们。”
  “什么大惊喜?”林雨不解问。
  赵一云摇头,“不可说不可说,说了还算什么惊喜。再说,我也不能肯定,只是一个猜测。”
  林雨横着他,“你装吧。你一总部少校被发到这里来,想必心里也不好受吧。别跟我这装。”
  摆摆手,赵一云说,“我还真没装。”
  拿出烟来分给林雨一根,给他点,赵一云指了指林雨手腕的手表,“名表?”
  “什么名表,海鸥经典,女朋友送的,三千多。”林雨满脸的幸福,擦拭了一下手表。
  赵一云微微愣了一下,“我的天,你小子都交女朋友了。”
  “嘿嘿,你呢,你怎么样?”林雨问,明显的他是沉浸在幸福当,因此特别的关心别人幸福不幸福。
  赵一云嘴角抽了抽,说,“你觉得呢?****这种活的,找女朋友不是把人家姑娘给害了。说不那天马革裹尸。”

  “你太悲观了。”林雨说,“我在东北那边也不是没出过实战任务。北朝鲜前阵子闹得挺凶的,这事儿你知道吧,我们那什么了。后来都准备给丫的做外科手术了。”
  摆摆手,赵一云说,“两码事。对了,你调过来,你家属随军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