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6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多说,也就各自上车,杨秀峰的车就在蒋继成后面跟着,相当于警车开道一般。田佳文等人就跟在后面,到路口也就和周涛汇合,也都不再下车,只是,周涛要到杨秀峰车边说句话,大家也就停了车等。
  周涛走过来其实没有什么事,但他却要走过去说句话,这是他的态度。也不是很重要的话,只是说他到省城里见到了周诚部长,代市里给领导问好了,而领导也表达了对杨秀峰的问好。话不多,很简洁地说了,但大家也都看出其中的意思。
  对周涛这样做,大家都有足够的耐心,他也有这样的资本。
  田佳文的车离杨秀峰近,虽听不真周涛说什么,但从表情和口型上还是看出没有说多少话。只是,这样的情景让他看在眼里却是有感悟的。周涛也是市委常委,在市里有着较强的后劲。之前跟在陈丹辉身边,如今却果断地选择走在杨秀峰这边来,加上腾云这个市委副书记,市里在人事问题上也就有足够的话语权。就算今后市委书记到来,要改变这一局面,都不会容易。将周涛重新吸纳过去的可能性不会大了,周涛从陈丹辉那边转到杨秀峰身边来,大家不会对他有太多的看法,要是新书记到来后,他立即从杨秀峰这边又转到新书记身边去,市里的人也就会看白他了。

  这样的构架形成之后,市里的一些东西也就不会有多少改变的,田佳文看着这些,心里也在为自己盘算着。他对今后市里常委会里的情况就有更深的琢磨。市委书记在市里有着更强劲的威信,杨秀峰虽说目前占领先机,今后,省里会有怎么样的态度?这个才是真正的核心。但市里其他人难道不会看到这一点?人们借这样的机会向杨秀峰靠拢,还不就是在为自己日后做准备的?
  田佳文不会主动和周涛招呼,将周涛的用心给冲淡,看着他回到车里去,也在琢磨自家的事。
  重新上路,也就离开了省城,从省城回市里足够要七八个小时,在半路还要停下来吃饭,回到市里也就午夜了。不过,南方市的人也都习惯这样走,这种走法最节省时间的。等新的高等级公路修好,估计至少要等三年,而在之前路口南会更难走的。
  进入南方市地界也就天黑下来,杨秀峰的手机也换了电池,在车上一路打着电话。来省城时是自己开着车,但回去时,却是蒋继成安排一个警员在开车。坐在后排,用电话和人聊天,也是要将回市里之前做一些准备工作。

  深冬里天黑得早,到交界处已经黑下来,之前,已经订好了包间和晚餐,车直接开进停车场里,也就将那里给占满。这家餐馆也没有多久好经营了,等新路通路之后,这边也就会渐渐荒废,没有人往这路上走。市里的领导经过,餐馆的人知道怠慢不得,早就有人出来迎候。下车时天黑着,停车场里虽有路灯,但昏黑看不清的。只是领导们也都有着自己固有的顺次,蒋继成先下车,也就往杨秀峰这边走。杨秀峰没有等人帮自己开车门,而是先下来了,见蒋继成已经到车外。随即,周涛、杨永华、田佳文、吴文勇等也都聚过来,不急着就往餐馆里走去。

  蒋继成在前面开路,而其他人跟在杨秀峰身后走,俨然就有了一种默契的秩序。官场里,几乎在每一个地点和时间,都会将这种秩序谨守着。杨秀峰如今的核心地位,已经变成一种现实,但他心里明白,市里会有不少人都在等待,要等新的市委书记到了后,看看是不是有自己更好的机会。
  进到包间里,里面热气早就开了,走进去也就感觉到和外面之间的差别。南方市的气候不算太冷,但从车里下来,夜里的冷风还是很刺骨的。蒋继成还是保持着那种带路的姿态,这个姿态对于目前他所处的职权是很有角色感的。周涛和田佳文在这一行人里,就有着更高一些的地位,蒋继成先请两位坐下。两人哪肯就坐?看着杨秀峰,要他先坐。
  “出门在外,大家这么讲究也没有什么意思不是,都一起坐了。”杨秀峰说,拉着田佳文和周涛要他们坐,两人也就顺势地坐下,杨秀峰也坐下去,他要不坐其他人也都不肯安坐的。蒋继成才是正处级,但说到实权,却不会比杨永华、吴文勇差什么,只是他在级别上要差半级。这也是关键的半级,一路来也都用那种服务的姿态,吴文勇和杨永华知道各自的情况,哪肯这样让蒋继成来那个。但蒋继成相对而言又年轻一些,他坐在包间出入门口之处,招呼餐馆的人也就成他的任务。

  坐下后,周涛说,“市长,你走这条路不习惯吧。”杨秀峰来回也没有走几趟,这路弯得像鸡肠似的,外面的人自然难以适应。
  其他人也都笑了,这条路这些人少则走了一二十年的,对这杨的路早就认同。“好在没有多久,今后从市里到省城两三个小时,半道上就不用再停了。”杨永华说,“市长,听传言,市长在这条路的工作上,可是下了大力的,全市人民都会感谢你的大功啊。”此时,在餐桌上说这些,也不用完全当真,但听在领导耳里那就不同了。
  “传说哪当的真,”杨秀峰笑着说,“南方市缺这样一条路,也就使得这一块宝地迟迟没有显露出地理上的优势,当真是藏在深闺无人识。如今,省里对我们市进行规划,处在这样一个创业的大好形势下,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对全市人民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说得好,精彩,精彩啊。”吴文勇说。吴文勇五十多岁,在市里的主要领导中,年纪偏大。之前,吴全卫等人对他都不看在眼中,也使得他这个副市长的权力不能够有效地握在手里。杨秀峰将吴全卫等人弄下来,让他对文教卫系统的掌控回归到手里,吴文勇自然有着更好的感观。
  “市长,目前全市的干部群众,对目前我市这种大建设的新形势都有普遍的认识,但有多全面、多深刻的认识,却又参差不齐。这种情况确实存在,这是我们宣传系统工作不到位,让大家没有足够的途径来了解我们市里所面临的大好形势。我认为这种认识上的不深刻,也会影响到今后市里的建设工作的推动。市长,我在此提议,借春节这个传统的佳节,请你在市里做一期访谈,就针对目前我们市所面对的这种情况,深刻地谈一谈市里三到五年里的建设大趋势。”田佳文说。

  平时里,市电视台自然会做不少的节目,对市里的新闻报道也都突出在陈丹辉和黄国友身上。就算后来黄国友出事了,杨秀峰还是不肯在电视台里多露脸,偶尔市里有重要的活动,那也是在对活动进行报道。目前,市里的主要领导都出现空缺,虽说市里不至于就出现乱象,作为市里宣传的主要导向,田佳文这时提出这样的建议来,也是非常适合的。
  但这样的提议是在有其他领导在旁听着,意味就不一样了。每一年的春节,市里主要领导也都要对干部群众进行讲话致辞等,今年市委市政府的一把手都不存在,黄国友算是正式去职,陈丹辉虽说已经到省里自首,但换没有正式的文件将他的职务就免掉,市里在宣传上却又不能在提到陈丹辉。
  杨秀峰站出来也就是一种必然,田佳文提出来,也算是将自己的立场间接地表达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