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3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火化?不用埋葬?”听这话的时候,广仁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这位白发大方师不明白精卫师徒这是什么意思,方士虽然不反对人死后尸骨火化。不过按着精卫的身份,怎么样也应该保全全身。送回到故土安葬的。广仁这样的心智都想不通精卫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的皮囊。
  不过广治是精卫唯一的弟子,也是他这些年一直在身边侍候。广治所说不会是杜撰出来,当下虽然不解广仁也还是尊重了精卫大方师的临终遗愿。火化这样的事情要广治亲自来做,当下白发大方师叮嘱他办好精卫大方师的身后事,便可以到陆地上来找他们师徒。
  而送了书简的公孙屠也没有马上就要离开的意思,他一直守在广仁大方师的身边。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和广仁去说。

  而吴勉看的无聊,当下已经先一步的回到了穿上。只有老家伙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还留在这里,一步不离笑眯眯的盯着广仁。老家伙也看出来一些端倪。就等着精卫的后事告一段落,那公孙屠会对广仁说什么。
  按着方士的礼仪送别了精卫最后一程之后,广治将广仁众人送下了饵岛。就在往岸边大船上走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当着几个人的面,说道:“正巧今天遇到了你们两位大方师。老人家我正巧有件小事情要请教两位大方师。前几天广仁大方师你那位好师弟广义派人来找过我老人家,说什么方士一门已经重开了山门。你们二位还将大方师的位置让给了他,以后天底下只有广义大方师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还说请了你们另外一位好师弟广孝做了客卿,过几天徐福大方师都要从海上会来祝贺,将方士宗门正统交到他的手上。最后也请我和吴勉前去观礼。你们也知道老人家我的脑筋慢,分不出真假来。是不是以后只能管他广义叫做大方师?这么多年一直都称呼你们二位大方师,冷不丁换成广义。老人家我还真有些不大习惯。”
  “火山,你还是叫过他几年师叔的。虽然现在宗门崩塌广义不再受你统领。可他也曾是你的师门长辈,对师门长辈你不可妄自菲薄。”听了自己弟子的话,广仁的眉头反倒皱了起来。回头冲着归不归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宗门崩塌多年,我和火山也不过是虚挂着大方师的名号。再无管辖他人之权。归师兄想要前去恭贺只管去便好,也替广仁恭祝一声。就说故人广仁、火山恭祝他”

  “不可以!”这时候,听了半晌的公孙屠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他都被自己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当下也来不及赔罪了。公孙屠从怀里面拿出来第二封书简,也顾不得归不归就在身边,将书简递给了广仁。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徐福大方师要我交给广仁大方师的书简,近年来,广义曾经三次坐船前往东海寻找徐福大方师。都被大方师有意避开,两位大方师和归不归先生可不要无心做了错事。”
  当年自己长生不老和吴勉、归不归有莫大的关联,现在趁着这个档口,公孙屠有意将徐福的底露了出来。他也担心归不归油滑似鬼的七窍心,打算在这件事上捞点好处,在广义那里火中取栗,最后再害了自己。
  “看来徐福大方师已经有了明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广仁看完了之后,有奖竹简叫到了自己弟子的手上。看了一眼盯着竹简的归不归之后,冲着公孙屠继续说道:“你回去和徐福大方师复命,就说广仁一定会去劝阻广义,让他放下妄念。请大方师放心。”
  说完之后,广仁叹了口气,对着归不归再次说道:“看来我和火山要亲自见见广义师弟了,不知道归师兄你愿不愿意通行?”
  “真是不巧,老人家我这几天忙着搬家,家里零零碎碎的玩意儿太多,实在是走不开。”归不归嘿嘿一笑的同时,眼睛盯着火山手里的竹简。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内容,可也猜到了八九分里面写的是什么。
  权衡利弊之后。老家伙还是不打算再趟这个浑水,随着面前两位大方师继续说道:“再说老人家我早就不是你们方士了,要不是来送精卫大方师最后一程,这个时候正在忙着给家里的零碎打包。话说回来大方师太多,也不是好事嘛。看着可是乱……”
  说话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到了岸边。谢绝了广仁共乘一条船的邀请,脖子上面骑着小任叁,他那便宜儿子百无求则直接走在海底。憋着气一步一步向着大船那边走了过去。
  看着归不归远去的身影,火山在自己的师尊耳边轻声说道:“我留在广义身边的弟子。并没有看到那位楼主的身影。大方师,还是尽早铲除这一支昆仑方士吧。小心他们的羽翼丰满之后尾大不掉,广义私称大方师,广孝也是犯过大罪的。要把他们二人带到徐福大方师的驾前,请他老人家发落。”
  看着已经到了船下的归不归,广仁微微一笑,对着火山说道:“你真的想好了吗?方士宗门早已经崩塌多年了,任谁都可以重建宗门。广义既然再启宗门,那自称大方师也在情理当中。你我都没有守住的宗门,在他手中重启又何罪之有?在世人看来非但无罪,反倒有功。用这个来顶广义的罪,只会让天下人以为你我师徒在眼红他重启宗门前去挑衅。火山,你还是没有看懂徐福大方师要做什么吗?”

  “竹简上面说方士宗门崩塌是天意,我们已经逆天太盛,不可再……”说到一半的时候,火山突然明白了过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明白徐福大方师的意思了,既然广义要做这个大方师,就由他做好了。”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着远处正在调头准备向回行驶的海船,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看着身边的火山说道:“如果船上的是你我师徒。那会是什么景象?少了无尽的烦恼……方士一门没有了,大方师三个字却还压在你我的身上。”
  “既然做了大方师,便不可能走他们那条路。”火山也开始正在调头的大船。他明白自己师尊心里想的什么。当下安慰几句:“广义他们做梦都想的大方师,只看见了大方师面前的风光,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险恶和烦恼。不过宗门依然坍塌,广义等人连体验这险恶和烦恼的机会都没有了……”
  火山说话的同时,对面正在调头的大船上。百无求已经将湿衣服都脱了下来,赤条条的躺在甲板上晒太阳。眯缝眼睛看着天上挂着的太阳。嘴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咱们这就白来一趟了?这一趟竟看见你花钱了,什么都没捞着就回去这也不是你的脾气啊。看这一路上你那金子花的,你也不想想自己还有个儿子吗?现在痛快都花完了,等你蹬腿的那一天老子拿什么给你办白事?怎么也要把你侍候走了之后,老子才能安安心心的下去找你吧?”

  日期:2017-06-09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