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忠正说着,就听院门被人打开,田冲进来了,他看见门口没有推出去的垃圾车,就大声说道:“是不是提前知道我要来,给我安排点活儿干?”说着,推起垃圾车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笑了,赶紧出来,刘忠也收住话头站了起来。
  彭长宜冲着田冲的背影说道:“老田,放下,一会我倒,你这在家都不干活的主儿,让嫂子看见该骂我了……”
  话没说完,田冲已经推着垃圾车走了出去。
  中午,沈芳来电话,告诉彭长宜,他们领导知道她把老公和孩子扔下来单位加班,很是过意不去,要请她全家人吃饭,也想跟彭长宜加深一下感情。彭长宜见过这个局长,拿腔拿调的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再说,彭长宜本来就有大男子主义的思想意识,不可能去跟着老婆蹭饭吃,所以他没有犹豫就回绝了。
  沈芳固然不高兴,但是奈何不了彭长宜,就嘟嘟囔囔地挂了电话。
  知道沈芳中午不回来,彭长宜就高兴地跟刘忠和田冲说:“不回来正合适,正好给我们哥仨腾地儿,咱们好好喝点。”说着,他就给陈乐打电话,要他送过来几样凉切菜,最好再从饭店要几斤包好的速冻饺子。

  陈乐一听他回来了,高兴地答应了。
  等陈乐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推门进来的时候,小许不请自到,一手拎着一袋饺子跟在后面,彭长宜迎了出来,高兴地说,“叫一个来了俩,今天我可是赚了。”
  小许说:“我今天值班,没什么事,正发愁中午没地方吃饭,就给陈哥打电话,好歹他们那里有伙房,这才知道你们中午有约,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了。”
  “哈哈。”彭长宜笑着接过小许手里的饺子,拎进了厨房。拿出盘子,把陈乐带来的凉切菜装进盘中。小许和陈乐搬过来一张小圆桌,支在餐厅正中,沈芳有个毛病,她从来都不让人到客厅吃饭,所以,他们家三间东房,除去一间当做厨房外,其余通透的两间就变成了一个大餐厅,预备了一大一小两张圆桌,这样,即便来人多,也用不着去客厅吃。
  刘忠把夫人叫过来,负责给他们煮饺子,昔日的几位好兄弟,如今又聚在一起,自然是少不了推杯换盏、开怀畅饮……

  刘忠和田冲都喝了不少的酒,田冲一个劲儿地说:“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痛快地喝酒了。”
  他的话也引起大家的许多感慨。
  当刘忠和田冲迈着晃晃悠悠的步子走出去的时候,彭长宜让陈乐和小许送他们到家门口,陈乐和小许尽管也喝了不少,但是毕竟年轻,而且岁数小,今天中午这酒谁都没有挤兑他俩。
  刘忠夫人把厨房里里外外都收拾好后,就赶忙回去了,他不放心刘忠。
  彭长宜把刘忠的夫人送出门后,就来到了北屋的客厅,娜娜正在看动画片,彭长宜嬉笑着说道:“娜娜,作业写完了吗?”
  娜娜回头看了爸爸一眼,赶紧捂住鼻子,说道:“好臭。”
  “呵呵,回答爸爸。”彭长宜捂着嘴说道。
  “早就写完了。”
  “那你吃饱了吗?”
  “嗯,吃饱了。”
  这时,陈乐和小许送刘忠和田冲回来,小许一进屋就“噗嗤”笑了。

  彭长宜说道:“你笑什么?是不是刘主任出洋相了?”
  小许说:“真让您猜着了,我搀着他出去,刚到他家门口,他就出酒了。”
  彭长宜知道刘忠和林岩合作有些不愉快,今天看到了彭长宜,想起以前他们在一起摸爬滚打时候的情景,肯定会触犯一些心事,所以他今天的酒喝得就有些失控,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刘嫂看见了吗?”
  小许说:“我怕让她看见,赶紧就给她清理了,但是刘嫂进门还是看见了。”
  “骂他了吗?”彭长宜笑着问。
  “那还不骂?”

  彭长宜说:“骂什么?”
  小许没顾上回答,自己先笑了,说:“刘嫂骂他,看见彭长宜就跟看见你亲爹似的,十回有九回你喝多了!”
  “哈哈。”彭长宜和陈乐都笑了。
  小许又说:“更可乐的是你猜他怎么说?他指着刘嫂的鼻子说,你就会胡说八道,不调查清楚了乱发言,我看见彭长宜哪是十回有九回喝多了?是十回有十回喝多了,你少说了一回,我就是愿意跟他在一块喝酒,痛快。你管得着吗?刘嫂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是痛快,喝的时候痛快,出来的时候也痛快。”

  “哈哈哈。”彭长宜和陈乐又都笑了。
  彭长宜问陈乐,“老田怎么样?”
  陈乐说:“他倒是没出酒,但是也到劲头了,回去后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还让我在那个沙发上睡。”
  “他夫人没骂他?”彭长宜问道。
  陈乐说:“夫人和孩子都不在。”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就好,就因为喝酒,我没少挨这两位嫂子的数落。”
  小许开始沏水。

  彭长宜问陈乐:“小乐,你前两天去出差了?”
  “是啊,去南方监狱参观考察监狱的文化建设。”
  “监狱的文化建设?”彭长宜觉得这是个新鲜词。
  陈乐说道:“是啊,就是在监狱中,营造一种文化气息,尽可能舒缓罪犯在服刑期间的服刑压力,缓释紧张精神,以饱满的精力和健康的人格,投入到改造生活中,争取早日减刑出狱,回归社会。”
  “哦,这还是真不错,去了几天?”彭长宜又问道。
  陈乐说:“来来回回一共四天,第一天是在锦安开完后走的。”
  “是锦安组织的?”
  “是的。对了,您猜,这次我们去南方监狱,您猜我看见谁了?”陈乐突然说道。
  彭长宜一愣,立刻说道:“贾东方?”
  陈乐笑了,说道:“看来,您还真是越是喝了酒反应就越快啊!”
  小许一边倒水一边说:“这话江市长早就说过,说,酒能加快人的血液循环,在彭哥的体内,也能加快思维的快速循环。”

  彭长宜没有理会小许的话,继续问道:“是他吗?”
  陈乐说:“是的,他关押的那个南方监狱,是目前监狱文化建设最好的监狱,真的比咱们这边的监狱人性化多了。”
  “他情况怎么样?”彭长宜对监狱文化不感兴趣,倒是对贾东方感兴趣。
  陈乐说:“据说表现不错,整天一句话都不说,就知道闷头干活,拼命干活,加班加点,从不叫苦叫累。”
  彭长宜说:“我记得他是死缓吧?”
  “是的,判死缓二。”陈乐答道。
  “他只有好好改造,才有可能减刑。”
  陈乐说:“已经减了,改无期了,据说他还揭发了一名狱友,立了功。”
  彭长宜又问道:“他认识你吗?”
  陈乐说:“他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他。不过我看他的眼神并不安分,也不像是真心伏法安心改造。”
  彭长宜问道:“何以见得?”

  陈乐很专业地说道:“他的目光阴鸷、锐利,我们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所以的犯人都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有他抬头不停地打量着我们每一个人,这说明,他的心思就没在自己手里的活儿上,也没完全在改造上,他对外界有了强烈的渴盼。”陈乐说道。
  彭长宜说:“是啊,到了那里,唯一救赎自己的方式就是好好改造,争取立功减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