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源这场事影响不小,没你什么事吧?”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哪敢呀?那是人家的地盘,咱可是不敢乱来的。”
  刘忠说:“胆小点好。你嫂子还磨叨呢,说,应该和长宜没多大关系吧?我说,长宜是谁呀,别看他有时咋咋呼呼的,心里有准儿呢。”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和林岩配合的怎么样?”
  刘忠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的为人你最了解,以大局为重,全力配合,做好本职工作,指望着像你在的时候那么卖命我是不会干了,一来是我提的意见人家不采纳,二来人家水平比你高,主意比你新鲜,我呢,这个主任也算当到头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彭长宜笑了,他早就听说刘忠和林岩配合的不是太默契,林岩心眼有些小,尤其是对刘忠和田冲他们这样老资格的干部,有些排挤。他就劝道:“你这态度不行,林岩是咱们的小兄弟,论经历和工作经验不如你丰富,你是老兄,多辅佐才是。”
  刘忠一听急了,说道:“你这话要是让他听见我可要倒霉了!他就怕别人看不起他,而且心眼小得还不如女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要是我,非得使死你们,不使你们留着干嘛?生事?小林还是心慈手软。像你们这些老字号的人,是既没有野心,也没有追求了,有的就是宝贵的工作经验,真不该让你们闲着。”
  刘忠说:“有几个人有你这样的胸怀?大家在一起喝酒说闲话的时候,有人说你机遇好,升得快,我就反对这种说法,机遇,的确是一方面,既然能升这么快,肯定有过人的地方。干什么事都能露脸,上级领导能不赏识吗?即便有人赶上这样的机遇,但是你干什么什么不露脸,给领导增不了光,添不了彩,领导也就不会把机遇给你了。不管多坏多腐败的领导,他也希望他在任期内提起的人能给他争气,所以说这个问题是辩证的,不是绝对的。”

  彭长宜笑了笑,起身给他的杯子蓄满了水。
  刘忠接着说:“你在北城的时候,咱们加班到多晚也没有怨言,许多女同志也跟着一块疯,就连侯丽霞那么个大老婆子也跟着咱们整宿整宿的干,那是什么劲头?现在,没有那种氛围了,唉,还真是怀念那段时光。”
  彭长宜说:“也是啊,那会,各项工作咱们都干得挺出彩儿,而且都是走在了全市的前列。”
  “是啊,想想那个时候,市里一布置中心工作,别的乡镇都先看北城的动作,北城要是不动,别的乡镇保证不动,北城起到了一个蹚道儿的作用,现在可不是这样喽……”
  “呵呵,可能和性格有关系。”彭长宜说道。
  “对,我太赞成你这句话了,你知道,咱们林书记在看什么书吗?”刘忠神秘地说道。
  “看什么书?”
  “防汛的时候,我带班,有一天市里包乡干部也住在北城,我就把我这屋让给了他们,让办公室把林书记的办公室打开,我睡在他的屋里,结果我一看,他的枕头下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厚黑学》,另一本是《阴谋》。而且里面还都做了注解,我一看,心想,也就是这么大出息了。”刘忠不屑地说道。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对于这些书作为兴趣了解一下就可以了,但如果加以研究还注解,实在没有必要,王书记早就说过,小胜凭智,大胜凭德。如果人们每天只知道修习厚黑,增长世智辩聪,勾心斗角,无论是在工作中和交友中,都不会有大的出息。可能眼前生存不成问题,也能立马见到效益,但不能长远。”
  彭长宜说得太对了,纵观历史上那么多成功人士和英雄,先不论他们的出身如何,他们成功的前提,主要还是来源他们的个人魄力,周围人因其人格魅力,舍命相护,助成大业。如果只知道厚黑之术,何来民心所向?研读过厚黑学的人,往往只在意书字面的意思,认为‘厚如城墙,黑如煤炭’,就能让你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出奇制胜,真是那样的话,这世上恐怕就没有小聪明这一说了。
  彭长宜继续对刘忠说道:“过分追逐厚黑术的人,在短期内可能会获得眼前既得的效益,但不会长远,比一般人聪明一点的人,要的是长远利益,而不在意当前。如果你用的小计谋连刚到机关的后生都能识破,那就不如不用。所谓大道无形就是这个道理,那的确需要的是一种境界而不是某种“术”了。也可能,当官,需要技术,但当官的人如果只是掌握了技术,估计他在政治这条路上不会走太远,有的时候更需要一种胸怀,一种境界,没听说过哪个人靠使用小计谋、小伎俩而做到高位的。咱们在一起工作这么长时间了,你见我跟谁动过心眼,跟谁来过斜的、歪的?说真的,玩那些一点用都没有,你对人实实在在,对工作实实在在,相信会有实在的回报的。如今这年头,谁比谁傻多少?我比你可能会反应慢些,但是经不住我多琢磨,当下琢磨不透的事,我下来用功夫琢磨,一天不行两天,早晚都能琢磨出所以然来,我这次上当了,下次有可能还上你的当,但是,下下次肯定不会再上你的当了。所以,有的时候小聪明只能帮人一时,帮不了一世,兴许有的时候还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彭长宜很少在人面前发表过自己的观点,也很少这样长篇大论过,他的确是有感于林岩的做派和做法,才说出了这么一通,好像他是针对林岩现象才有感而发,其实也是在和好朋友互勉,因为,无论是林岩还是李勇,按说都和自己关系不错,前者不用说,后者的身上的确寄托了自己的希望,甚至为他能“出山”也费了自己的一番心血,但是,也可能是沟通的不够,使他在诱惑面前也没有能把握住自己,险些受到牵连。所以说,如果你只顾一个人成长,而不去影响身边周围的人,那将来就会没有追随者,就会势单力孤。无论是樊文良还是王家栋,他们在这一点上做得就非常好。

  刘忠听了彭长宜的话后不住地点头称是,他说:“长宜啊,你说得太对了,前两天林书记就找田冲谈话,说田冲岁数不小了,他想向上级推荐,想让他出去挂个正科的职务。很明显,就是想拆散我们俩,他可能感到我和田冲对他构成了威胁,按照厚黑理论,他这样做一点都不过分,可是他恰恰就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你为什么不利于我们俩而是要防范我们俩,试想,有几个配角敢轻易跟一把手背道而驰?谁都知道这里面的政治成本有多大?谁都不会傻到跟你对着干的地步,但是,如果你不加以利用和收买,那就说不准要跟你对着干,这样,你的政治风险和成本也在增大。无论是江市长的关系还是你老弟的关系,我们俩都不会跟林岩计较什么的,可是他倒好,处处对我们防范和戒备,甚至有的时候挑拨离间,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们倒有可能团结的更加紧密,加上小柳,现在丨党丨委会我们三个比较抱团,又形成了你在的时候任小亮那种情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