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以来,岳母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其实,岳母很少插手他们的家务事,但是彭长宜却总是感觉岳母的影子在他家无处不在,仔细想想,都是平常沈芳总是拿她妈妈说事,其实她妈妈给他们夫妻还是留有很大空间的,所以彭长宜对岳父岳母还是非常敬重的,他此时听了岳母的话,由衷地说道:“妈,您说得对极了,我的确做得不够,总认为她的唠叨烦人,就没有兴趣跟她交流了,等我回来后,跟她好好谈谈。”

  岳母见彭长宜的态度很真诚,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就继续说道:“要谈,必须要谈,心平气和地谈,我知道自个闺女的毛病,但是她的品质不坏,只是看问题和认识问题有局限,她和江帆的老婆不是一路人,但如果你现在不加以引导和教育,她变成袁小姶那样的女人也不是不可能,这都是说不好的事。所以,你要勤跟小芳沟通,你在外不容易,她也不容易,你要像跟朋友相处那样跟她相处。你看,谁都知道你彭长宜实在、正直、仗义,可是为什么小芳就不这样认为呢?她反而认为你自私?这是为什么?需要你认真地反思一下。”

  岳母的话确实说得彭长宜心服口服,的确是这样,自己在外可以说人缘很好,有口皆碑,可是沈芳从来不这样认为自己,经常是抱怨他自私,但他又不知道自己的自私到底表现在什么地方?症结在哪儿?想到这里,彭长宜就说道:“是的,您说得太对了,我的确做得不够,这一点我也是经常反思,但就是不知问题在哪儿?”彭长宜由衷地说道。
  岳母心平气和地说道:“很明显啊,你想,钱,小芳拿着,她当家作主,可以说她怎么花你从不过问,家里吃的用的都是你张罗,除去柴米油盐酱醋茶这点事,小芳几乎是不操什么大心的,尽管这样,她还口口声声地说你自私,为什么?无非就是你关心不够。”
  岳母见彭长宜没有反驳,就继续说道:“为什么这样说?你想,作为你的朋友,你都能三天两头地想起,打打电话、聚聚餐,维系一下感情,为什么对自己的老婆就做不到呢?有些小恩小惠的对自己老婆同意适用,你不要认为家里人,犯不上这样,不对,家里人,有时候也得这样,该用得用,勤打着电话,勤问候一些,勤关心一些,这些就都有了,女人,其实是经不住什么的,说白了,像小芳这样是最好哄的了,没什么心机,所有的喜怒哀乐一目了然,头脑比较简单。”

  “长宜啊,远则生怨,你的确该注意了,不是妈妈批评你,这方面你的确做得不够。每天晚上头睡觉前,有事没事的往家里打个电话,多关心一些,多体贴一些,不然你们这样非常容易产生距离。长宜,家里,跟你的单位是一样的,也是需要你用用心思的,咱们不说经营家庭,那样显得太生硬,但是,家庭,同样需要你动动脑筋,费费口舌的,许多夫妻都是由于沟通障碍,彼此才产生隔阂的,而不是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长宜,你说妈妈说得对不对?”

  好长时间以来,从没有人这么掰开揉碎地给他剖析他们夫妻之间存在的问题,彭长宜认为岳母不愧是做政治思想工作的领导,说得句句在理,重要的是彭长宜心服口服,没有似乎反驳的理由,而且,经岳母这么一说,平时自己看不上沈芳的那些缺点,反而不是缺点了,即便是缺点,也是自己造成的,因为自己比她水平高,见识广,出现问题,必然是自己的责任,他赶紧附和着岳母说道:“妈妈,您说得太对了,长宜记住了,回去一定按着您说的试着去做。”

  岳母亲切地说道:“记住就好,总之,妈妈不希望你们有什么问题,希望你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
  “会的,请妈妈放心,谢谢您。”
  挂了岳母的电话,彭长宜就皱起了眉头,尽管岳母说得句句在理,甚至彭长宜没有分辨的理由,但是如果面对沈芳,估计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了。因为沈芳太善于拿着不是当理说了。他不是不明白一个官员家庭稳定的重要性,他也曾经想试着去改变,但就是和她交流不了,没说两句话,保证就变味。所以,彭长宜大都采取的就是回避。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给你一个耳朵,再不行就走,躲开污染源,不听了。

  自从沈芳和袁小姶认识后,又为她的胡搅蛮缠找了一个理论依据,那就是他当初是凭借她妈妈的关系才调到市委组织部,才有了今天。尽管这种优越感以前沈芳也有过,但是她很少说出口过,现在倒好,动不动就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拿出来进行抨击,每当她流露出这个意思后,就会令彭长宜非常反感不舒服,说实在的,是一种从心底深处的反感。别说是夫妻,就是一对好朋友,其中一个给另一个帮了忙,如果这一个总是跟那个说,当初如果没有我你就怎么怎么地的话,估计,到后来他的忙也是白帮了,朋友肯定做不长久了。

  夫妻本来就是一体,何况,彭长宜是结婚在前,调动工作是在之后,这种情况下,的确难以划分施舍和被施舍的关系,既然是整体,那么就谈不上谁沾谁的光,谁占谁的便宜。尽管他知道沈芳说这话也是外强中干,她最终害怕的还是自己变心,但总是这样挂明目张胆地挂在嘴边的提醒,也很让人生厌。
  他们来到了北京医院,他们的车刚进了大门口,立刻就有一个穿军装的人前来说话:“请问,是三源彭县长的车吗?”
  老顾连忙说道:“是,我们是。”
  “我给你们带路。”说着,那个人就上了车,跟彭长宜握手后,就开始指挥老顾左拐右拐地来到了医院后面住院部的一个小停车场。
  彭长宜这才想起,许多国家领导人都在这个医院走完最后生命历程的,其中,就有敬爱的周总理。
  那个军人把他们带到了病房,彭长宜发现,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特需病房,条件自然不是三源特需病房所能比拟的,不说那些硬件设施,就从医护人员那专业素质和整个病区透出的那种氛围中,你就能感到这里住着的都是高级干部。
  彭长宜手里捧着部长给的两个紫红色的锦盒,跟在这个人的身后。那个人推开一扇门,请彭长宜进去。彭长宜进来后,看见郄老正半躺在床上,半眯着眼,旁边有个小护士在给他念报纸,小护士见来了客人,连忙站起身,微笑着跟彭长宜说道:“首长好。”
  彭长宜向她点头致意。
  小护士便轻轻地走了出去。
  彭长宜连忙走到床前,伸出手握住了郄老的手,握住老人手的那一刻,彭长宜感到老人的手有些骨瘦如柴的感觉,尽管脸色不像得了什么大病的样子,但比春天去三源时明显的消瘦和苍老。
  彭长宜说道:“郄老啊,您这是怎么了?就是想让我来看您也没必要住进医院啊?您吱一声我就来了。”

  郄老慢慢地坐了起来,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哈哈大笑,说道:“小彭啊,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我的开心果了,早知道见到你我这么开心,早就叫你来了。”
  彭长宜不高兴了,说道:“什么叫早知道?难道您春天见我不高兴吗?”
  郄老的语气沉了沉,说道:“高兴,高兴啊。”
  彭长宜坐下,说道:“这不结了?郄老啊,我看您气色和精神都很好,如果没有大碍,别在医院呆着了,跟我回三源,呼吸新鲜空气,让大李和二丫给您打菜疙瘩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