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0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饭了吗?”
  女儿又摇摇头。
  彭长宜说道:“就会摇头,你不会说话呀?”
  娜娜说:“会说。”娜娜小声说道:“你是不是和妈妈吵架了?”
  彭长宜愣了一下,说道:“妈妈告诉你的?”
  “不是,是我自己观察出来的,因为你没有和妈妈在一起睡觉。”娜娜小大人似的说道。
  彭长宜笑了,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说道:“那是因为你把我的位置占了。”
  娜娜认真地说道:“不对,妈妈昨天晚上哭着,她的眼睛肿了。”

  彭长宜说:“她那是眼睛里进沙子了,我还帮她揉半天呢,没揉出来,估计沙子在她眼里住下了。”
  女儿嘻嘻地笑了,说道:“妈妈让我问你,今天是你带我还是我去姥姥家。”
  彭长宜说:“妈妈干嘛去?”
  “妈妈今天照常上班,而且中午要接待上级领导。”娜娜有板有眼地说道。

  上级领导往往是利用双休日的时间下来,以各种检查、路过的名义,带着家属来占便宜,沈芳在办公室,上级来人肯定她要搞接待工作,这个情况彭长宜知道,他就伸出小手,摸了一下女儿的小脑袋,说:“那你就去姥姥家吧,一会爸爸要去北京办事。”
  娜娜“嗯”了一声,又问道:“爸爸,你是不是有女人了?”
  彭长宜一听,噌地坐起,说道:“你听谁说的?”
  娜娜说,“昨天晚上你们吵架我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
  “我听见了小狐狸精……”
  彭长宜说:“别听妈妈的,她总是瞎说,别说是狐狸精,爸爸要是你能养只狐狸也不错了,狐狸很好玩的,毛茸茸的,比松鼠大多了,而且皮毛昂贵。以后,爸爸带你去看狐狸养殖场,抓只小狐狸给你玩,你看看能不能把它养成精——”说着,手就伸到了娜娜咯吱窝下。
  娜娜连忙夹紧了胳肢窝,不让爸爸咯吱到自己,她笑着说:“妈妈说了,如果你要是有了女人,就让我不理你了。”
  “娜娜,妈妈这样说是不对的,爸爸的确有女人,你看,妈妈是女人,你也是女人,对不对?”

  娜娜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爸爸除了你们,还有爸爸的妈妈,爸爸的妈妈也是女人,但是爸爸的妈妈去世了,爸爸的姐姐也是女人,爸爸怎么因为有了妈妈,就不要奶奶和姐姐了?所以,妈妈这样说是不对的,以后妈妈再说这个问题,娜娜要批评妈妈。”
  娜娜点着头,说:“行。”
  彭长宜笑了,说道:“去洗脸吧,爸爸要起床,一会还要赶路。”

  娜娜显然是得到了充分的依据,蹦跶着就出去了。
  彭长宜接了老顾后,就奔北京方向去了。
  他在半路上,给郄老的家里打了电话,电话还是郄老家的保姆接的。彭长宜说道:“阿姨,我是三源县的彭长宜,我想去医院看望郄老,请问他在哪家医院?”
  那个保姆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不让人探望。”
  彭长宜笑了,说道:“阿姨,您跟他说,就说彭长宜强烈要求去看望他,他要是知道是我来了,保证会见我,另外,我这里还有他老人家的一部分照片,他嘱咐我,一定要给他送去。”
  保姆听了,就说道:“那好,我给你请示一下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彭长宜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不是郄老家的电话,就接通了,说道:“喂,你好,我是彭长宜,请问您……”
  “彭长宜,你还能想起我来?”
  彭长宜一听,是郄老的声音,他赶忙说道:“郄老,看您说的,对于您,我是从来都不需要特别想起,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您,总想去看您,总是没有比较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抽出功夫来了,您又病了,我说我心里最近怎么总是七上八下的?原来是您病了,才知道我心里其实也是想您了,我今天特意去北京看您,已经在半路上了,唉,没想到您还拒载。”
  “哈哈哈哈。”郄老一听,开心地大笑,这段,北京媒体正在报道出租车拒载短途客人的事,没想到彭长宜把这个词用在了这里,郄老笑过后说道:“小彭啊,我都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开心地笑过了,好吧,来吧来吧,我住在北京医院,你进门后就有人把你领进来了。”郄老的语气里有了明显的兴奋。
  挂了电话后,彭长宜的脑袋就开始不闲着了,他在想葛兆国和邬友福出事的前前后后,怎么就没听说郄老出来给他们活动?是自己消息闭塞还是郄老根本就没管?他为什么不管呢?是无能为力吗?
  似乎说他无能为力又不对,矿难那么大的事,郄老都能给他们上上下下地摆平,甚至直到现在,翟炳德也不让彭长宜去翻矿难的旧账,只是不知道这次省里组织的打黑行动中,将来如果给二黑定罪,矿难这事会不会有所涉及?
  他正在想得出神,电话又响了,是岳母家的电话。彭长宜接通后,就传来岳母的声音,岳母说道:
  “长宜,我是妈妈。”
  “哦,妈……妈,您有事吗?”好长时间彭长宜没有跟岳母叫妈妈了,一时间还有些不顺口。
  好在岳母没有在意他的顺口不顺口,继续说道:“长宜啊,我刚从你家回来,昨天就听说你要回来,我就想今天早上去你家,见你一面,有些话我也想当面跟你说说,但是不巧,你去北京了。刚才,小芳跟我说了你们俩昨天晚上吵架的事,尽管她强调了她的理由,但显然她是拿着不是当理说。长宜啊,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向着我闺女说话的,我刚才就狠狠地批评了她,把她说哭了,她是哭着上班去的。”

  岳母顿了顿又说道:“她的缺点和错误咱们先放一边不说了,我今天就想批评批评你,好长时间我都想找你谈谈,但是,你回来的太晚,礼拜六礼拜天你就来家里,也有些不忍说你们,因为你毕竟不常回来。”
  彭长宜说道:“妈妈,长宜听着呢,您尽管批评。”
  岳母说:“长宜啊,妈妈跟你说的中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光顾着自己进步,也要注意家属的进步,《朱子家训》里早就说过:堂前教子,枕边教妻,对症下药,量体裁衣。长宜,我今天不想跟你说小芳的错误,只想说你。”
  “好的,您说吧。”彭长宜说道。

  岳母叹了一口气说:“长宜,你跟江帆是要好的朋友,他为什么走到今天,难道你没从江帆的身上看到教训吗?一个家庭是否稳定,那是直接影响到这个官员的政治生命和政治前途的,这一点你千万别忽视了,据我分析,你和小芳没有深的裂痕,都是一些言语上的不合,还有,就是对人对事的意见不一,这本身没有什么,但是如果你不加以矫正的话,有可能就会使你们越来越远,你要想法设法让小芳跟上你,跟你步调一致,有的时候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兴许就会酿成大错。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