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3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陆鸣一只手悄悄伸到了门把手上,同时瞥了一眼蒋竹君,只见她仰靠在椅子背上,微微闭着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心想,如果现在自己猛地扑过去卡住她的脖子,不知道她有没有反抗余地,按道理监狱里的丨警丨察应该和刑警队的不一样,不可能个个都会擒拿格斗吧。
  一个普通女人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在大学那会儿好歹也练过几天拳击呢,要不就在她的脑袋上狠狠来一拳,她肯定吃不消。
  还是不行,这婆娘鬼点子这么多,怎么会不考虑到这一点呢,既然敢把自己带到荒郊野外行凶,自然胸有成竹,她要么就是身怀绝技,要么树林里肯定有同伙,否则不可能表现的这么镇定。
  陆鸣正自犹豫不决,忽然手指头一阵剧痛,没想到紧张的烟头烧到手指都不知道,嘴里忍不住呲的一声,顿时就把沉思中的蒋竹君惊醒过来。
  蒋竹君瞥了陆鸣一眼,见他躲闪着自己的目光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还忍不住一阵纳闷,皱皱眉头说道:“我也不想再瞒你了,我已经通过朋友打听清楚了,你母亲确实被丨警丨察抓了,不过……”
  陆鸣一听,也顾不上自己的“危险”了,急忙道:“那你……能不能想办法把她救出来?”
  蒋竹君叹口气道:“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她……实话告诉你吧,昨天晚上有人把她害死了……”
  陆鸣没反应过来,问道:“把谁害死了?”

  蒋竹君突然大声道:“还有谁?你妈被人害死了……”
  陆鸣盯着蒋竹君愣了几秒钟,好像要从她脸上看出来是不是又在给自己耍什么花招,虽然心里根本就不相信她说的话,可仍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嘴上却问道:“我妈被人害死了?她和丨警丨察在一起,谁能害死她?”
  蒋竹君明白陆鸣此刻的心理情况,一脸同情地问道:“你妈是不是叫李翠莲?”
  陆鸣茫然地点点头,对蒋竹君能说出母亲的名字并不惊讶,因为,在他看来,蒋竹君为了得到财神的赃款,自然也下了不少功夫,尤其是在自己身上。
  蒋竹君继续说道:“我知道的情况也不多,好像是丨警丨察抓了你妈之后,把她软禁在一家小宾馆的房间里,由当地派出所的一名女警监管,可今天早晨,她发现你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客房的床上……”
  陆鸣慢慢直起身来,死死盯住蒋竹君说道:“你胡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根本就不是为了财神报仇,还不是想得到他的遗产……竟然编出这种谎言……”
  蒋竹君明白,当一个人得知自己不愿承认的痛苦事实的时候,他的内心就会本能地抗拒,甚至还会怀疑告诉他这件事的人的动机,有点类似于做白日梦一般,要是不把他震醒,他就不会接受现实。
  于是,大声说道:“我编造?难道你妈死了我就能拿到钱了吗?你要不信就自己去陆家镇看看,现在那里全是丨警丨察……”
  一瞬间,陆鸣眼珠子都红了,呆呆地盯着蒋竹君注视了一会儿,眼神忽然就变得凶猛起来,就像是一条被激怒的狼崽子。

  蒋竹君见陆鸣目露凶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稍稍朝着门那边靠靠,正想开口劝慰几句,没想到陆鸣嘴里狂叫一声,就像是一头猛兽一般扑到了她身上,一双手死死卡主了她的脖子。
  嘴里疯狂地叫道:“是谁……是谁害死她……你说……是谁……是谁……对了……也有你的份,你们……你们为了钱合起火来害死了她……”
  蒋竹君没有一点防备,顿时被卡的喘不过气来,并且她感到陆鸣在狂怒中用上了全部蛮力,显然是失去了理智,如果不能有效控制他,被掐死的可能性都有。
  如果换做一般的女人,恐怕也只能成为陆鸣狂怒之下的牺牲品,可蒋竹君就不一样了,他不仅从小就是个小太妹,整天带着一帮姐们和男孩子打群架,胆子本来就不小。
  加上在警校几年学会了擒拿格斗的手法,身手自然不是一般男人可比,虽然被陆鸣卡主了脖子,可并没有惊慌失措。
  只见她双手突然从陆鸣双臂中间插进去,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猛地揪住了他的头发。

  然后身子猛地想着左侧转过去,一下就把陆鸣整个人都掀了过来,脑袋撞在了车窗上,嘴里大叫一声,双手自然就松开了。
  “你想找死啊……”蒋竹君骑在陆鸣身上,一条腿用膝盖顶住陆鸣的肚子,另一只手揪着头发把他的脑袋死死按在了座位上。
  陆鸣嘴里嚎叫着一阵猛烈挣扎,一只脚在方向盘上胡乱踢打,汽车喇叭顿时叫个不停,还伴随着他的叫骂声,惊起了外面树林里一群觅食的鸟,还以为人类在这里搞“车震”呢。
  陆鸣在歇斯底里地折腾了一阵之后,脑子慢慢冷静下来,狂怒被悲痛和内疚所取代,渐渐停止了挣扎,怒骂变成了哼哼,哼哼变成了呜咽,最后就趴在椅子上哭起来。
  蒋竹君这才松开了他,用力推着他坐回椅子上,然后也不劝,拿起一支烟点上,盯着外面草地上的一头奶牛怔怔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陆鸣的哭泣声听不见了,蒋竹君才掐灭了烟头,扭头看看坐在那里痴痴呆呆的男人。
  用毫无情感的声音说道:“哭泣是没用的,如果你只知道哭泣或者破罐子破摔的话,你妈算是白死了。
  你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既然你告诉人家要自首,公丨安丨局那边不可能没个交代吧,还有那些暗中害死你母亲的人,目的是显而易见的,他们难道会因为你母亲的死就放过你?”
  陆鸣一听,猛地跳起来,没想到脑袋撞在车顶上,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随即沙哑着嗓子,咬牙切齿地问道:“他们不放过我?我还不放过他们呢……谁……谁害死了我妈……我要亲手宰了他?”
  蒋竹君轻蔑地哼了一声道:“你还想报仇?你连我一个小女子都对付不了,还说什么大话啊……”
  陆鸣气愤难平,鼓动着胸口说道:“我……我跟他们拼命?”

  蒋竹君呲地一笑,说道:“拼命?那你也要能找到人才行啊……不过,严格说来,你也不用报仇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也许,你的心理会找到一点平衡……”
  说着,拿出两支烟,亲手点着了,把一支塞进陆鸣的嘴里,继续说道:“表面上看,你妈好像是当地派出所偷偷抓的,可下达命令的应该是肖长乐。
  你可能不知道,公丨安丨局为了追查我爸的那笔钱,专门成立了一个秘密调查小组,总共有八个人,肖长乐是头儿……”
  “还有那个周玉露?”陆鸣终于说了一句正常话。

  蒋竹君说道:“他们都是W市公丨安丨局的,具体什么人我不是太清楚……就在你妈被害的那天晚上,有人偷偷摸进了调查小组在东江市的驻地,一下子就干掉了五个丨警丨察,其中就包括肖长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