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6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不久侯秘书长来了电话,说十分钟内就到。大家似乎都放松不少,房间里的气氛也就热烈得多,喝一点东西延时间,也就下楼去接人。杨秀峰跟在大家身后走,到楼下后望着会所外,等车进来。
  车停稳后,杨秀峰也就去给蒋国吉开了车门,侯秘书长从另一边下车,见杨秀峰过来也不急于走过来,由着他来做这事。杨秀峰最年轻,资历也最浅,多做一些服务性的事很适合他的身份的。
  “老板,您好。”开了车门,见蒋国吉端坐在车里,忙着招呼,随即弯腰用手附在车顶,免得领导下车碰了头。蒋国吉下车来,很自然地往回缩里走进去,其他人也都是招呼一句也就跟在身后。在会所楼下,也不会多说什么。会所虽说隐蔽,客人也不会多,但大家都不会在外面多停留。

  上到房间里,等蒋国吉坐下后,大家才依次而坐,这一次范围不大,除了这些老熟人之外,还有另外还有两三人。这两三人也都见过,只是还没有太密切,而平时又不在柳省这边,和大家目前还没有直接的关系。
  坐下后,蒋国吉先看向沈贽,说,“今天才赶过来?”
  “是呢。”沈贽说,“那边再忙,也得过来看看,就要过年了,总要回京城一些日子。”
  “是啊,过年总要回家走一走。”蒋国吉似乎很有感触地说,随即将这话题了结,看着杨秀峰。杨秀峰很镇定,觉得这一年来自己在工作上没有什么不对的,自然不怕给盯着。
  “秀峰今年很不错啊,到南方市那边总算打开了局面。”蒋国吉说。

  “谢谢老板,工作上还有很多不够……重点还在春节之后,真正全面铺开后,能不能按预计进度运转起来,心里还在打鼓,就怕辜负了老板的信任。”杨秀峰说,将问题的核心点出来。同时,也隐隐地将自己的担心间接表露出来。陈丹辉走后,空留下来的位子非常重要,要是来一个强势的市委书记,两人的路线又不同,今后势必就不能够全心意地进行工作,甚至之前的一些设想都会给改变了。但杨秀峰不会说出担心来,省里会怎么样安排这样的人,自然有他们的考虑也有他们的难处。

  “不错嘛,不为取得的成效自得,能够看到今后的问题结症所在,还是用了心的。”蒋国吉说,脸上的表情不错。
  “秀峰对工作的热情很高,又勤奋。”沈贽说,“如今要找这样的年轻人很难得了。”在蒋国吉面前,说话最不受约束的也就是沈贽。“我公司里要是有这样的人,就轻松多了。”田成东和周诚也都附和着,没有多说话,蒋国吉有着自己对事情的看法,不必要为杨秀峰说什么。
  “谢谢沈姐。”杨秀峰说。沈贽就笑着说,“姐不错吧,当着你老板的面表扬你,可不准骄傲,今后要更加努力工作才不辜负老板的栽培之意。”
  “是,我记着呢。”杨秀峰说。蒋国吉不对这说什么,也就保持着那微笑的样子。但和之前比,显然是有不少的进展。侯秘书长也在旁说了一句。
  随后,就摆了麻将桌,人多,完全可以开两桌的。沈贽将杨秀峰叫住,要他陪着她在一桌也就陪着蒋国吉在一桌上,另一个人则让田成东来,而周诚只好和另三个人坐一桌。侯秘书长坚持着要给大家做服务工作,田成东就说,“好好好,今天我们也借老板的光,享受一下省长级别的待遇。”

  上桌后,杨秀峰的牌技不算差,气运也不错的。坐在田成东下手沈贽的上手,和蒋国吉对面,倒是不需要多伤脑筋。随手出牌,沈贽也吃不上,但蒋国吉那边的牌也给沈贽控制着,不会太有痕迹地让牌。杨秀峰偶尔和两把,也算是能够保住自己的本金。
  圈内的人自己打麻将也不会刻意去供牌,要不也就失去了那种娱乐性质,但杨秀峰还是不肯去碰断蒋国吉的牌,偶尔估摸着对方要什么牌,拆开丢下去,也不会让人察觉。这样打牌按说会将一夜的手气都给败坏完,但他却乱招里打得正着,还和了两把。
  打几圈,边打牌边说话,也都是说些日常的细事,而沈贽更多地在说着京城那边过年的事情。杨秀峰也在细听着,今后要是有机会在过年期间到京城里去,也就知道该怎么做才让人看着开心。几圈后,蒋国吉也只是略有盈余,杨秀峰记得当初陪着钱维扬到省城里拜年时,钱维扬曾带了几万的现金都给花用了,看来圈子里的人聚集还是不像当年钱维扬这样来拜年相同的。
  之后是夜宵,蒋国吉接受了大家的敬酒后,也都不再说工作的事情。杨秀峰心中虽有些失落,但也知道领导这样会有一定的安排,在南方市那边,自己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能够事事都让领导给安排好了。
  夜宵不吃多少东西,但耗费的时间却不少,杨秀峰能吃,也就不遮掩地多吃了些。在这里,献给蒋国吉敬酒后,也要给其他人一一地敬酒。平时喝酒少了,酒量也就自然而然地降下来,敬过一轮,就有了些酒意。
  蒋国吉在午夜前就走了,送到楼下车边,蒋国吉对杨秀峰拍了拍肩膀,说,“年后好好做工作,今年本打算带你到京城去转一圈,只是,南方市这段时间你也走不开,那就明年吧。但要将工作做好才行。”
  “请老板放心,我一定不辜负老板的期望。”杨秀峰说得有些激越,等这句话也是等得有些心急,总算找到老板的用意,那感觉就不同了。
  蒋国吉走后,其他的人也都不急着走。田成东和周诚还要折回会所里喝一杯,而沈贽也不想就走。杨秀峰有些酒意,见他们有意要再聚一聚,也不好就走的。
  回到包间里,田成东说要继续喝酒,杨秀峰倒是给田成东和周诚各又敬了一杯。要给沈贽敬酒时,沈贽说,“先存着吧,你再喝下去醉得像死猪一样,留下来还得我们来照顾你,太不划算。”
  杨秀峰就笑着,改用红酒来敬,沈贽也就接受了。田成东和周诚说着省里的一些事情,也说着杨秀峰在南方市所作的事,但却不说陈丹辉,也不说年后谁有可能到南方市去任市委书记。沈贽更关心在南方市里可做哪些项目,杨秀峰也就说到了昌水县的旅游项目,虽说如今还没有确定是不是真有这样大大潜力跟价值,但要考察过后才能够定。昌水县的旅游,投资或许不会太大,但潜力如何,却不是杨秀峰这个外行的人能够断言的。对昌水县的情况做一些描述,而昌水县的地理位子,沈贽也是有所知的。

  当下也表示年后会让人去实地看看,有没有投资的可能,对昌水县的山石却是有着不小的兴趣。这些山石开发出来,也可做不少的项目,只是看往哪一个方向发展而已。沈贽在沿海省也是有着不错的根基,在昌水县里要做项目就有着更好的基础,她自然不会错过发财的机会。
  到午夜,周诚和田成东也就要走,沈贽会住在会所里。杨秀峰也准备走,但却要先做出态度,将两人送上车。折回去跟沈贽告辞时,沈贽看着他说,“不陪姐做一个身体护理呢。”“沈姐,喝多了酒,自控力可不强,有加上很久没有沾女人了,我怕啊……”
  “走走走吧,就那德行。”沈贽说着将杨秀峰推走,下到楼下时,沈贽却又说,“要不,会所这里也有女人,给你叫两个?”这句话说的有些关心之意,倒是没有挤兑他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